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滑] 约翰·韦斯·哈定的生平事迹与其他传奇 第十二章 Evan Lysacek/Johnny Weir PG13

CP:Evan Lysacek/Johnny Weir ,附带赠送Jeffrey Buttle/Stéphane Lambiel,Charlie White/Jeremy Abbott,Alexei Yagudin/Evgeni Plushenko

等级:目前章节PG13,之后会发展到NC17,为性,暴力,大量粗口和血腥场面。

概述:Cops!AU,Evan Lysacek/是一位以他惊人的聪明和对嫌疑犯绝对的耐心而出名的巡警,有些人觉得他应该受到点教训,他的好朋友探员Jeffrey Buttle遇到了一起古怪的杀人案,LA城里有许多黑帮,而内务处的新人会成为整个部门的新希望吗?

声明:不拥有,不了解,戏剧性场面警告?



第十二章:我说你猜




“你看上去糟透了。”Zakrajsek先生精确地评论,从门后伸出半张严肃的脸,接着是另外半张,手里依然拿着份报纸和一本看上去是《老农夫年鉴》的东西,他依然穿着拖鞋,在这个时间,配合着背后的长明夜灯光线,以及檐板下面非常有技术水平的,正呆在地平线上准备蹦上来的,黎明,对一个房东来说,真是再准确不过。

而Jeremy拿不准要怎么表达一整个“是的,当然,因为我跟踪那个阿富汗巡警到半夜两点,因为不知道怎么地,我第一次发现有高级警官住单身公寓,而且又不像是我天天跟踪人,所以最终我发现我被反锁在了三楼楼梯间里,半夜两点,全身上下共有十块钱和一张公交车卡,一副鞋带,别问鞋带的事情。我花了一个小时,确定那些用卡片轻松挑开数码锁的电影都是骗人的。接着,我在准备扯下栅栏的过程里划伤了手,如果你想看,我觉得它看起来有点像红色的长春藤,长度也像,你知道,整整四英寸。然后我脱下了外套,把它垫在脑袋下——是的这就是为什么它现在看起来完全是垃圾——总之,我试图在楼梯上找一个舒服的位置睡觉,如果你仍然想知道,这种尝试压根就不可能成功,总有什么东西要和你的肋骨或者其他突出部分作对,到了大约五点的时候,我被一大群史前巨兽一样的蚊子吓到了墙角,就差喊我投降,而且最棒的部分是,最终天亮的时候,我正饿得啃手指头,它突然下起了超——级——大——雨,我确定了防水外套真的完全不保暖,而且哭也压根就不管用,而且我真的真的很想睡,这就是我回到家之前的全部过程。”的过程,他认真地思考,抓着前臂,最终找到了最合适的话语,简洁,有力,尊贵,而且完全不会显得因为挫折而娘娘腔。

“呃。”所以他说。

“你看上去像哭过。”Dickson先生从公寓二楼的某个角落说,出于难以理解的原因,他永远看起来神秘兮兮和严肃严谨嘿我是个酷家伙,这一点似乎完全不因为这是星期一早上七点钟,或者他穿着大学T恤,或者他依然披着他的那头奇怪的金发,或者他的胡子永远在统一的长度,又或者他手里正抓着一大盒糖霜薄脆改变。“我记得你喜欢这个。”

“呃。”所以他又说。

“是的,我喜欢那个。”他接着说,对自己点了点头。

“如果你快一点你还可以赶上早餐。”Alissa在二楼的另外一边说,头发显然绑在后脑勺上,她表示同情地挥了挥手,接着在先生们赞同的目光里,轻微地朝房间那边撤退了一点。“我们有全脂巧克力牛奶!”她补充。

听起来不错,Jeremy决定,也许他可以迟点再涂酒精。不过,你知道,为什么人们突然像兔子洞里的神奇白兔一样,一个接一个地冒出来?连Ben都在三楼到二楼的楼梯上冲他打招呼。噢,记得,而且还有报告要写,该死,大概得跳过早餐。他咳嗽了一下,躲避越来越多的视线,他有一种感觉,他们正盯着他的鞋子,而他不太打算解释为什么它们现在瘪得像被车子碾过,实际上,事实就是那样,他真的想回家。

“说真的,你真的得快点。而且你上哪儿去渡过了整个晚上?”Charlie在她旁边露出脸,双手抱在胸前,他穿着件衬衫,就是律师那种。“你错过了全部扑克之夜。”

“不过如果你快一点,你还可以赶上早餐。”他补充,没有打理的金色胡桩下面露出了一个微小的笑容,冲着Jeremy糟透了的头发和肯定布满了灰尘印子的脸,就好象那是世界上最正常的东西。噢。他突然明白了。实际上他们每个人都是这样,他们全部在等着他。

“我敢肯定我是最快的!”Jeremy宣布,双手揣进口袋,大步走上楼梯,他努力看起来神气活现,像个大男人。“而且说真的,我认为律师应该用词更漂亮来着?两个连着的‘真的’?”

报告可以等待,实际上,让有组织犯罪分局去死,整夜蹲点的可不是他们,他做到了。

而这里就是他的家。

“你的裤子破了。”Dickson先生指出。

噢,该死。

------

接着Jeremy睁开眼睛,迟钝而茫然地眨了眨,他嘴里干燥而恶臭,他不好意思张开嘴,所以他只是把昏沉的额头从用外套折叠的方块上抬起来,惊奇地盯着站在他面前的人,蓝色背心,噢,清洁工。

“希望你昨天晚上过得不错。”清洁工说,盯着他缓慢而痛苦地把身体从台阶上拾起来,拼凑在一起。“无家可归一定很难。”

确实很难。他看着清洁工走开,知道楼梯间的锁一定已经开了,而他全身疼痛,威胁他要再次散架,但是同样的,透过那扇该死的窗子,可以看到天已经终于亮了,工作日又开始了。得请假,得回去,得睡觉。得上班,得赶报告,得避开Charlie和Tanith。可以肯定的是两件事情,一是夜晚里确实没有鬼魂,要么它们除了吓唬人外什么也不会,在一个人需要帮助,需要什么力量打开一扇门时,它们永远不会在,那么它们不如不在。二是就算他不见了,也不会有人在短期,比如一个晚上内,注意到,因为这里没有人会在他的——房子里等待他回去,噢,也许,有组织犯罪分局的Chan探员,因为他是那么迫切地需要报告。

去他的。

他站起来,盯着鞋子,一时之间,不知道要去哪儿好。所以他所做的只是接着站着,等待梦境彻底散去,等待开始新的一天。

因为我们总是这样做。

-----

“昨天晚上我睡得不好,总觉得楼里什么地方有人正在很响亮地哭喊。”Evan评论,开始新一轮的把头发朝骇人听闻的方向发展的努力,Weir探员用一种看着很畏缩的眼神盯着他的手,基佬,不过是发蜡,他毫不在意地再次把头发用手指梳理好,顺带在最近的布料上抹干净。“超级响亮的那种,然后是抽噎,听起来就像有人把小猫扔进了森林里。不过也不像是我真的见过那种。我会直接踢那种人的屁股。”

他满意而自豪地冲自己点头,忽视布料附近投过来的一道怒视,有钱人的昂贵挂毯可不关他的事。他把剩下的能量棒塞进嘴里,接着把包装纸揉成一团,塞进口袋。

“什么?”注意到探员的眼神,他抽了抽鼻子,问道。

“只是没想到真的有活人吃能量棒(1)。它们的味道糟透了。”探员指出。

“一,它能有效地克制让人在工作时想吃点什么的欲望,上一次我一边啃薯条一边翻档案的效果不太好,不过我怀疑是因为那是因为那只黑寡妇,特别大,特别恐怖。我们真的需要引进一位周金宝。二,它当然是给活人吃的,否则你怎么知道它吃起来像纸板?”

“黑寡妇?”

“回答第二项,以及是的,它突然出现了,就在档案柜上来着,我从来没见过那么大的玩意儿。”Evan轻微地动了动肩膀,抗拒回忆。

“你是不是尖叫了来着?”探员挑起眉毛。

“这不是你的问题。挑剔小姐——LAPD重案组!”Evan推开门,亮着嗓子来了一句,他特别想试一试这个,特别是和CBI一起行动过后,大嗓门和理直气壮的态度非常有用,他明白了,绝对的无耻是所向无敌的保证。

“我打赌你尖叫了。”在配合着展示警员身份夹的时候,探员面无表情,在他耳边小声说。

“你想听我尖叫?”Evan同样不动嘴地接上,声调油滑。

“FBI特工!有些问题我得咨询!”探员干脆利落地窜进了房间。Evan:1,探员:0,耶哈!

------

“如果你不忙的话,我是说,没有班要轮的话,可以和我去整理一些文件么?”

“我可是警官。”

“听起来像‘我是个自豪的警察渣滓’。好的,跳过这部分。你交完班后,去海森威等我。”

“说真的?去汽车旅馆等你?”

“闭嘴。渣滓。”

------

说不准是Evan的老一套爸爸是浪子式“把—法律—与铁拳—扔到—你脸上”把戏,还是探员一长串的无证非法独立色情制品与赛马彩票销售名单更有效果,总之最终他们俩并排站在一起,瞪着临时租来的汽车旅馆桌子上的文件堆。

“我听说FBI都擅长文书和卷宗。”Evan充满了希望地说。

“请像个男人。”探员随意地挥舞指头,表达谴责。

“我都和你呆在一个汽车旅馆房间里了。”

“非常富有象征意义。”Weir探员捡起一份案卷。“我永远都不理解——直男为什么一戳取向问题就尖叫,而不搭理就巴不得使劲晃膀子。”

“这叫友谊。”Evan指出,放弃了进一步的劝说,拉了张椅子坐下。“说真的,为什么我们不能象电视剧一样,跑现场,跑现场,跑现场,神奇的CSI!神奇的依然留在现场的犯人!破案!”

“你居然惊奇你为什么得不到警徽。”探员在一张地图上画上勾,没有抬头去看Evan,友谊,他显然知道这一部分,确实是这样表现。

“我知道文书工作那一部分。不过我更多接触刑警的活儿——更接近到处问和观察。你们白领组的工作真是闷到要死。”Evan细细看过一片交通组报告,没什么可疑的,同样的东西还有整整一打,就在附近放着,让人绝望。“说真的,为什么是汽车旅馆?”

“你可以去睡一觉,既然你失眠什么的。看得出你不是干这种活的料,四分卫。”

“嘿!”

“我是说真的。”探员依然头也不抬,还在写写划划,抓过一份份文件,除掉Evan肯定这里面有些文件他们都没有权限看,些许超出职权范围,其他可真不是像探员们会做的事情,更像帕克中心的官员们,Evan永远也不了解的那一部分,他盯着探员在纸上写了半天纤细的字后,终于放弃了。

“嘿,公主,你知道的,我去睡一下,需要拳头的时候叫我。”他招呼,转过身,脱掉外套,直挺挺地倒在床上,把枕头拉过脑袋,有几分钟突然很高兴知道有人在他休息时依然在干活。

“而且趁我看不到的时候,对我比中指是犯法的。”他补充,在枕头下面哼唧。

------

探员把他弄醒的时候,他恰当地运用了支在脸旁的拳头,擦掉了口水,接着翻身坐起来,惊讶于一地的纸张,狭窄的水泥地面简直像下了场大雪。

“噢。”他简略地说。

“那一部分是你要打扫的。”探员友好地说。

“嘿!”

然后一份文件戳到了他的鼻子下面。所以Evan停住了剩下的所有关于打扫是女人活儿,比较适合探员之类的意见。花了点力气,打量上面的字。

“你知道我不真的是近视。”他挫败地说,揉了揉眼睛。

“但是就算是这样,我也能看出来,这份可不是你在我睡觉的时候搞出来的。”他含糊地补充。

不出意外,他看着探员转过了脸,深呼吸,三秒克服热度之类的,转回来,瞪着他,更加理直气壮地就好象全部都是他的错。就是这个,他等了一个下午,所以他咬着脸颊内部,努力维持他最好的迟钝严肃表情,他伸出手,抓了抓后脑勺的头发。

“你其实可以直接说整个‘让我们来整理’活动是你计划好的。你不会因为之前就擅长做表格就欠我的情。”他慢条斯理地再次补充,接着抽了抽鼻子,观察探员细微地试图朝桌子那边撤退。“你知道,我并不真的是个笨蛋,也许看着像。”他用他最好的真诚和热情说,有几分钟,自己都被自己所征服了。“我们已经认识了一段时间了。我想一切吃过饭和蹲过车,至少能意味着点什么?搭档。”

他接着花了几分钟看Weir探员和自尊抗争,和他想的一样,非常有看头,他继续忍住大笑的冲动,维持着他的石头表情。

“好吧。我——我只是,一直需要一个LAPD警员,去和有组织犯罪分局打交道。你知道他们。就算我曾经认识——但是——”探员最终说,这次终于看着他了。

“搭档。”Evan强调。

探员只是看着他。

“搭档。”过了一会儿,他说,缓慢地,接着伸出了手,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定,抬起眼,朝着Evan。

Evan握住了他的手。

“这样就对了。”Evan说。“顺带一说,我们要去找谁?”

“Brian Joubert。”Weir说。“以及你过来一下。”
“什么?”

Weir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然后拽住他又向梳回去了的头发,使劲来了几下,直到它们又柔软地披在他额头前,并且在他的衬衫上抹掉了该死的发胶。

“这是为你好,哥们。早就想这么做了。”Weir学着他的腔调,对着他惊恐的表情,得意地说。

也许做搭档压根就不是一个好主意,Evan琢磨,暴躁地瞪着探员,探员压根就不搭理他,自顾自开始收拾起了文件。所以Evan翻了翻白眼,抓起外套,套过头顶。我有了真正的搭档。他想着,在口袋里交叉手指。

搭档。


TBC


1.一种快速补充的速食运动食品。很难吃。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where all the world is quite
自动播放,抱歉,似乎是随机我的歌曲列表。
What's wrong with jerks

戒烟戒酒

Author:戒烟戒酒
1。“兰迪·纽曼现在有啥话要说?
‘噢,妈妈。’他说。”
2。你见着了他,可是他不会象过去一样吻你。
3。Alabama, Arkansas,
I do love my ma and pa,
Not that way that I do love you.

It's the money that I love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Talk talk talkhead
All those things that I've done
What's up?
FC2计数器
BB's watching ya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HEY!

和此人成为好友

hey ho
OCD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