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滑]约翰·韦斯·哈定的生平事迹与其他传奇 第六章 Evan Lysacek/Johnny Weir PG-13

CP:Evan Lysacek/Johnny Weir ,附带赠送Jeffrey Buttle/Stéphane Lambiel,Charlie White/Jeremy Abbott,Alexei Yagudin/Evgeni Plushenko

等级:目前章节PG-13,之后会发展到NC17,为性,暴力,大量粗口和血腥场面。

概述:Cops!AU,Evan Lysacek/是一位以他惊人的聪明和对嫌疑犯绝对的耐心而出名的巡警,有些人觉得他应该受到点教训,他的好朋友探员Jeffrey Buttle遇到了一起古怪的杀人案,LA城里有许多黑帮,而内务处的新人会成为整个部门的新希望吗?

声明:本章有可能令人不安的剧情,关于将会永远退场的角色,请谨慎观看。






第六章:当你徘徊在街头,当夜色如此沉重地坠下



分局的玻璃窗外,深蓝色的夜晚降落了下来,这是Evan回过神后脑子里第一个念头,接下来的东西都混到了一起去。虽然眼睛所见的一切都清晰明白,但是Evan记不住其中大多数东西,他记得的东西都没有逻辑而零散,比如整个城市到了亮灯时间,突然在巫术时间一样的黄昏与夜晚的混合状态里整齐亮起来的夜灯,比如一个盗车组的侦探走了过去,挥着一份报纸,比如Weir停止了和前台咨询,转过头了好奇地看着他,比如Evan他本人有几分钟似乎下定了决心要从制服里找到对话机收听实战频道,但是他所做的不过就是把身上的黑大衣以奇怪的方式扯过来扯过去,直到他发现他正站在大厅中间把大衣袖子打成结。他最后才想起匆忙找Tanith要了地址,在嘴里出声地念,但是一个字母也记不住,直到Tanith写了一张纸条硬塞进他的口袋,他意识到自己肯定维持着那种她并不喜欢的受伤而茫然的表情,因为她叹了口气,叫他镇定下来。

“是的——是的。”他干巴巴而机械地回答,转过身,走出了几步才再次意识到她在说话,他没有更多的力气去面对,于是他只是大步走了出去,在走出旋转门的时候,在锁扣支出来的金属片上剐到了左手手背,他几乎没意识到,直到皮肤破裂开来。走到停车场的时候,他闻着停车场里被太阳暴晒了一整天后水泥路面散发的热气,站在车外面,一动不动,想不到该做什么,又花了几分钟,他才惊奇地发现他正在轻微地颤抖。所以他用手背下意识局促地抹了抹嘴,抬起头,接着发现那个FBI正站在一个安全距离里,双手扯着外套下摆,表情谨慎而古怪地看着他。

“让我上去。”Weir注意到他的视线,那种古怪的表情消失了,肩膀又恢复到了防御性的高度 ,接着走了过来,身体语言完全改变了。夕阳在他背后做出了最后的挣扎,市区高楼间细细一线儿童书籍插图上的油灯一样的光芒,给整个场面带来了一种滑稽的恐怖感,但谢天谢地,幽影笼罩了的脸色只是种奇怪的紧张和焦虑,没有恶意,因为Evan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不会杀了你,只是让我上去,上车。”

Evan耸了耸肩,他拉开了车门,因为他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所以大概这比较合理。他坐在驾驶席上,看到Weir钻到后座上。Jeff的位置——过去的位置。那种晕眩而虚假的的空白镇定感终于褪去了,Evan捏紧了方向盘。

“我——过去遇到过,比我年长的搭档什么的,我没有——我得去。”开过了两个街区的时候,他听见Weir在后座上说,再开过半个街区的时候,他才意识到Weir并不是在和他说话,实际上,Weir是在自言自语,他漫不经心地从后视镜里看过去,FBI双手紧抓着扶手,表情一片空白,如果是别人,Evan会说这看起来快要哭了,一件Evan不擅长的事情,一件他已经忘记了要怎么做的事情,而这个时候,那种眼角发热的感觉终于追上了Evan,他低了头,假装看着夜色里的红绿灯。

----

他们到达医院,穿过走廊,走向ER的时候情况异常尴尬。无法决定谁先走前面,Weir似乎有一种古怪的义务感,而Evan不想一个人走在后面,所以最终他们并肩走,距离近得让人不舒服,Evan一天里第一次意识到他一定浑身都是汗水和油炸食品的气味,这对他那种轻微的尴尬感没有任何帮助。ER外面已经站了几个重案组的探员在谈话,表情如常,声音不大,谈话的内容是关于西班牙骗局的,没有任何人谈到Jeff。没有看到Brenda副警长或其他负责的人,也许还没有收到消息,也许已经等着看完了手术的完成,开车回家去了。Evan不想加入重案组的那一个角落,所以他只是继续站在等候室大门旁边的角落里,一张不很好的扶手椅旁边,远离一切挤满了等候室,无精打采、疲倦而受折磨地等待命运的人们,再次感受到这种场合里格格不入的滋味。总是这种气味,消毒水,伤口和痛苦的气味,匆匆忙忙走来走去的穿着蓝白色大褂的ER医生,表情象是坏事每一秒都在发生。Evan反复抓着手上已经变成了红色的擦伤,盯着等候室里的电视,可能是《陆军医院》的一集重播,因为他一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关于每次这套剧重播,他打开电视,看到的都是同一集,就好象这不过是部电影。Weir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了一盒烟,也许是从什么领口下面的神奇口袋,考虑到他那窄得离谱的裤子。他挑拣了半天香烟,最终还是没有点燃。Weir完全没有搭理Evan,只是怒气冲冲地在等候室坐下,挤在一家看起来已经疲倦得下一秒就会睡着的西班牙人旁边,一个小女孩一直在试图抓他的头发,他没有反抗,出乎意料地挤出了一个虚弱的笑容,看着她失去兴趣,走向等候室的另外一边去折磨新的对象,接着他转过头,对着Evan。“你不做点什么吗?”他漫不经心地说,就好象这是最理所当然的事情。

Evan没有搭理他,依然用指甲刮着擦伤,他必须得做点什么,总是这样。FBI瞪了他一会儿,象在拿不准是不是应该打他的鼻子还是做点别的什么,阻止他的唯一原因不过是保养过的指甲不值得破裂在Evan脸上什么的,Evan几乎发现了里面的滑稽之处,所以他依然出于惯性地盯着电视,半心半意地听着等候室里角落里那个哈林区的孩子大声尖叫“我不愿意去看牙医”,他的拇指指甲依然在抓着擦伤,也许等下他得要点酒精什么的,虽然眼下他肯定伤口应该在流血了。

“停止那样,你这个怪物。过来坐下,我保证——我觉得肯定没事的。”Weir最终生硬地说,而这就是全部了,他用命令的目光盯着Evan,Evan麻木地盯着他,最终被服从命令的天性压倒了,走了过去,坐下,呆在两个吵闹的孩子,一对明显已经筋疲力尽,脸色苍白的夫妇和Weir中间,他坐着,两个巨大的手掌搭拉在膝盖中间,低下了头,什么也不再看了,这一天里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微弱的安全感,就象是把脸从沉重的海水深处里抬了起来。

----

Tanith下班赶过来,发现他还坐在等候室里的时候,她直接把外套扔到了堆满了速食食物包装袋和饮料杯子的玻璃桌子上,双手扶在臀部旁边,怒视着他,一如既往,就好象一切都是他的错——很有可能她的认知并没有错,TAN脸上的表情从吃惊,变成了愤怒,再变成了那种保留给他的无可奈何的疲倦表情。所以在她说出任何句子前,Evan挥手打断了她,为她眼睛里受伤的神色感到抱歉,但是他不需要任何同情的话。他太了解那一部分了。Weir好奇地看着他们,接着不感兴趣地转过了头,继续盯着地板。

所以接下来她去和留守的重案组探员说话,Evan看着她做着手势,表情坚定,确信自己毫无疑问拥有那些资格,探员们专注地听着她的话,摇头,点头,最终点头,一直盯着她无畏的脸。她擅长这一部分,勇敢去面对什么的,而Evan做不到,Evan只能坐着,在那——事情后,他意识不到除了坐着外还能干什么,他就象是某种断了一条腿的赛马。这个念头让疲倦又沉沉地摔到了他的肩膀上,所以他顽固地转过头,盯着Weir。FBI探员正在胳膊肘支在膝盖上,无精打采地用绳子打一个精巧的结,他不明白Weir为什么呆在这里,他有种感觉这和他完全没有关系,但也许和Jeff有关,而他没有兴趣去知道。

Tanith走过来,用目光示意他跟上,他耸了耸肩,拖着脚步跟了上去,他没有费心回头,根据椅子的响动就知道Weir就在他背后。至少里面不会牵涉到什么匕首和暗杀。

----

Jeff看起来很安详,几乎很平静,只是不对劲,感觉上缺失了什么。Evan过了几分钟才意识到是因为Jeff闭着眼睛,而且没有一如既往地微笑,Jeff很少严肃,每次Jeff出现严肃的表情就是事情真的很严重了,所以。为了检查,他们剃了Jeff所有的头发,他看起来都不象他自己了。躺在一堆发出不知道代表什么意思的仪器中间,一张单薄的白色毯子下面,他看起来苍白和瘦小,露在外面的脸上和手上全是清洗干净了的破裂伤口,浅红色的划伤和擦伤,绷带边缘新剃的青色头皮上露出了大约半英寸的淤伤,已经开始变成了红黑色。他从月桂峡谷那狭长的边缘上滚了下来,躺在一堆折断了的灌木里,在巡警开始值夜班,用手电筒发现他挂在灌木丛顶端的外套碎片之前,没有人知道他在那里昏迷了多久。

Evan反复用手摸着鼻子,盯着Jeff的脸,想了半天他应该说什么,这种场合应该说的,但是他什么也想不到,我没有为这种场合准备的发言稿,他疲倦地想,感激地意识到Tanith退到了大门边上,走了出去。LPAD的探员们总是认为他和Jeff之间很特别,也许就是这样,呆在一起太久了,一旦一个站起来,踢倒了椅子,走出抽烟间,剩下的一个就只会继续坐在扶手椅上,无话可说。Evan观察着床单下Jeff胸膛因为呼吸微弱的起伏,好奇Jeff会在这样的场合说什么,过了几分钟他才意识到,他完全不希望Jeff会有这个必要。这个念头最终让他轻松了一点。他转过眼,望着空荡荡的床头柜,想着这和通常的医院探视有多么不同,Jeff不是一个困在医院死寂而倦怠的环境里的长年住客,身边放着三流浪漫小说,过期了的杂志,快枯萎了的花和没人愿意吃的水果,总是眼望着苍白的墙壁上刻意做大的玻璃窗外一成不变风景。他更象是太累了,在中央车站的一张塑料椅子上坐了下来,随时都可能再站起来。这给人一种希望。

“原来是这样的。”这声音让Evan把脸转到背后,看着Weir,他几乎忘了FBI也呆在这里。探员呆在离他大约半英尺的地方,手垂落在大腿旁边,也在盯着Jeff的脸,但是这里有些古怪的东西,那张苍白脸上细微的惊奇,疲倦而空白的神情,就好象他在看着的不是Jeff,而是什么来自过去,没有被埋葬的幽灵和鬼魂。所以Evan只是不带感情地打量着,没有出声。

我总是猜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磨难。

-----

他们走出病房时看到了Stephen,站在走廊中间,他大概是直接中班结束后就赶过来了,因为他穿着件大得离谱,不知道哪儿来的运动外套,罩着他的巡警制服——没人希望在医院看到警服,但是大概只有Stephen才会想到这些事情。Stephen正在用他那破烂的英语和一个医生说些什么,Evan走过去的时候和他打了招呼,但是他似乎完全没有看到Evan,而快走过去时Evan才终于听清楚了他在说什么,或者说,重复在说什么。

“Jeff会死吗?”他单调,机械地问,面无表情,顽固地昂着下巴,眼睛完全不眨动,完全听不见他盯着的医生询问的那些问题和宽慰人心的回答,他只是接着又问了一次。“Jeff会死吗?”

------

Tanith早就走了,明天她还要跑一天班,Evan对最后留守的那个重案组探员打了招呼,探员依然在做填字游戏,压根就没有回答,他也不在意,反正他也不记得名字,这只是好事小一件,每次有人受伤他都习惯了这样,Jeff称呼这为创伤后应激障碍,当老鼠发现它的花生不见了时,就会想确认它的麻布窝和磨牙的桩子还在不在。只是这里没有Jeff再说这些笑话,让他忘记。他停下来在自动售货机买一瓶可乐的时候,想着他能不能习惯这一点。快走出大厅时Weir探员悄无声息地从他手里取走了饮料,有几分钟他只是瞪着探员,抗拒地面对六英寸高差下一个挑衅的表情。

“象个男人一样。”Weir嘲笑地说,就好象这是世界上最理所当然的事情,接着拧开了瓶子盖子,夸张地喝掉了一指深左右,喉结在仰起来的脖子上滚动,就好象他是在大笑。

有些人已经脱离了独立战争结束后的南方人模式,回归挥舞着缩水T恤大声理论的讨人厌宾州家庭妇女模式。Evan决定,懒得开始新一场口水大战,他翻了翻白眼,继续走他自己的路,快走到车前时,Weir已经到达了,不耐烦地敲打车门,嘲笑他的个子,他回击,坐到驾驶席上时,虽然古怪而突然,但是他发现他可以习惯这个。

-------

Evan原本打算把Weir扔在最近的地铁入口,但是当他和Tanith打完电话时,盯着手机他发现时间已经接近十一点了。考虑到晚上的地下铁对FBI的女性人身安全的益处,他打消了这个主意。他停顿了几分钟,反复思考一句不会让他得到第二个指控的,询问目的地的话。

“你真的该用牙线了——看一看后视镜里你自己的脸。”Weir突然说,Evan翻了翻白眼,然后意识到Weir看不到,所以他耸了耸肩。

“没那个时间。”他说,注意到Weir依然离后座上Jeff的东西远远的,似乎那是某种需要特别注意的事情,这让他感觉不错,他把车停在离好莱坞高速公路入口不远的小道上,反正目的地不明, Weir没有反对,他听着朴茨矛斯巡逻车散热片不大,但明显的噪音。

“谢谢。”Weir最终说,然后也翻了个白眼,细细的眉毛皱成一团,象是在对某种挫败感妥协。“我是说为——同意我跟来什么的,所有的一切,对我很重要。”

Evan想了几秒该怎么回答,最终他只是点了点头,目视着前方灰黑色的灌木丛被高速公路那边来来往往的雪白车前灯照亮。

“我明天去撤消那个指控——这不是贿赂,或者同情。好吧,都不是,而且一开始只是因为我很生气——我也不是总那么闲,私人原因。”被不时照亮的后视镜里Weir咬着嘴唇,看来车里安静的黑暗让他焦虑,要不就是坦白承认错误让他焦虑,也可能两者都是,半分钟后,他做了个挫败的手势——有些人真的永远那么戏剧化——昂起下巴,一种无可奈何的暴躁版本听天由命表情,他的上半身倾向驾驶席,Evan感觉到背后来自人身上的热气,本能地朝驾驶台退了一点,但是最终只不过是只手从椅背上伸了出来。

“我们和解,行吗?”手——手后面的脸专横地说。

Evan耸了耸肩,他一向猜测这是最好的回答,面对突然袭击或者分手通知什么的。

“我把这认为是一个同意的信号,手是用来握的,提醒你,文明人都这么做。不过我猜既然你不知道,我们可以跳过这一部分。野蛮人怎么做?你要抽和解烟(1)什么的么?”手退了回去。

“只要你闭嘴就好。你不说话的时候好相处得多。”Evan热心地暗示。

从后视镜里Evan可以看到Weir又翻了翻白眼,所以他点着了引擎,微笑起来。

“不过我还是不喜欢你。”他接着补充。

“我也是——我也是。然后——现在把我带离这里,我快被蚊子谋杀了,我要回家,明天我还得上班。”

“一位职业女性了不起。”他提高了嗓门说,接着放大了电台声音,压过了后面的所有反驳声,他大笑着,忘记了疲倦和这种刚刚出现的几乎友善的气氛有多么不稳定和古怪,他朝着还在沉睡,即将醒来的市区和烟雾缭绕的黑暗天空最终开始破晓的方向驶去。


I'm on your side
When times get rough
And friends just can't be found
Like a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I will lay me down
Like a 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
I will lay me down



TBC





(1)印地安人结束部落战争的方式,坐下来一起抽代表和解的水烟。





给豆悲锤存RP。








看不看都无所谓的Free Talk,AKA:当校对的时候他们在干什么的一个缩影:




[底限子/校对命]老师 17:22:17
内牛满面!
[底限子/校对命]老师 17:23:41
= =太太这叫乘虚而入么!
[很英俊]老师 17:23:50
明显是啊。
[底限子/校对命]老师
啊,太太迅速的博得了队长的好感-v-
[很英俊]老师
我担心有点太迅速了。。。
[很英俊]老师
会太迅速吗!会吗!
[底限子/校对命]老师
喂少年,“啊你会给我家的老狗让路”和“我觉得你无比性感”这两种好感中间隔着万水千山啊
[很英俊]老师
警察没时间养狗。
[底限子/校对命]老师
指代!抽脸
[很英俊]老师
虽然博斯系列指出了什么报警系统都顶不上一把好锁和一条恶狗
[底限子/校对命]老师
电视里那些被侮辱了的孤单英雄抱着自己家被打死的恶犬痛哭流涕……也是因为这个么
[很英俊]老师
显然。
[底限子/校对命]老师
一说“他们杀了我的狗!”完全是那种不共戴天的语气
[很英俊]老师
还有另外一个版本。
[很英俊]老师
“顺带一说,我住进了你的房子,娶了你的老婆,杀了你的狗。”
[很英俊]老师
这通常是文或者电影的开始。
[底限子/校对命]老师
演员岁数大点还可以加一条“你儿子闺女都叫我爹”
[底限子/校对命]老师
宇宙人的前妻不就是让他儿子叫宇宙人叔叔么
[底限子/校对命]老师
给宇宙人囧的啊……
[很英俊]老师
“我当了你外孙/孙子的外公/祖父。”
[很英俊]老师
“对,你有外孙/孙子了,但是他们不知道你的存在。”
[底限子/校对命]老师
不共戴天啊不共戴天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人气男配是一个危险系数多么高的位置啊……
where all the world is quite
自动播放,抱歉,似乎是随机我的歌曲列表。
What's wrong with jerks

戒烟戒酒

Author:戒烟戒酒
1。“兰迪·纽曼现在有啥话要说?
‘噢,妈妈。’他说。”
2。你见着了他,可是他不会象过去一样吻你。
3。Alabama, Arkansas,
I do love my ma and pa,
Not that way that I do love you.

It's the money that I love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Talk talk talkhead
All those things that I've done
What's up?
FC2计数器
BB's watching ya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HEY!

和此人成为好友

hey ho
OCD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