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滑]约翰·韦斯·哈定的生平事迹与其他传奇 第十三章 Evan Lysacek/Johnny Weir PG-13

CP:Evan Lysacek/Johnny Weir ,附带赠送Jeffrey Buttle/Stéphane Lambiel,Charlie White/Jeremy Abbott,Alexei Yagudin/Evgeni Plushenko

等级:目前章节PG- 13,之后会发展到NC17,为性,暴力,大量粗口和血腥场面。

概述:Cops!AU,Evan Lysacek/是一位以他惊人的聪明和对嫌疑犯绝对的耐心而出名的巡警,有些人觉得他应该受到点教训,他的好朋友探员Jeffrey Buttle遇到了一起古怪的杀人案,LA城里有许多黑帮,而内务处的新人会成为整个部门的新希望吗?

声明:争执,更多没有恶意的笑话,可能有令人不快的内容,请谨慎观看。


声明:到目前为止最长的一章。这章真的是个怪物,不骗你。




第十三章:把一切当作预兆,把一切当作轨道



“今天Evan留下的是——康乃馨,我希望他永远也不要晓得这个意思,护势说早晨一开门,他就溜进来,放下花,走了,表情像小偷,呃,我想起他那天被吓到的表情,我想笑,他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东西叫,听利练习,小本子抄写,背诵,猜到了他会来,你为不为我觉得高兴?我一个人也好好的。我可以处理。”

Stephane停顿了一下,接着拉开窗帘,医院下午的时候永远看起来湿漉漉的,充满了胶布外套和消毒水的气味,苍白的墙壁,豆绿色的踢脚线,浅绿色的护士服,这里缺乏颜色,而外面就是洛杉矶金箔一样的阳光,这个城市和纽约一点也不同,在那个奇怪的地方,高楼就像是一起从地里钻出来的植物,挨得那么近,打开窗户就是墙,而从窗户里伸出手就能摸到对面公寓粗糙的灰色表面。

“在这种地方发疯,或者杀人,”,在去年的年假里,Jeff说,伸出手比划,保持着那个神秘的微笑,他引用小说的时候总是这个表情,嘴和眉毛呈现出标准的、均衡的笑意,眼睛却在好奇地观察。

稍晚的时候他们一起去了东村,惊奇地发现它并不比世界上其他的地方更疯狂——这里更接近一个挤满了爱之夏(1)以来、美国所有稍微觉得自己有点才能的大学生;厌倦了公寓套间的年轻人;穿着凉鞋和短裤的嬉皮士;自称学生的男妓等等的狭窄社区。“迫不及待展示自己是如何与世界不同。”Jeff厌倦地评论,接着Stephane偷走了他的外套,把笑容还回了他,他们依偎在一起,坐在一张长椅上,吃同一份冰淇淋,Stephane把耳朵贴在他的肩膀上,听他的牛津衬衫下面脉搏的跳动,然后大声练习英语,试图表演用围巾绞死自己。Jeff会唱Jay Branan(2),喜欢巧克力,不擅长处理酒醉。


现在沉睡不醒。

Stephane盯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这终究不是什么大事,因为下一秒,什么都可能会发生。所以,他对自己微笑起来,把头发拢到耳朵后面。接着一如既往,拉过椅子,坐了下来,今天他要念《威廉•退尔》的剧本。他可以等待。

听上去不错,对吗?

“我希望Evan能过得不错,我知道你也希望。”他轻声说,没有拿书的那只手伸了出去,放在Jeff的手上,Jeff依然温暖,就像那个下午,他们坐在纽约的中心,身上总共两百块钱,住在一个单人间里,那房间里没有暖气。他们大笑,互相呵气取暖,期待着未来。

-----

“接下来我们可以去看汽车电影——《卡萨布兰卡》如何?我打赌特别适合我们。”Evan对着驾驶席宣布,现在是下午三点,他们得去一趟县监狱旁的档案部,查看交通犯罪。
说实在的,大部分时候他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在干吗,跑来跑去,而探员又不是Jeff那样喜爱解释的类型,于是大部分时间,Evan发现自己不过是抱着一大堆文件,被要求在一堆年表里寻找地图和特定航班,感觉上就像回到了高中时期,小组作业——Evan感觉就是再一次当了一个姑娘的历史课论文写作与调查搭档,呆在泥潭里面,一切都是一团乱,还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上帝。

这想法让他焦躁,他深呼吸,沉住气,再背诵了一次所有的心理守则,忘记Jeff的教程(“凶杀案必须得在两周之内破掉,反正每过一天,成功率就减少百分之十。”),心不在焉,继续想着明天如何挤出更多的时间。巡官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注意到他的值班轮次大幅度压缩,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人注意到他不怎么呆在休息室里整夜做表格,威吓犯人,看NBA了,最后一点已经足够说明他的反常,无论如何。

所以如果他有任何怨气,那么应该也是正常的。他琢磨。更何况他压根就没有。至少没有表达出来,他擅长自我控制,大概。

从后视镜里他看到探员抬起了头,一种古怪的表情,不过他没有多少时间去想,因为他把过了车,在红灯前过了路口,又一次成功,他有种感觉探员一直盯着他。

“什么?”所以他说,用一点余光盯着后视镜,转上春天大街。

“听着。我知道,你是直男,顶顶直的直男,你也没有什么恶意——只是,不要再继续你的‘让我们来扯小辫子’玩笑。这样一点都不好笑。”过了几分钟后,探员说,双手交叠在膝盖上,那种奇怪的表情不见了,一片空白,只是严肃地瞪着他。“我们还没有——我们不是‘哥俩儿好’的类型。我不是Jeff。”

Evan没有回答,只顾着倒车,他抓着方向盘,拿不准该想些什么,所以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把车腾进县监狱的停车位,终于吐出了一口气,然后伸出手,尝试着,粗鲁地拔下车钥匙,一时之间车厢里只剩下尴尬的沉默,他意识到。Evan移开眼睛,拒绝视线交流,感觉后颈发热。

“是的你不是。”他匆忙地说,咬紧了牙齿,盯着手背,闭上了眼睛,上帝,我已经厌倦了这部分——总是喉咙突然就发干,眼睛一黑,闻到金属一样的味道,到底得到什么时候?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永远讨厌混乱和暧昧不清,那么其他的呢?

他没有得到答案,他只是把车门在背后用力地摔上。

----

腿长是一个优势,Evan走得快而且平稳,牛仔裤几乎在大腿处擦来擦去,他能听见探员在后面,皮鞋不紧不慢地响着,这么说这不是个喜爱说教的类型。

他抽了抽鼻子,接着登记,他匆忙填写上Jeff的名字,看着值班警员看了一眼他展示的警徽,刻意迅速把夹子关上,警员似乎没有在意,给了他一张访问卡,探员总算是跟来上来,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他感觉得到有人,但听不到呼吸。Evan咳嗽了一声,接着自顾自走上了档案部的走廊,这个鬼地方一年四季灯光昏暗,空气里同时有保湿器和干燥器的气味,整个狭窄的,医院的一样的走廊黯淡而沉闷,闻起来像发了霉。他握住门把手,拧开。

“听着——”探员说。

他做了一个手势,横在探员面前。“公事公办。”他大声宣布,抢先一步走进了档案部森林一样的文件柜子迷宫里。

如果探员又说了什么废话,那么他也没有听到。

----

Evan查到L字母的时候,探员几乎把一扇柜子门甩到他的脸上,他退后了一步,习惯性举起双手,放在身前,直到他的眼睛对上探员的。探员依然扶着柜子,眉毛拧成一团,单薄的嘴唇动了动,但是最终什么也没有说。Evan摸了摸鼻子,站着不动。又有人进来了,在不远的地方翻找,Evan立刻挪了挪,让自己呆在柜子的阴影里。

“如果你以前查——我肯定你来过所有这些地方,警探都来过——如果你以前查不到。那么你现在再来,也没有意义。”他最终说。“我不相信那些反复翻查,突然!一个新线索!这样的事情,我不相信。它不会发生在现实里。”

“你是在浪费我们的时间。”他补充,尴尬地盯着鞋子,听不出Weir有什么动静,除了远处的谈话和拉柜子的声音,他几乎能听到自己和探员的呼吸声。

“或者说,我曾经信任你,以为你会看到点什么新的。”过了几分钟探员说,疲倦地。他缓慢地抬起眼,看着探员的表情松弛下来,一种新的,混合了思考和沮丧的神色。他突然意识到了在灯光下探员看起来多么年轻,一种古怪的感觉沉到了他的胃里。“我只是认为——如果你只看结论,不知道我的调查方式,而我们再重来一次,我不给你任何提示,也许你会发现什么,我这么想,我从来没有过搭档。”

这不是真的,最后一句,Evan盯着Weir一瞬间变得虚假的表情。在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像他所想的,他已经了解了探员这个人,但是却完全不了解在这之前的探员——是的,他们不是哥们,也永远不会,因为他们都没有彼此的历史,都是一个人,都不是Jeff,Evan努力琢磨着,想理清楚脑子里的概念,也许他不聪明,但至少他够专注,这里,最简单的,探员,和Jeff不一样。上帝,多么简单。

“我猜,你可以告诉我全部。”所以Evan小声,但诚恳地说,他伸出手,摸了摸颧骨,就好像那里挨了一巴掌。

“以及,抱歉。”他紧接着说,他猜测Weir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

偷渡和走私是个永恒的命题。

Evan听说过一个笑话,瑞士的边境上有一个农场工人,每天都带着一块面包,推着一辆自行车,来往于边境。每天,他都被边境官员反复检查,搜身,每一个角落,每一个衣角,但是官员永远一无所获。就这样,十多年过去了,官员要退休了,在最后一天,他再一次检查完了后,把工人拉到一边,绝望地说:“我知道你肯定在走私!只是,告诉我,你到底走私的是什么?我不想退休了后依然每天都在想这个问题”。工人盯着他,过了半天,缓慢地说:“自行车。”

所以当他坐在汉堡王里,看着探员在速记纸上画出来的一条走私链条,立刻意识到这其中缺少了那些环节。俄罗斯境内受害者的选择——可以跳过;交通工具的具体选择——随机,没有规律,如果花了半年探员依然找不出,那么现在也不可能;接应人员——有嫌疑人,但是太模糊了,这部分是QICD(3)的活。Evan反复看着探员划出的一个又一个疑点,探员猜对了,大部分他都不理解,不是他通常的范围,虽然他的SAT成绩很好,而且家里——再者说,他也和犯罪呆在一起了很多年,不过更多时候都花费在街头,或者破碎的家庭外面,他不擅长这些办公室里的东西,但是——

“那么她们最终变成了什么?”他把薯条推到了一边。

“站街女。吸毒者。尸体。”探员指出,漫不经心地。

“不——她们变成了什么。她们变成了谁。”Evan努力想说出来,他意识到Weir不理解这一部分,FBI可能不能理解这一部分,因为通常只有地方探员,或者更仔细地说,外勤人员才能意识到这个问题。

“她们要吃,要住,要租房子,她们人太多了,不可能一套宾馆套房就塞下所有人,而且成本也太高了,你知道,她们是站街女,而且她们死去,数量还不少,她们肯定不是生活在一个隐秘的地方,那么,这些女孩儿是以什么样的名字,什么样的身份面对盘查?我一天至少要处理几个街区的事情。巡警都是。即使存在腐败的巡警——有,我承认,被买通的。但是我们不会不注意到一群没有身份,或者身份经不起盘查的外国人。我们可能会放过去,但是他们——她们将会是我们的重点关注对象。”

他停了下来,喘了一口气,对上Weir大睁着,因为这些事情而感到惊奇的眼睛,探员的手无意识地举了起来,就像是打算捂在自己的嘴上,绿眼睛全神贯注地盯着他的眼睛,正在努力消化刚听到的东西。

“她们是谁?”他最终说。“现在是谁?”

----

人口统计数据不是一个好的切入点,两人很早就意识到了,大城市的人口流动性太大,来来往往,简直就是一团乱。煤气和水电的用户统计也是一个大工程,实际上,是不可能的工程,再考虑到网络上那么多的“逃避税收和帐单快速入门法”……所以,最终,还是Evan又发挥了老法子,他们互相打了一堆线人的电话,最终呆在车子里,互相瞪着,意识到了最简单的事实。

“我恨移民局。”Evan简略地呜咽,用手捂住了眼睛,简略地概括了他们一直逃避的事情。

“上吧,哥们。”Weir沮丧地说,听起来不比他更高兴。

至少在这一点上他们取得了一致。

“好吧,我们已经有了俄罗斯疯子场景。那么按照老路子,我是说,一般糟糕电影的老路子,接下来,肯定会有更多的古怪把戏,会是什么?拿一把锤子,朝印地安保留地上一台角子机抡下去的场景?”Evan不情愿地攥住点火钥匙,另外一只手去抓脸上的痘子,压力对他的外貌一点好处也没有,如果探员非得老盯着他,那么至少他希望他看起来体面些。

“闭嘴。”Weir抹了一把汗津津的额头。

Evan咳嗽了一声,踩下油门,不出所料,探员尖叫了一声,他们一起在那个该死的大坑上被颠得离开座椅一英寸,真该死。

-----

有组织犯罪分局是这个城市的警察最痛恨去的地方,除非你想寻找心灵上的打击以及暴躁和痛恨的来源,它连建筑的外型都透着一股子可怕的自大感,多少年来,无数资金,案子,人命,就像掉进了神奇的兔子洞,消失在里面。

“好吧。不能再逃避了。你本来就打算找那个Brian Kenny。”Evan慷慨地说,希望自己听起来平静又勇敢。

“是Brian Joubert。”Weir沮丧地说,又抹了把脸,他已经脱了那套看起来昂贵得可笑的外套,挂在手臂上,而汗湿的衬衫半透明地贴在肩胛骨上。“他最好还是和以前一样。上帝。我都不能想象有人真的生活在QICD里面。我过去认识的人。”

Evan通过门口的玻璃,确定背上黄色的LAPD字母明确无误,他昂起胸膛,大步跟着探员走了进去。

从来没有感觉自己这么像个护送小姑娘的保镖。

-----

结果连前台警员所说的每一个词都显示出一种“你好,煞笔,有什么可以为你做的?”的神气,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做到的。Weir和Evan都决定摆出他们最好的傲慢表情,接着西班牙前台的表情变成了一种很不健康的灰白色,大概是幻觉——他的粗眉毛颤抖着,含混地为他们指了路。

“你看上去像个连环杀人狂,还是用斧子砍人的那种,一边动手一边狂笑的。”过了一会儿,Weir评论说,指着他的脸。

这不公平。Evan决定。摸了摸下巴。“如果你在河边呆得够久,你就能看到敌人从水面上漂过。(4)”他宣布。

“那么希望有一天能看到你在水面上。”探员翻了翻白眼,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

办公室里大得可恶,他们甚至有毯子,咖啡机,迷你冰箱,甜食篮子,里面装的也不是好莱坞分局通常购买的女童子军饼干,简直就是个该死的布鲁斯•韦恩(5)的大学生宿舍加强版本。而Brian Joubert最终被证明了不是一个人——好吧,外面上来看,他是一个人,但是数量上,他和另外一个人呆在一起。

Brian Joubert是一个身材普通的年轻人,高个,宽肩,厚胸,四肢短而结实,穿着一件艾森豪威尔式的战斗夹克,这么说这人知道自己的体型,耶——哈,不知道他在镜子前面花几个小时。Joubert有一头褐色的短发,眼睛笼罩在阴影里,一副诚恳,讷于言,不喜欢思考的表情,五官标准而漂亮,但是一眼看过去,你不会记得他长什么样子,除了他眼睛里那种怀疑和抗拒的神色和顽固的嘴。一个典型的法国年轻人的脸,除了他不是在巴黎长大,满脑子愤怒一代的冷漠和自我中心。

Joubert这会儿正靠在桌子前,结实的双手环抱着胸口,盯着桌子对面的那个人——也是个年轻人,实际上,看上去更加年轻,就像刚刚才毕业;亚裔,体型小很多,很矮,瘦削,有一张冷静而好相处,讨人喜欢的脸,肩膀又不算窄,头发剪得很短,理想的公务员的发型,眼睛长得很古怪。他有一种强烈的,坚定的神情,,但是更加顽固,这是个为了达到目的会做任何事情的人。他们面对面,小声说着些什么,直到东方人注意到他们走了进来,眯起眼睛,假笑了一下,拿起了一个文件夹。Joubert转过了头,看着他们,依然面无表情。

“好久不见。”他看着探员,平板地说。“最近怎么样?”

-----

对话很快转移到了QICD外的一间餐厅里。Chan压根就没对他们发表什么意见,但是Joubert只是走过来,像个会移动的礁石什么的,用结实的肩膀,顽固的表情,沉默地一点点把他们挤出办公室。他没有说更多的东西,只是拿起了车钥匙,招呼他们跟着,没有费心让他们上那辆阿尔法罗密欧。

到达后,他自顾自,随手就抓起张菜单要了份沙拉,然后停顿下来,神情严肃,目光坚定,接着一口气报了够两个人吃的东西。不过是下午时间,他就点了牛排全餐,外加火鸡酸奶油三明治,接着要了马林鱼羹(说真的,那是什么东西?),蔬菜肉丁蛋饼,腌猪脚,火腿,最后要了幸运饼干。Evan镇定地盯着他,试图研究出那张岩石一样的脸是否真的是在开玩笑,直到探员在他旁边夸张地叹了口气,要了杯咖啡。

“我都忘了我有多恨你的胃口,和你不变胖的能力。”探员半心半意地评论,然后他的指头从Evan放在桌子上的胳膊肘旁滑了过去,Evan继续敬畏地盯着坐在对面的Joubert,想知道他打算把很快摆满了窄小火车桌的食物塞到了哪儿去。

“能吃,就吃。”Joubert简略地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搞完了三明治,以几乎温柔的虔诚目光看着火腿。他的口音也很重,不过也可能是因为他嘴里塞满了蛋饼。

“乡知道什么?”

“当心你的食物渣子。”Weir指出,Evan轻微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直到发现自己在这么做,他尴尬地继续摸鼻子。Joubert不感兴趣地在他们之间看了会,继续盯着食物。Weir叹了口气:“和我们来谈谈俄罗斯人。我记得,你应该特别擅长这个。”

Joubert停了下来,把叉子放在盘子旁边,一小时以来,Evan终于看到了他眼睛的颜色。

“也许。”他没有任何起伏地说。

他等待着,盯着他们,把双手交叠在盘子前面,就好像那是个堡垒。

----

“是的,我负责俄罗斯部分——我在QICD里的职务,不过我也不能说太多。手册和政侧规定。”Joubert盯着桌面。
现在食物已经被忘记了,放在一边。他们说了目前掌握的,按照计划,没有太多详细的内容,伪装得像是起失踪人口调查案,Joubert谨慎得古怪,同时又有种难以理解的不加思考,不时插嘴。现在,听完了后,他盯着窗外,脸庞呈现一种古怪的警惕,肌肉紧绷,QICD的职业病,他们自大,把一切都放在绝对的自信建立起来的空中监狱后面,如果发生了什么错误,别人也看不见。他玩着手指,等待着。

Weir的脸上出现了那种“我正打算揍你鼻子,不用担心”的表情,Evan朝椅子外面挪了挪,突然理解了为什么Weir一直不肯单独来找这个Joubert,也许,Evan决定,琢磨自己多擅长致命打击和处理尸体,后者他不熟练,实际上,前者也很不熟练。

“我会给你那些资料。”Joubert突然说,“那些你要的,俄罗斯移民的资料。我不能给你太多指点。我只能做这么多。其他的,你自己知道应该找谁。我想我们都应该还能——都能起带点作用。我希望你去找他。我真的希望他能——如果他还是。”

他重新拿起了叉子。那种古怪的气氛突然消失了。他又变回了那个沉默而满心顽固的普通年轻人。

“是为了老时光的缘故?”Weir疲倦地说。

“也许。”他说。没有抬头,把盘子刮得作响。

----

Evan伸出手,把蚊子拍死在车窗上,从餐厅已经出来了三个小时,现在他们呆在整个城市的正中心,外面下着大雨,整个世界都笼罩在一层闪亮的,劈啪作响的白色飞沫里,一个月来的第一场雨。

从这里看去,人行道简直成了浅水下的河床,Evan的保时捷SUV 06款卡宴车顶上就像有人正钉一大把手工钉子,Weir在闷热的后座上整理着Joubert掖在外套下面带出来的资料,现在他们手里有整整一磅俄罗斯移民女性的资料,这还是使用排除法最优的结果。

Evan烦乱地扯着身上的棕色格子衬衫,第六次剔运动鞋的鞋底,鼻子里充满了车厢里汽油、皮椅子、汗水的气味,厌倦得要死,有那么一会,他甚至发现自己在琢磨Weir看完“俄罗斯姑娘批发超市”后,会不会就此被掰直。

“好吧。我们现在这里——我们已经开了个头。”过了大约一个世纪,Weir最终说。

“我感觉我已经开了无数次头。”Evan确信他听起来有整个美国那么多的无聊。他拽了拽裤裆,受够了一裤子汗水的感觉。

而探员只是瞪着他。

好吧这一部分也发生了无数次了。所以他耸了耸肩,打了个哈欠。“好吧,新开始。”他用干净的手把头发梳到后脑勺上“至少我讨厌一动不动。”

接着Evan感觉到探员凑了过来,他回过头,刚好赶上探员按住他的头顶,把头发弄回他的额头前。

“老一套。”探员说,神气活现地,他盯了一会Evan的额头,研究成果,大概。接着,他不动了,一整天的疲倦算是追上了他,他把脸挨在搭在椅背上的手背上头,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他居然睡着了。疲倦,Evan决定了自己现在的感受,所以没有推开他,他轻轻地移了下位置,把手放在膝盖上方,整个人靠着椅子,只是安静地,耐心地等待雨停下来。


TBC

(1)Summer of love,1969年嬉皮士运动的一个重要阶段。
(2)美国独立音乐人。
(3)有组织犯罪分局的缩写
(4)The Mentalist的台词。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where all the world is quite
自动播放,抱歉,似乎是随机我的歌曲列表。
What's wrong with jerks

戒烟戒酒

Author:戒烟戒酒
1。“兰迪·纽曼现在有啥话要说?
‘噢,妈妈。’他说。”
2。你见着了他,可是他不会象过去一样吻你。
3。Alabama, Arkansas,
I do love my ma and pa,
Not that way that I do love you.

It's the money that I love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Talk talk talkhead
All those things that I've done
What's up?
FC2计数器
BB's watching ya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HEY!

和此人成为好友

hey ho
OCD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