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滑]约翰·韦斯·哈定的生平事迹与其他传奇 第十一章 Evan Lysacek/Johnny Weir PG-13

CP:Evan Lysacek/Johnny Weir ,附带赠送Jeffrey Buttle/Stéphane Lambiel,Charlie White/Jeremy Abbott,Alexei Yagudin/Evgeni Plushenko
等级:目前章节PG- 13,之后会发展到NC17,为性,暴力,大量粗口和血腥场面。

概述:Cops!AU,Evan Lysacek/是一位以他惊人的聪明和对嫌疑犯绝对的耐心而出名的巡警,有些人觉得他应该受到点教训,他的好朋友探员Jeffrey Buttle遇到了一起古怪的杀人案,LA城里有许多黑帮,而内务处的新人会成为整个部门的新希望吗?

声明:争执,更多没有恶意的笑话,可能有令人不快的内容,请谨慎观看。

第十一章节:And it don’t stop drag me down



“这就像是《命运的捉弄》(1)里的场景。”Yagudin弄完炉子,把汗津津的手背在鼻子上蹭了蹭,接着把一盘子堆得跟大教堂一样的腊肠段扔在一张卡纸塑料面桌上——就在屋子中间——旁边已经放上了一大壶茶炊和一碟子方糖,半个腌西瓜闪烁着琥珀一样的颜色,他在一屋子的视线里坐下来,就在所有食物面前,心安理得地给自己拉过一个杯子,捡起一溜儿雪白的糖块,卡在杯子里面,搭出一座糖桥,接着开始倒茶水,他倒得很小心而均匀,糖桥一点也没有垮下去的迹象,他的神色像是终于满足了,抬起眼睛,打量着所有人。“我擅长这个。”他说明,冲着杯子挥了挥手。

Plushenko咳嗽了一声,不知道怎么地,听起来很像是“饭桶”和“儿童”的混合物。他依然呆在沙发的一个角落里,有效地占据了沙发的大部分面积,腿挂在沙发上,胳膊在脑袋后面,漫不经心地对付一袋子看上去像是苹果片的东西。

“你是说米亚柯夫还是哈宾斯基(2)?”探员打了个哈欠,因为那些你知道,脂肪之类的问题,虽然被留下来喝茶,但是实际上更像是他一直坐在椅子上,看着Yagudin走来走去,张罗食物,夏天坐在走廊上,白背心下面鼓出一截肚子之类的反正不是探员会担心的问题,到时自然有人会欢迎这种质疑。

“你们在说什么?”Evan依然站着,因为文化冲击而感觉稍微有些头晕,要不就是炉子的烟雾,他拿不准说出开窗子的请求是否会冒犯某些罕见的俄罗斯习俗,说到底,他是个纳斯维尔镇人,那里最出名之处是出了个伴奏乐队。而且,说真的,他开始想不起来自己到底为什么在这里了。

“网上转播的,奥斯坦基诺(3),老一代喜欢看来着,每年都来一次,大半夜围着电脑,就好象那是过去的小型彩色电视机,感觉上就像是写信给全苏联的优秀班长加里宁大人似的。”Yagudin说,这就是他对Evan说的第一句话,接着他转过头,叉子上还挂着一截腊肠,他笑嘻嘻地。

“你要喝点茶么?”接着他说了第二句话。

“我们一般不会在见面不到五分钟就叫人喝茶。”Plushenko指出。“以及我要一杯。给我个干净杯子。”

“为什么不能在见面不到五分钟时?我肯定这里并没有什么法律确保这个。”Yagudin告诉他的杯子,看上去压根就懒得动弹。

“因为我不这么做。”Plushenko拉过了他的杯子,侧过头,那表情就像是在对整个世界宣布。

“你最好坐着,我不认为个子高就得一直站着,上一个这么做的人没有好结局。”Yagudin没有搭理他,依然好奇地打量着Evan,看上去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呆在这里,不过对这个处境也没有什么异议。

他听起来有着奇怪的,不可辩驳的说服力,上一次听到类似的话,还是前年的年会上,半个小时无休无止的争论和扯皮后,BRENDA副警长站到了会议室的圆桌上,充满了激情地吼叫出之后整整一年的SWAT(4)的座右铭:“如果他们继续这样,我们就射击他们”,所以Evan耸了耸肩,惊奇地坐了下来,就挨着探员,搭在椅子上的胳膊肘几乎碰着探员的头发。

因为有那么一会儿,他从来没像现在这样觉得探员是如此地可亲过。

--------

“不,这是喝茶时间,我们不说正事,你要再来点茶吗?你看上去像生病了,得多喝点茶。”

-------

文化冲击是一个非常有用的词语,因为接下来的时间都消耗在俄罗斯民族说唱(“谢列嘎!谢列嘎!他就是黑色飞镖!”),为什么俄罗斯电视上的人都穿得很少,难道俄罗斯人真的不怕冷吗,如何有效阻止干掉一个人的冲动,如今手工圣像越来越不好买了和热烈的狗粮牌子讨论,大概是为了配合最后一个话题,一条肥胖得像个桶子的,过去可能是猎犬的东西,鬼鬼祟祟地溜了进来,在Evan的靴子旁边警惕地溜达了几分钟,然后在他腿旁边趴了下来。Evan犹豫了会,伸出手,轻轻挠了挠狗的耳朵,反正也不像是有别的事情好做,他找不出话来,像Weir探员一样能流畅地一句接一句,相对地,他只能一杯又一杯地喝茶,这让他非常想上厕所,但是可以问俄罗斯人厕所在哪里吗?也许这里依然有什么古怪的禁忌,你知道,他是在芝加哥长大的。

“DA,Yagudin,如果你的肥狗尿在美国人的腿上,你得自己去清理。”Plushenko在谈如何殴打玩乐器的人的间隙里说,说真的,Evan觉得他看上去正巴望自己说的能成真。

Yagudin只是把面前最后的一点干酪用面包卷包了起来,接着它消失了,他脸上鼓起了一块,但是依然神态自若,他用指尖收集了剩下的面包屑,跟着它们也神秘地消失了。

“喝茶时间结束。”他宣布,推开了盘子。

Evan依然在抓那个脂肪桶子的脑袋,他人生里第一次感觉到了对俄罗斯的热爱。

也就是说他很高兴摆脱了撑到尿在裤子里的命运。

-----

“我注意到他没有盯着你的腿看,美国人式的滑稽礼貌?”Plushenko打量着Yagudin的脸,平板地说。

“它就叫做礼貌。他是个美国人,不是瞎子。”Yagudin指出,慈祥地盯着他的猎犬。目前它正在Evan的靴子上绕过来绕过去,像是在做着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

“他——我也不是聋子,也别在我面前用第三人称称呼我?,也不要在我面前用第三人称称呼我。”Evan翻了翻白眼,把视线从Yagudin膝盖上锯齿形的半透明伤痕组织移开,真奇怪,那是枪伤。

“听——看,他知道,他真的知道。”Yagudin愉快地接上。

“哇噢,他们听得懂我在说什么。”Evan惊奇地看向探员。

“——那你以为之前他们说的是什么?拉丁文?他们是俄罗斯人,不是瓦肯人。”Weir做了个抗拒的表情,伸出手,抓了抓肥胖的猎犬翻过来的柔软肚皮。

-----

“你猜对了,肯定是他们手下的一个杀手,不过我还不能说得太多——你知道的,商业机密。哈哈哈哈——你们为什么不笑?Zhenya,我告诉过你,不要在我说笑话时抽鼻子,就好象你可以做得更好似的。”

-----

“所以——那些杀手之类的,我总是说,不怎么样,像我们这样的,能做得更好,伙计,收拾,收买,像对付小孩子一样,他们就是不能理解他们有多么老土,Lyosha——别瞪着我,你也不明白,有些时候是得用重的,但是手法要干净。”

-----

“这么说,你不但是个黑帮,还是个了不起的救世主?”

-----


“我想你可以把他带走了。我们——不太需要对我们的事业的评论。”Yagudin依然攥着Plushenko的领子,把他按在沙发上,看上去就像是在阻止他扑过去,或者从怀里掏出什么东西。

“我真的很抱歉。”探员单调地重复,喘着气,他用那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Evan,所以Evan只是依然站在那里,麻木地面无表情,脸上挨了Plushenko一拳头的地方出现了一块红印子,拿不准他更想做什么。

到头来他们都是一路货。

------


“再见。”Evan说,盯着门,希望如果他看得够清楚,他就再也不用看到这栋该死的房子。

“你一开始就应该说清楚。”接着他告诉探员,盯着探员的眼睛。

“我告诉了你,他是个教父。”探员把手深深地揣在外套口袋里,压根就不在乎他的全套审讯技巧。

“我以为这是个修辞技巧!难以相信!和黑帮合作!”Evan简略地说,他的拳头无意识地在空中挥舞,“他妈的他就那么说着那些个事情!就好象他是个黑暗百科全书!别的什么玩意儿!我应该逮捕他!别说那些FBI玩意儿!”他难以置信地补充,压低了声音,瞥了一眼“城堡”,没人在看,他低下头,发现探员的视线都盯着他停在大腿上方,紧握的拳头上,眼睛里的神色就像是Evan冲着他的鼻子踢了一脚。Evan摇了摇头,退了一点,跟着迈开了步子,大步走向汽车,不在乎别的,他听见探员跟了上来。

他没有回头。

说到底他妈的公共厕所到底在哪儿?

-------

“说点什么。”探员最终说,从后座的阴影里,听起来像被揉成了一团的纸,砂纸。Evan盯着车窗正前方,他们已经开出了两个街区,他停了下来,漫不经心地数着路口闪来闪去的车屁股,心里明白Weir的视线就在他的脖子上,就好象这全部是他的错,歇斯底里大发作。

准确的用词。

“抱歉。”所以他让话从嘴里缓慢,艰难地钻了出来,依然盯着车窗前面,汗水已经止住了,现在他只感觉呆在外套里面,浑身烦腻而不舒服,那种眼角发热的感觉回来了,他抓紧了方向盘。“我——抱歉。”

Weir没有回答。这是件好事,因为他想不出Weir会说什么,除了告诉他又一次搞砸了。

“我应该问得更清楚,毕竟不是一个体系。”他接着说,“可能是喝了太多茶。”他干笑了一声,咳嗽一样,惊奇于自己的不确定。“也许你应该——我可以送你回去,我一个人也可以查。抱歉,伙计。”

“不要叫我伙计。”过了几分钟,探员干巴巴地说,Evan从后视镜里盯着他,他伸出手,使劲擦了擦嘴,接着面无表情地盯着窗外,过了几十秒,他转过了头,叹了口气,绷紧的脸庞松弛了下来。“我想我们得换个路子。”

“我接受你的道歉。”他补充,垂下了眼睛。

------

Evan关上了公寓的门,他停顿下来,听着关门的声音在空荡荡的走廊上越传越远,渐渐消失。

接着他把外套扔到地上,看也不看桌子上的信件,他踢掉鞋子,停下来,摸索着,扯掉袜子,避开罩着塑料布的沙发幽灵一样的轮廓,接着,他停在屋子中央,看着冰箱,也许他还有伏特加——不,不是现在,他揉了揉鼻子,继续朝前走,把衬衫扔在卧室的门栏位置。他坐下来,坐在还罩着几天前挂上的床罩的光床垫上,闻着空气里长久无人居住造成的灰尘气味,他没有开灯,所以可以看到窗外LAPD的直升机盘旋着,白光像一条细细的绳子一样在黑黝黝的水泥森林里摇曳,再往前是闪亮的海岸线,从他一片漆黑的斗室里看,整个洛杉矶简直就像是建在山上的城(5)。他不关心这些,也许他真的应该喝点什么,他仰面倒在床上,听着他自己的声音。他妈的倾听你内在的灵思。他妈的智力学的狗屁。他妈的大学里看的破烂货,在那些纽约和芝加哥大厅里高谈阔论的东西。


他已经回不到那些大厅里了。

“正义。”他听见他自己在黑暗的巡逻车里说,就在半个小时前,他们快要到FBI的本局,他尝试着说清楚,因为那声音发烧一样地在他脑子里。“这全部是为了正义,黑和白,不能有别的——不能。”

这些声音现在依然在这里,弥漫在黑暗的走廊和狭窄的起居室里,锁在壁橱后面。有些时候它们清楚,有些时候它们只是模模糊糊的回声。

而这会儿,呆在这里,他终于明白了,在那一瞬间,他不是在对Weir说,尝试解释清楚为什么他会突然桌子一掀,他是在对自己说,对Jeff说。

对她们说。

而接下来一个念头里,他发现这么多年来,头一次刺痛了他的不是那条分界线,那条把她们,把Jeff划在这边,其他——邪恶、违法、不正确、其他什么的,划在另外一边的线。即使他现下正尝试着再次说出那些他在无数个夜晚里背诵了一次又一次的话,那些真理,他也无法视而不见。

刺痛了他的是Weir受伤的眼神。

他深呼吸,叹了口气,把枕头拉到脸和贴在颧骨的手上,开始努力尝试,听着手腕上手表有节奏的咔嚓声,希望能抓住几个小时的睡眠。

明天会很漫长。


TBC


(1)梁赞诺夫的三部曲的头一部,俄罗斯每年至少都要重播一次。
(2)俄罗斯著名男演员,出演了《命运的捉弄》第二部,因为这是个陈述句,所以你不能知道我特别喜欢他。
(3)俄罗斯一频道
(4)S.W.A.T的全称是Special Weapons And Tactics(特殊武器及战术)。顾名思义,她是警察队伍中的一支特种作战单位。主要负责打击重大的犯罪活动,包括支援当地常规警察,缉毒,反恐,重大活动安保,营救人质等等,可以说,是一支全能的优秀特种警察部队。一般只是在有重大突发事件和特殊情况时,S.W.A.T才会出动。(复制粘贴摆渡百科,因为大清早我总是完全没有精神)
(5)出自《圣经》,意指灯塔或者高尚,值得向往的象征。


还在各种存RP。。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where all the world is quite
自动播放,抱歉,似乎是随机我的歌曲列表。
What's wrong with jerks

戒烟戒酒

Author:戒烟戒酒
1。“兰迪·纽曼现在有啥话要说?
‘噢,妈妈。’他说。”
2。你见着了他,可是他不会象过去一样吻你。
3。Alabama, Arkansas,
I do love my ma and pa,
Not that way that I do love you.

It's the money that I love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Talk talk talkhead
All those things that I've done
What's up?
FC2计数器
BB's watching ya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HEY!

和此人成为好友

hey ho
OCD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