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滑] 6月4日是什么日子?(或我如何度过全美猫鼬节)PG-13 Evan Lysacek/Johnny Weir


CP:Evan Lysacek/Johnny Weir

等级:PG-13,性暗示,不要激动,看等级。

概述:“那么,我猜测宇宙不喜欢橙红色的人。”

声明:他们互相拥有,其他剩下的人请自行成年人地处理彼此的关系,Evan的母亲Tanya拥有他的生日。

警告:这是个6月4日特供文,很有可能闪光弹和FLUFF到让人不安,外加LAME什么的,请谨慎观看。它算是《芝加哥野营地与撞汽车尾箱的狗》的后续,一个退役后同居AU,不过没看前文也不影响阅读。







“那些东正教的玩意儿如何了?”Johnny停下了手上的活儿——站在锅子前耐心地撇鲜奶油,他继续捏着那把不锈钢勺子,转过头,不耐烦地瞪着正在厨房门口耳朵贴着手机,一脸惶恐表情的Evan。六英尺三英寸的愚蠢,全身上下是超凡脱俗的橙红色,外加一张浣熊式的脸,延着眼眶附近一圈白色的墨镜印子,整张脸呈现一种难以形容的红菜汤的颜色,因为有些人不只穿着短裤,躺在院子里的草坪上,头顶着下午三点的地狱式太阳下睡着就无法补充能源,谁说太阳能动力的机器人更先进来着的?

“我妈妈表示希望你幸福快乐之类的?”Evan做了个诚挚的表情,因为牵扯到晒脱皮的脸颊而变成了一个鬼脸。他结束通话,把手机揣回蝙蝠侠图案的拳击短裤的口袋里,他应该听听那些关于辐射和某些能力之间的必然联系的有益讲座,超市的等待结帐通道两旁的架子上就有。Johnny很有可能想得太久了,所以见没有人搭理他,Evan只是耸了耸肩,拉开冰箱找他的垃圾运动饮料,同时盯着Johnny的脸努力试图摆出他最好的杜宾崽儿表情,他个儿太高,整个人埋进冰箱都还能看见一截屁股露在外面,很有可能是为了戏剧效果,考虑到那紧绷绷的棉布上印着的“踢邪恶的屁股”。

“那意味着,她对邪恶可怕的我,染指她曾经纯真可爱出生在花滑界的马槽里的儿子——别做那个表情,这是她的原话,我记得,总之,这一可耻的行为的感想,终于从她希望我被地狱烈火焚烧之类的,降到了希望我出门被车撞死?停止那个恶心的表情,看上去就象你昨天晚上把那块馊了的批萨吃了。”Johnny关掉了炉子,开始搅拌奶油,小心不把奶泡打得撒满钢制的桌面,流理台非常大,另外一个关于Evan的超大尺寸带来的好处。

“大概?”Evan显然是下定了决心对他表情的评论是不公平的,以及他才不会告诉他正直直盯着的Johnny关于Johnny围裙和T恤上的奶油污渍,猫鼬自鸣得意地转过了头,满以为自己掌握了什么世界上最大的秘密。

“说真的,馊批萨?”Johnny心不在焉地说,垫起脚在头顶那一排木柜里翻找另外一个碗。

“不,我是说车祸的那一部分。”Evan翻了翻白眼,关上冰箱门。“我在客厅,有事的话,你知道。”

“你总是在客厅。我的意思是,你总是坐沙发上看那些弱智电视节目,看那些DVD,打那些游戏,你可以尝试健康一点的生活方式,美国中产阶级儿童先生,不会杀了你。”

Evan压根就没搭理他,八成又买了新的游戏光盘,该死。

-----

半小时后Johnny去超市买鱼胶粉的时候,Evan正在给卧室的门把手消毒,蹲在地板上,穿着他最蠢的雨衣里的一件(帽子上有蝙蝠侠头盔那种尖刺装饰,大概能说明点什么,而且雨衣下面依然除了短裤外什么都没有),一双白手套,一大块手帕,一个愚蠢的满足表情,一瓶大包装消毒液,那些拿消毒做假日休闲的变态需要的全部装备。当听到脚步声,Evan飞快地把手里的瓶子藏进雨衣口袋里,继续蹲在地板上,开始哼Long Tall Sally,他不戴面罩的重要原因。

“你要带什么东西吗?我去超市。”Johnny假装没闻那刺鼻的气味,挑了挑眉毛。

“什么也不需要,我呆着正好。快去吧。”Evan充满了希望地说,接着大概是意识到了之前关于表情的谈话,他的眉毛皱成了一团,最终脸上的表情变成了一个橘红色版本的保留给他侄子的表情,那些认为抓着小孩子的T恤上的帽子,把小孩提到半空中就是抱孩子全部秘诀的慈祥叔叔。

“你真该去找条裤子穿上,不是每个人都有兴趣看你的——你的恶心的文身。文身,没错。”停止盯着他的胸膛,那只是一团橘色和红色的混合物,想些恶心的东西,芽甘蓝番茄汤什么的,没错。

“不,这就是生活在洛杉矶的意义,洛-杉-矶,你知道的,阳光,姑娘,穿得很少。”

“Frank应该来听听他的哈里•波特说了些什么,你要继续这样走来走去,我就开始盯着你的屁股看。”

“说真的?”

“我恶心到了我自己,忘掉这一部分。”

Johnny确信他刚刚走出去,还没有关上客厅大门的时候,Evan就立刻兴高采烈地重新拿出了消毒水,开始唱I Love L.A。

---

快到六点的时候他们检阅了下通讯录,Jeremy八成会被吓得心脏病发作,而且Evan大声反对这个——他还在记恨09年的全美,也是Jeremy的心病的来源,大概不是人人都喜欢一直被暗示他将被拖进更衣室,活剥外皮,双手缝在一起,余生被监禁在只能没完没了看《暮光之城》那几部电影的地方的目光从背后盯着,Patti在上班,Boz和他的妻子住在美国的另外一边,照顾那个一岁的孩子,Tanya和Don恨Johnny,而Tanith大概不想见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剩下的几乎都因为什么宇宙的神秘原因关掉了手机。

“那么,我猜测宇宙不喜欢橙红色的人。”Johnny懒洋洋地说,把手机扔到沙滩椅上,轻轻摇晃泡在游泳池里的双腿,盯着水面,夕阳快下山了,游泳池的另一头看起来就象是一池融化了的金子。

“这是古铜色。”Evan漫不经心地抱怨,依然闭着眼睛,他的黑色卷发湿漉漉的,服帖地耷拉在额头上,水底下的胳膊随意地晃了几下,脸依然靠着Johnny的膝盖,太阳的热力似乎仍然藏在他的脸颊和下巴皮肤底下,他们继续坐着,反正不用着急。

-----

蛋糕最终完成的时候,因为对奶油做的那些不卫生的事情,他们已经累得没有力气去吃晚饭去了。Evan在沙发的某个角落大声抱怨既然是他的生日,那么就让那些炖肉和甜饼就呆在桌子上,Johnny耐心而厌恶地给他谈了那些关于老鼠的可怕故事,相当有效果,因为他最终哼哼唧唧地蠕动向厨房,故意特别响亮地撕扯保鲜膜,表达他一点也不乐意做这种事情。

他只不过是不喜欢让累得趴在沙发上,完全不想动的Johnny去做这些事情罢了。


------

“蜡烛非常危险,特别是放在床头柜上的,我绝对读过些关于烧起来的房子的故事——绝对。”

“闭嘴,它们插在蛋糕上,你要做的就是闭上你的蠢眼睛,然后吹灭它们,然后许愿。”

“我要怎么闭着眼睛许愿?”

“那不是我的问题——你只要——你让我脑子一团乱!闭嘴!做!”

“很高兴知道我对你有这样的影响力,停止用杂志打我的脑袋,停下!蜡烛!我就知道!我告诉你了!”

-----

Evan后来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他的三十岁生日许的是什么愿望,他们说这种东西说出来就不灵验了,而他真的很希望它实现,实现上几十年更好。

而他不知道的是,Johnny猜到了他许的是什么愿,当然,Johnny也没有说。

因为他也希望——真的希望那能成真。



FIN

Ur faithful papa face:
25岁的猫鼬麻烦今天之后也继续你的[呆][愚蠢][JERK][迟钝][自鸣得意][不要脸][Smug dick][迟钝][失败Puppy eyed][下牛][宅中带贱][调情MODE ONNNN][机器队他还只是一个机器人]!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where all the world is quite
自动播放,抱歉,似乎是随机我的歌曲列表。
What's wrong with jerks

戒烟戒酒

Author:戒烟戒酒
1。“兰迪·纽曼现在有啥话要说?
‘噢,妈妈。’他说。”
2。你见着了他,可是他不会象过去一样吻你。
3。Alabama, Arkansas,
I do love my ma and pa,
Not that way that I do love you.

It's the money that I love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Talk talk talkhead
All those things that I've done
What's up?
FC2计数器
BB's watching ya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HEY!

和此人成为好友

hey ho
OCD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