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滑]约翰·韦斯·哈定的生平事迹与其他传奇 第八章 Evan Lysacek/Johnny Weir PG-13

CP:Evan Lysacek/Johnny Weir ,附带赠送Jeffrey Buttle/Stéphane Lambiel,Charlie White/Jeremy Abbott,Alexei Yagudin/Evgeni Plushenko

等级:目前章节PG- 13,之后会发展到NC17,为性,暴力,大量粗口和血腥场面。

概述:Cops!AU,Evan Lysacek/是一位以他惊人的聪明和对嫌疑犯绝对的耐心而出名的巡警,有些人觉得他应该受到点教训,他的好朋友探员Jeffrey Buttle遇到了一起古怪的杀人案,LA城里有许多黑帮,而内务处的新人会成为整个部门的新希望吗?

声明:偷徽章来欺骗机关和部门,获得资料的段子来自《最后的郊狼》——好吧,其实博斯探员在九十八磅队长去世前的每一本都在干这种事情。伟大的康纳利先生!
第八章:还有多远才能到巴比伦?




Evan提着盒番茄肉酱烤宽面条走进病房的时候,他第一个念头是他其实不能真确定瑞士人吃不吃意大利面。不过说实在的,这个大概也不是重点。

Stephane还在睡,一件好事,Evan准备的老技巧——“看啊上帝啊有只山狮正在走廊上跑”(1)—也不必再次登场,考虑到以往的使用效果,它似乎不真的像书上说的那么管用。接着有几分钟Evan只是站在门口,好奇地盯着Stephane的脸,他看上去坚持刮了胡子,但显然缺乏打理的头发松软地散在被单上,脸颊贴着Jeff露在被单外面的手,Jeff的食指就在他的嘴边,他们都睡着了,眼睛紧闭,一时分不清他们谁看起来更安详和苍白。这里有一些东西让Evan感觉格格不入,不过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他朝着墙壁漫不经心地挥了挥手,这就是全部了。Evan小心翼翼地把手里的外卖塑料口袋放在床头柜上,他盯着Jeff的脸,琢磨Jeff在这种睡眠里会看到什么,Jeff的脸依然一片空白,什么秘密也没有泄露,Jeff擅长这一部分,过去他用笑容掩饰不愿意说的话,现在他用沉默来保守秘密。Well I can sleep forvever,But it’s him I dreaming,if I could sleep forever,I can forget everthing(2),他想着,Jeff过去喜欢唱这个,坐在椅子上轻声哼,不对着什么人。

他拿不准他是不是真的了解或者说,真的想了解Jeff。

所以就算知道没有人在看,他也耸了耸肩,接着缓慢地蹲下,用左手掌托住床头柜的抽屉底部,右手一点点把抽屉无声地抽出来,他小心地拨弄了下Jeff所有的私人证件,这里,皮夹,他挑起来,盯着皮夹里大笑着,愉快地看着他的Jeff和Stephane,接着视线越过床单,一个比照片老得多的Stephane依然在睡着,胸膛在蓝色系扣牛津衬衫下面平稳地起伏,看上去就属于这里——Jeff附近的什么地方。Evan感觉脸庞发木。他仔细地揭下照片,塞在他准备好的皮夹里,接着把Jeff的皮夹——或者说,Jeff的警徽和证件放进他的运动外套口袋里。这里,所有事情都了结了。

所有的事情即将开始,而这是全部他能做的,为Jeff做的,无论如何。Evan摸了摸鼻子,那种无精打采的发木的感觉依然在那里,但是他可以忽略,你知道的,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场面,万宝路男人(3)骑着马跨越整个美国去杀陌生人什么的。

“你忘了拿他的凶杀组银领带夹。”Stephane安静地说,依然趴在床上。Evan猜测自己的耳朵突然就变成了红色,所以他面无表情地盯着Stephane的鼻子。“顺带一说,领带夹在他的外套口袋里。你最好搭配有花纹的领带。他讨厌你的那些黑色领带。”

“你说话不结巴了。”Evan指出,做为弥补。

“那是因为我睡着了,我什么也没有看见。你明白了吗?”Stephane依然面无表情,眼睛紧闭,不过很有可能他正在翻白眼,因为他看上去就是在翻白眼。

“我不明白。”Evan抗拒地回答,因为他确实不明白,把领带夹装进口袋,这是个糟糕透了的开始,显然,因为牵涉到Stephane,怎么能忘记这点——也许真的应该考虑山狮把戏,他也翻了翻白眼,准备走出病房门外,他得重新去找回他的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式情绪,你知道的,孤独伤感的男人什么的。

“Jeff总是说就算再糟糕的过程,也可能有一个好结局。不过我想你得穿好衣服,你知道的,在医院里就什么也做不了了。”在他走出病房的时候,他听见Stephane说。他耸了耸肩,挥了挥手。向Jeff道别。

------

“我可以羞辱你吗?”

这是Weir探员说的第一句话。

“什么样的蠢货会觉得FBI从业人员会打错职称?——来,和我一起拼,特——工。我们这么称呼FBI的从业人员。不是探——员。”

这是他的第二句话,至少他听起来精神不错。所以Evan只是瞪着他的FBI标准蓝色制服的肩膀,压根不打算搭话,希望自己表情看起来足够满不在乎。探员。他再对自己说了一次,内心对自己肯定地点了点头。

“停止你那个目瞪口呆的蠢相。我知道你是巡警。你没有任何理由查阅卷宗——等等,你有权利登陆联邦犯罪系统吗?蠢问题。既然你能看到我写的卷宗,而且像个红脖子一样上大厦来找我。你借了谁的警徽?”Weir——探员做了个厌烦的表情,手指敲打着快餐店桌子的边缘。

Evan咳嗽了一声,转过眼,把叉子在他那份汤里搅来搅去,他打赌这该死的土豆汤绝对是用塑料之类的东西做的,他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当他刚对探员说出“卷宗,你写的,我看到了,recruit 88,顺带一说中午好”,接着就连说一句“我爱道奇”都来不及,直接被拖到了另外一个街区,等他反应过来,他已经坐在了一家该死的快餐店里,才下午三点整个店里就挤满了人,所有传统的跨部门悄悄话变成了战壕上空对喊话,还混在一堆要求火鸡三明治的大叫里。“不关你的事情——反正也不会有人知道,他本人都不知道,所以我什么也没有做错。”

“上帝啊你连病人的警徽都偷,你真的——你确实是那么更高更快更强,永远都在刷新我觉得你不可能超过了的活见鬼底线。”Weir嘶嘶地说,眼睛盯着面前的三明治,像是惊恐于食物为什么能看起来那么像哥斯拉或者YMCA,正打算吞掉什么人。Evan对此感觉很高兴。

“我想说的是——你提供不提供情报?”Evan把盘子推到一边,下颚绷紧,全神贯注地盯着Weir的眼睛。Weir的眼睛一开始茫然地在他鼻子和耳朵之间来来回回,在意识到他的视线时,一瞬间突然聚焦了,一种古怪的表情出现在那张聪明但缺乏毅力的脸上,看上去就像是探员在对什么东西突然感到很不安或者尴尬。

“你想知道什么?”Weir盯着他的手,叉子把盘子刮得作响,缓慢而平板地说


------

结果Weir反而对案子产生了更大的兴趣。他要去了Jeff的纸条,做了一个副本。接着第二天跟着一个马尼拉纸文件夹一起送了回来——经由他本人。所以Evan向区长官交完今天的文书,回到巡警办公室时,他发现Weir正坐在他的沙发(时间在六点以后了,除了夜班巡警外,这基本就是他一个人用)上,对着很有可能是他的《时报》做填字游戏。感谢邻里守望会的要求,巡警办公室新换的地方面对着窗户,所以他呆在那里,坐在玻璃窗透进来的,南城因为烟雾而显得红得惊人的夕阳光线下,看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Evan花了几分钟诅咒那些把别人每天要做的填字游戏先做了或者撕掉四格漫画最后一格的人。

他咳嗽了一声。

“找个词语形容下整天独身一人的孤独男人。”Weir头也不抬地说,依然在啃圆珠笔尾巴。

“我。”Evan翻了翻白眼,开始解开制服外套的扣子,把手铐和警棍放回柜子里。“这个笑话在《黑色回声》里就不好笑了。”

“身在洛杉矶不说这个实在可惜,而且说真的,在那本书里它不是一个笑话,康纳利是想用它来表现或者暗示或者明示博斯的孤独什么的。我觉得,如果你整天忙着把你喜欢的人送进监狱,那么最好还是不要奇怪为什么晚上得独自一人听爵士。”非常有教育意义。

“感谢你的情感建议。听起来充满了沉痛的经验。”Evan换好衬衫,拉上柜子门。他得洗个澡,跑了一天街后,制服像湿毛巾一样,不过不是现在。他盯着他几个小时后要睡的、现在被Weir占据的地方,琢磨是去二楼的新婚套间(4)占位置,还是咆哮“从我放屁股的地方滚下去”哪个更有效。“资料什么的?”

Weir没有任何听到了他的话的表示。Evan翻了翻白眼,考虑了新婚套间里行军床的硬度,他拉了张椅子坐下,等待着Weir做完该死的填字游戏。FBI对整个警察系统一点益处也没有,他肯定,头枕在手背上,疲倦而平静地试图睡上十五分钟。

反正也不象是Weir会在乎。

-------

巡警很少有不知道recruit 88,跑街的过程就是一个在沼泽里跋涉的过程,你得把自己放在污水里,打捞一片昏暗水面下散落的刀片——那些试图藏身于亲戚朋友行列里的贩子和凶手。你得来来回回,和生活在淤泥里的生物打交道,对他们好一些,培养自己的线人,在这个过程里,记得谁是你的朋友,记得自己外套的颜色很容易变得很困难,太多的诱惑,改善巡警微薄工资的支票,一些轻而易举的跑腿工作,在必要的时候闭上眼睛,都那么轻松,但三年结束,穿着有污点的外套可无法上岸。

recruit 88是城里最大的俄罗斯黑帮之一。Evan知道。recruit 88擅长收买人。Evan也知道。但是他不知道剩下的那一部分。说是一部分,但是看起来更像是一座冰山,泰坦尼克号撞上的那种。

水下的部分包含了国际走私,倒卖文物,贩卖人口,违法出售与转卖色情产品,以及人人都喜爱的来路不明的站街女郎,多半来自俄罗斯,多半有亚麻色的头发,多半是自称已经成年了的16——17岁姑娘,她们唯一会说的英语就是“我21岁了。”“但是你得使用套子。”“我的那份钱呢?”

中间的那一条不一定会被提到。

Weir在追踪的那一部分是人口国际倒卖,这里存在一条线路,在美国和俄罗斯——东欧之间,这已经不是夜间火车与小船的年代了,飞机来来往往,送来陌生的女人,一出了LAX,就神秘地消失在洛杉矶的雾气里,听起来就像是霍桑小说里的时代。只除了神秘的女人最终都出现在街边,等待命运,总有一天会因为艾滋病或者毒瘾,露水一样蒸发掉,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

“还有谋杀。”Evan挥了挥手,像是打算赶走眼前的什么东西。他靠在沙发上,盯着台灯。时间已经接近八点了。洛杉矶城看起来就像是窗户那边的一片黑暗里的红色与黄色的光。他喝了太多啤酒,还不觉得想睡。“那些不愿意——聪明些,或者说,笨些的,不打算这么结局,听到了什么风声,打算自己跑掉的——”

“还有谋杀。”Weir肯定地说。从沙发的另外一边说。时报散落在他旁边。他盯着手里的一叠文件:“但是我怀疑他们会蠢到去袭击一个在职警察——别盯着我,我也不相信那是意外,一次可能是,连续两次那只能认为是习惯性的奇迹了。”

好形容,Evan决定。

“所以——”

“所以。谢谢你的文件。你需要搭便车吗?”Evan不感兴趣地问,太多东西需要整理了,他仰头盯着Weir,一如既往,Weir古怪地避开他的视线,只是从沙发上犹豫而缓慢地站了起来,拽了拽身上的FBI外套,看起来不适合他,像偷穿了父母的衣服。他站在那里不动,只是手轻微地摇晃着,似乎在决定什么。

“不需要。我想我可以去——我叫了出租车。听着,有一件事情,我得——”Weir停顿下来,翻了翻白眼。“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晚安。”

“晚安。”Evan头也不抬地回答。

他没有挥手,只是走了出去。



(1)感谢来自尼尔基男的《美国众神》的赞助,以及他不真的是基。
(2)The Dandy Warhols – Sleep,改动了一个词
(3)参考万宝路广告,模式化硬汉的通称
(4)分局二楼的一个休息室,里面有两张行军床,所以被这么称呼。感谢康纳利的赞助。


TBC

终于不用吃药能打字了,为周末存RP。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研究君辛苦了……still long way to go
连续给队长发卡=3=

where all the world is quite
自动播放,抱歉,似乎是随机我的歌曲列表。
What's wrong with jerks

戒烟戒酒

Author:戒烟戒酒
1。“兰迪·纽曼现在有啥话要说?
‘噢,妈妈。’他说。”
2。你见着了他,可是他不会象过去一样吻你。
3。Alabama, Arkansas,
I do love my ma and pa,
Not that way that I do love you.

It's the money that I love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Talk talk talkhead
All those things that I've done
What's up?
FC2计数器
BB's watching ya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HEY!

和此人成为好友

hey ho
OCD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