[花滑同人]运动型轿车里可没办法跳伦巴 EL/JW

CP: Evan Lysacek/Johnny Weir

级别:G

概述:得到了来自本地人(高,黑,壮,穿着海滩短裤,对冲浪有不健康的爱好)的热情帮助,Johnny开始了一个美好的假期。

声明:这文其实和车震一点关系也没有,别指望名字。点子来自JW先生的未来计划——去海滩玩,而热情的本地人先生最喜欢的运动是冲浪。接着,嘿!LA!CBI和LAPD不出场实在可惜,如果没看过The Mentalish或The Closer,只管无视那些陌生的名字,男的都是CBI,女的都是LAPD。反正不影响阅读。
“南加州的冲浪条件就是海平面上升了也一样好。”



有什么人在海滩的远处用最大音量放着鬼才知道是谁翻唱版本儿的《Louie Louie》,感觉上就象是一群农场小子周日晚上挤在一辆卡车里冲进城,欢呼,大笑着喝酒。Johnny Weir在明显跑了调的“干海边的女孩!”里,深思熟虑地读出《神秘列车》里关于雷蒙德·钱德勒特写的第一句,风闻起来带着盐和鱼和汽油的味儿,阳光灿烂。



接着他抬头,从墨镜后面镇定地打量拉开他阳伞,杵在他面前的一大块黑影,并且完全没有尖叫。他已经看到黑影肚子上的闪电文身,一个明显地象征他到目前为止还算正常的假期,最终会成为悲剧的记号。他沮丧地思考着,试图忽视Evan Lysacek本人就站在他面前这个事实。



“我不想过来,我只是在刷冲浪板上的盐花,然后我找一块海绵,接着我想!嘿!WEIR在这里!在加州!不我可不想过去搭理他,他准又是一打讨厌的笑话,而且觉得自己特有趣,所以最好还是继续刷我最喜欢的板子。但是我又想!如果我不过去!我就会有退缩造成的心理阴影!并且在三十岁出现奇怪的性障碍!我读过读者的。所以!”Lysacek说,一身的沙和盐粒,一本正经而骄傲地,出于难以理解的原因,就连他脸上的晒伤都显得眉飞色舞,好象真的特别为自己感到自豪,上帝啊。



“噢……那真的是,非常好,很棒,对一只猫鼬来说。”Weir把视线转回平装书,他举起书本,就好象那是一个防御性工事。他的语气暗示一个扔出去的飞盘,嘿,男孩,快去捡,别担心它是否掉进了下水道,总之去捡就是了,我完全不希望和你打交道。



鼬科显然基因里缺乏“飞盘——得去追”的条件反射,因为猫鼬依然站着,依然自我肯定多得都快从身上溢出来了,满怀期待地盯着他。



“那么……我听说那边灌木从里有些蛇?”Weir不太确定而充满希望地补充,放下书。



“啥?”职业级别的智商缺乏表情,配合自豪的双手叉腰(可怕的大花沙滩短裤,如果这里有火堆,它会是第一个被扔进去的东西),他真的该去找面国旗放在背后,配合上‘我们相信,爱国主义是一种靠得住的情感’,以及,是的,配合Kenny G的歌。



“噢,忘了吧。”Weir自暴自弃地缩回书本后面,有些人在发脑子的时候睡过了头,不是他的错。



一阵短暂的停顿。



“嘿!天鹅!我知道了!!你的蠢猫鼬笑话!!!哈哈哈,我觉得一点也不好笑!”完全不明白为什么Lysacek笑得这么好象痉挛发作。



得有人来救救我。Weir阴沉地打量海边,一个高大的金发男人正抱着冲浪板和一个亚裔(在海边,穿着衬衫和长裤,天啊)谈话,可以听到些类似“来嘛Cho!不会吃了你!”“我可不希望被淹死了后,你借我的名义——噢我曾经的最好的朋友——通灵欺骗善良女性。”“哇!你怎么做到在对话里使用破折号的?”的东西,意义完全不明,这个世界真是没有希望。



而且猫鼬还在开心地盯着他,而且妈的有人开始放Robert他妈的Johnson了,我的小道上有石头,而且我现在完全看不清我的路,因为有巨型生物正挡在我正前方——



等等。



“哇噢。”Lysacek说,对着他的鼻子。



受到的惊吓有点过大,Weir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更加咄咄逼人,他希望效果不错,毕竟威吓对象的脸目前离他不到一英寸。



“噢,他们走了。”Lysacek开心地说,Weir花了点力气和他拉开距离,支起上半身,朝猫鼬的视线方向看去,沙滩远处一个穿着西装的黑哥们正在被一个穿着套装的小巧的金发女性训斥,金发女性看起来正在微笑,不知道为什么,却让人觉得她正在怒火冲天,出于某种奇妙的原因,依然可以听到“CBI!FBI插手还不够么!”“Brenda,冷静点……”之类的,LA真是个讨厌的地方,完全没有逻辑可言。Weir再花了点力气,小心地远离正在全神贯注地扒在他的椅子背上看热闹的Lysacek,坐回另外半边椅子上,满肚子的荒诞感和愤怒。



“刚才我是在掩护你,不用感谢。他们在追捕一个俄罗斯人。据说会在这一带出现。”Lysacek的后脑勺诚挚地说。“嘿,不是每天都有机会看到LAPD和CBI和FBI的,你知道他们真的会吵架吗?LAPD有个家伙表演假摔真是职业级别的,我告诉你,真的,你真的应该看一看——”



“俄罗斯人?”Weir危险地嘶嘶作响,拼出这个单词。



“对!”自豪地。



“那关我屁事!”他咆哮。



“嘿!——哇噢,对。”Lysacek的脸转了过来,他一脸认真思考。“天啊,是不关你的事。”



他又转回去,继续兴高采烈地围观,现在之前那个金发高个子男人正在和那个金发小个子女人比赛谁笑得更甜美,或者说,看上去更象“嘿我真的很讨厌你,别担心。”



上帝啊。



Weir瞪着手里的平装本,决定一口气看完,忽视一切这活见鬼的城市的荒诞情景剧,以及——包括现在旁边那对中年夫妻正在播放的,超级大声的《冲浪城市》



他觉得LA真的应该被淹没在海平面以下。



在他阴沉地盯着关于Charlies Manson的部分,研究先毁灭城市的哪一部分时。他的肩膀突然变得沉甸甸的,实际上,非常沉。他转过头,鼻子埋进了些柔软而充满了阳光和盐气味的东西。Lysacek的头发。Lysacek睡着了,从椅子背上滑了下来,把脑袋枕在他的肩膀上。他的敌人,自大狂,猫鼬之王,所有蠢货的领袖,脑袋压在他的肩膀上,重得要死,就好象脑袋里真的有脑浆,连睡着了都不忘记让他心烦。他动了动肩膀,没醒,什么样的人能在几分钟里睡得象死了一样?他满怀着复仇的心,考虑把Lysacek推到沙滩上看他尖叫。Lysacek的脸晒伤了,颧骨以下的部分颜色看起来更深了,比任何时候看起来都更象猫鼬,闻起来象烤面包,他一点也不好看,符合蠢货所有的定义,实际上,时刻在更新蠢货的新定义。



接着Weir所做的,不过就是在不动肩膀的前提下,把阳伞调低了些。



阳光太刺眼不适合阅读,显然。



而且他依然觉得他的假期是一场悲剧,也许下次他该去别的什么地方度假。



“没错,宝贝,去我的家。”Lysacek嘟囔,翻了个身,鼻尖贴在他的锁骨上。







FIN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where all the world is quite
自动播放,抱歉,似乎是随机我的歌曲列表。
What's wrong with jerks

戒烟戒酒

Author:戒烟戒酒
1。“兰迪·纽曼现在有啥话要说?
‘噢,妈妈。’他说。”
2。你见着了他,可是他不会象过去一样吻你。
3。Alabama, Arkansas,
I do love my ma and pa,
Not that way that I do love you.

It's the money that I love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Talk talk talkhead
All those things that I've done
What's up?
FC2计数器
BB's watching ya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HEY!

和此人成为好友

hey ho
OCD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