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滑]约翰·韦斯·哈定的生平事迹与其他传奇 第七章 Evan Lysacek/Johnny Weir PG-13

CP:Evan Lysacek/Johnny Weir ,附带赠送Jeffrey Buttle/Stéphane Lambiel,Charlie White/Jeremy Abbott,Alexei Yagudin/Evgeni Plushenko

等级:目前章节PG- 13,之后会发展到NC17,为性,暴力,大量粗口和

血腥场面。

概述:Cops!AU,Evan Lysacek/是一位以他惊人的聪明和对嫌疑犯绝对的耐心而出名的巡警,有些人觉得他应该受到点教训,他的好朋友探员Jeffrey Buttle遇到了一起古怪的杀人案,LA城里有许多黑帮,而内务处的新人会成为整个部门的新希望吗?
第七章:他搜寻城市,寻找唯一的朋友



整个洛杉矶北城突然就大得象Evan小时候去的早期美国式溜冰场,白日里昏昏沉沉而乏味,说话对他不再有必要,他开着车转悠,签勒索卡,给交通组打电话,给社工打电话,填写队上的物资申请,踹未来会成为光头党的七年级学生屁股,剩下的时候坐在驾驶席上,脖子抵着椅背,手放在两个膝盖上,一声不吭地盯着后视镜,他不是擅长说清楚、说明白自己感受的类型,这些日子里他感觉的就是这样,镜子里倒映着的空荡荡的椅子。

接下来的两周里,最糟糕的那部分是每次有巡警来找他汇报时,目光都无意识朝他的后座上看,似乎打算找到什么。Evan签完所有单子,调好互助频道听完了一轮县上的官僚大战后才明白了这一部分,他们想看到的是Jeff——金发搭拉在额头前面,笑嘻嘻问今天的运气如何,最好是不要喝大厅里的咖啡,刑侦处的要好得多。

最后一部分是真的。

高中的英文课本里——也许是狄金森(1)——谈到的那些关于夜晚的魔力部分是正确的,Weir不再到好莱坞分局来展示 FBI招牌式的技能:让人在十秒钟里想杀了他,这个大概是件好事,Evan琢磨了下,猜测那个类似奥普拉的节目里那些多愁善感、神经质娘娘腔一样的晚上应该被彻底遗忘。实际上,他自己都搞不明白整个事情是怎么回事,他也有种感觉他永远也不会搞懂,而几年的巡警生活告诉他,有些事情最好就是留在晚上让它独自死去,比如酒吧斗殴和结婚仪式。在周三的工作日里Abbott打了电话到巡警支队办公室,前台转接了留言,结结巴巴,假装老成地通知Evan指控撤消。说不上队上的情绪如何,基本都不怎么高兴他蹲在轮班室里霸占电视看橄榄球比赛的时间越来越长,反正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到第二个周一晚上十点——他回公寓的次数在这两周里可以用一只手数完,大部分时候是去取衣服。为什么要回去?在他可以在局里解决一切问题的时候?喝完第三瓶啤酒后,Evan突然明白了他很高兴不用再看到Abbott。

那些温和的微笑,善意的眼神,他让Evan想到了Jeff。

Evan在下班后去过几次医院,没有什么新闻,他没有去买那些温室出产的鲜花,知道Jeff 会怎么说。大部分时间他只是穿着穿了三天的衬衫,坐在病床边吃巧克力,他不喜欢巧克力,实际上,他恨透了巧克力,但是那些伏都教的东西怎么说的来着?坐在死者前面,他们会不断诱惑你去做他们喜欢的事情。两块微小得只会显示在CT上的骨头碎片,在Jeff的脑子里,没人知道为什么Jeff就是醒不来,医生暗示都是碎片的问题,但是Evan怀疑他本人都不知道自己那些零碎的术语到底想表达什么。最终明确的问题只有一个,县上没有人有能力做这么细微的脑外科手术,能做这样的手术的人都被吸引去了纽约,罪恶之城,最后一句话是为了表达修辞意义上的必然情感,意思是如果这是BAU的某一位探员,他大可以直接呼叫一辆出租车,然后去预约排队,如果本人下床并且能做到的话。

所有这些时候Stephane都在那里,坐在床的另外一边,有些时候他在盯着窗外,有些时候没有,他只是安静坐着,表情安详,收拾他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没有瓢虫尸体,也许为了卫生什么的,但是依然有许多古怪的东西,法语的旧书,看着象是诗,一个大本子,里面全是火柴盒上撕下来的火花,床头柜上全是雪绒花,一个非常大的斑马枕头被放在Jeff手里。

Evan奇怪他以前怎么没有注意到这一部分,他也拿不准自己的感受。所以他什么也没有说。到了周一的时候,他把Stephane的班调整了,一半早班,一半晚班,没有中班,那个时候护士们基本都不在病房里。

还有唐人街的那一部分,当然永远会有那一部分。Evan不得不回了次公寓翻找了半天,接着征用了间休息室,反锁了门,用IPOD循环播放《Music from big pink》,没完没了地背诵那些关于压力的章节,就像再次面对大学入学考试。最终心理医生的结论从有组织分局而不是通常的局长那边发了过来,他被踢去了压力缓解性休假,考虑他既没有断掉一只手,也没有杀死什么人,这可真够幸运的,所以他直接就订了去拉斯维加斯的机票。收拾了个瑞特爱的塑料袋子,往里面塞了一卷袜子,两件高尔夫衬衫,两条汗裤,下载了旅游指南,用局里的打印机打印出来,接下来在航班上想象着沙漠里的烈日之类的。他没有和Jeff告别,他从不和Jeff告别。

当看到拉斯维加斯机场闪烁的花花绿绿,印地安保留地一样的吃角子老虎机时,他才想起他没有带牙刷和内裤。

在工资能支撑的汽车旅馆里检查完肥皂和牙膏,床单的情况后,Evan拉上了窗帘,两个小时在条带街放大镜聚焦一样的白茫茫的烈日下行走,已经让他对沙漠失去了所有的兴趣,他肯定他的肤色已经开始从意大利人那种朝阿富汗的那种转换,非常有魅力。洗完澡后,他发现房间里从烤架那种热法变成了烘箱那种热法,这就是他应该对自己再说一次那些关于信用卡和有空调的房间的事情的时候。他搞了条湿毛巾,赤条条躺在狭窄而坚硬的床上,按了一遍所有频道,没有免费的深夜成人节目,耻辱,他随便选了一个台,接着把毯子拉过头顶,希望能两周来第一次睡着,而不是看见什么人苍白,无助地凝视他的脸,那种黑暗里快要死了的,询问他为什么不做点什么的脸,有时候是Jeff的,有时候是她的。

他希望他能用遥控器全部关掉。

接下来的一周里,他整日整夜地继续呆在沙漠高温下的房间里,吃墨西哥菜,看电视,洗很多澡,买啤酒时看猫王模仿者们表演,更多的时候只是站在条带街的入口,看着整个美国版本银河落到了地面上一样繁多的灯光,他本来以为它们能对他产生一样的效果,就是让无数年轻姑娘和小伙子,跨越美国,从蓝山地带和康州之类的地方日夜奋不顾身搭灰狗巴士赶来然后毁灭自己的那种效果,他等待着,看着金钱和欲望之类陈腐而神奇的词语在夜晚里闪闪发亮,最终他发现他什么也没有感觉到,在拉斯维加斯或者印地安保留地他也不会比在洛杉矶的时候更愉快,也就是说,也不会更空荡荡。

整个就是一个糟透了的主意。

坐在回洛杉矶的飞机上他注意到他闻起来依然像是沙漠和墨西哥菜,坐在他旁边的那位可能是天主教徒的老太太一直在谴责他被吸引到了金钱与堕落之城,考虑到在拉斯维加斯无所事事地呆了一周增加的几磅体重,那真是一个邪恶的地方,所以他点头表示同意,同时谈那些妈妈告诉他的东正教的东西,烦到老太太夸奖他是一个虔诚的年轻人,恨不得开支票给他让他闭嘴为止。

在大厅的时候,Tanith翻了翻白眼,讲了些关于一个月见不到人,一出现皮肤就变成了红菜汤的颜色之类的东西。Evan也跟着翻了翻白眼,耸了耸肩,指出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呆在大厅里。接着他道了歉,因为这确实不公平,人人都知道性犯罪组经常得有人在客厅里,处理那些疲倦而崩溃了的父母,面无表情,眼睛红肿,或者更糟糕,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小姑娘和小男孩,迅速把他们在被更多人看到前带进性犯罪组宽敞,隐秘的办公室里。她叹了口气,称呼他为蠢货,总是这样,摔了盘子又试图自己拼起来。

他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在经过重案组的时候,那个黑人——他还是记不住名字,拉住了他,要他等着,接着拖他到更衣室,塞给了他一份东西,接着在他茫然而好奇的目光里迅速走开。Evan按照指示——他总是听从指示,在男厕所里打开了了那个文件夹。

你知道,分局里总是会有些笑话,关于落到有组织犯罪分局手里的案子是如何像掉进了黑洞里面,兔子洞,神奇的爱丽丝的兔子洞,有些时候会有些数据被扔出来给总局弥补年底的统计表格,更多的时候,这些案子就只是不见了。就好象现在这样。Evan盯着洗手间昏暗的灯光下的结案陈词,无法侦破的案件,三——四起都是,那些破布玩偶一样的女孩。她们又将要回到证物中心的尘土里面,因为无法侦破。他看到Jeff潦草的疑点笔记,看到了上面一行专横的“意见驳回”,不要胡乱想象,好莱坞分局,因为你们没有权利。

Jeff在从悬崖上摔下来的时候,是不是也看见了她们在离开人世前最后一眼里所见到的那种黑暗?

在坐在出租车回公寓的路上,他打电话给了FBI帮派组的Fritz,请求一点小帮助。接着他打开公寓门,反锁,忽视房间里那种久不通风,久无人住的气味,深呼吸,从床下拖出了那个纸箱,Jeff留在后座上的全部东西。

这是他所能为Jeff做的全部事情。



(1)美国早期著名诗人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where all the world is quite
自动播放,抱歉,似乎是随机我的歌曲列表。
What's wrong with jerks

戒烟戒酒

Author:戒烟戒酒
1。“兰迪·纽曼现在有啥话要说?
‘噢,妈妈。’他说。”
2。你见着了他,可是他不会象过去一样吻你。
3。Alabama, Arkansas,
I do love my ma and pa,
Not that way that I do love you.

It's the money that I love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Talk talk talkhead
All those things that I've done
What's up?
FC2计数器
BB's watching ya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HEY!

和此人成为好友

hey ho
OCD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