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滑]约翰·韦斯·哈定的生平事迹与其他传奇 第五章 Evan Lysacek/Johnny Weir PG13

CP:Evan Lysacek/Johnny Weir ,附带赠送Jeffrey Buttle/Stéphane Lambiel,Charlie White/Jeremy Abbott,Alexei Yagudin/Evgeni Plushenko

等级:目前章节PG-13,大量粗口,之后会发展到NC17,为性,暴力,大量粗口和血腥场面。

概述:Cops!AU,Evan Lysacek/是一位以他惊人的聪明和对嫌疑犯绝对的耐心而出名的巡警,有些人觉得他应该受到点教训,他的好朋友探员Jeffrey Buttle遇到了一起古怪的杀人案,LA城里有许多黑帮,而内务处的新人会成为整个部门的新希望吗?

声明:本章的内务处听政会和证物中心来自我脑里长期阅读推理小说带来的印象,如果有任何情节或者语言重合,请指出,我会立刻修改。

第五章:It's Alright ma (I'm just bleeding)



Funny how things change color,Then fade to another shade。
When you had it made it was all good,But now look just another day。
It was so fresh it was so clean,Now its all gone。
1, 2, 3, lights out。
Which way to turn
Can't get a grip
All alone in a big White house


在走出证物中心的时候,Jeff敏锐的耳朵听到了铁窗后面那个年迈的黑警官和那个苍白的年轻工作人员抱怨为什么“下午供应的食物永远都是玉米卷饼”。也许LAPD也应该注意到甜甜圈和咖啡这种事情。他注意到。

也许整个洛杉矶的警务系统都该注意到这种事情。

他腾出一支手,扯了扯白衬衫的领子,从证物中心阴冷而照明光线是医院走廊一样白净、缺乏人气的环境里走出来不到半小时,洛杉矶驰名的下午四点瓦蓝色无云高温就已经确保了自己的威力,汗水湿透了他的衬衫,是件好事,他不喜欢粘在皮肤上的证物中心的气味,那种不见天日的灰色气味,垂头丧气而失败的暗绿色气味,他的头发里充满了太阳的温度和热力,这让他觉得干净而充满了力量,象件刚洗干净的衬衫。他另外一只手稳当地抱着三个装证物的箱子,一点也没有出汗,就象他坚信的,如果他真的不想那么做,他就可以做到。箱子罕见地没有在他的衬衫上蹭上灰尘,这通常不是什么好事。所以他叫了出租车,拧开门锁,以比平常稳健冷静的步伐快得多地走进书房,小心地用美工刀拆开箱子,箱子本身上的联邦封条被撕开过,而且活页夹里的文件少了几页,他在百叶窗切割成长条的,燃烧的镁条一样白亮的阳光和桌子上栅栏似的阴影里,对比着,阅读结案陈词,开始一周一次的关于疲倦的警探对无头案到底会有多么草率的惊奇。每周都有新进步,而且似乎不因为案发是在《周末夜狂热》(1)的年代还是上个月而有任何好转。他匆忙写下笔记,因为兴奋而轻微颤抖着,对自己微笑。


看来这一次他们能得到Evan喜爱的正义。

Jeff想着,从地铁站里走出来,走过马路,又是墨西哥卷饼摊子,这里一定存在着什么互助关系,他接着穿过LAPD的停车场,把活页纸捏在手里,这些想法和线索还不成熟,他需要时间,而炎热的天气和胜利感带来的肾上腺素让他头晕,他深呼吸,尝试冷静。Evan今天去参加听证会了,所以他弄开了Evan的斑马车后座的门,把文件放在上面。也许打完他需要打的几个电话——特别是有组织犯罪分局的那几个——后,他今天终于能得到一点休息,去买一份玉米卷饼,等待Evan出来。

等回去的路上他们可以讨论案子和饮食供应问题,Evan会喜欢的。


------

“Evan Lysacek。这个人我认识,在内务处他可是个名人,不过我想他不喜欢那种出名法,毕竟——”文书处理的Alissa说,依然在低头整理她的凉鞋带子,她停止了说话,沮丧的抱怨了一声,下意识把滑到眼睛前的黑色头发拨回额头上,柔和而带着女学生式漂亮的脸做了个鬼脸,接着她的凉鞋掉到了地上,在她去捡的时候,文件掉了一地。她夸张地叹了声气,及时说出了“不要帮忙,我可以解决”。

Jeremy停止了他的动作,把手揣回裤子口袋里,继续一边试着掩饰笑容一边从电梯的另外那头看着朋友的举动,惊讶于他感觉到的平静和愉快,那种周日下午呆在家里,阳光下,无所事事,可以睡觉,也可以看电视,什么都好的那种感觉,而不是象如今大多数时间一样,呆在抽屉一样的内务处办公室里,脖子僵硬,双手冷汗,听着那些暗号一样带着刺和毒液的话,看着装订起来的指控文件,看着一张张坚信自己是正确的文职警察苍白的脸。

他用力捏住指头,盯着电梯间光滑的镜子表面。也许一开始进内务处就是个错误。

“我知道你正在笑得象个傻瓜。”她指出,依然在捡文件,甚至都没有费心抬眼看一下。

“我没有!”他摸了摸鼻子回答,接着笑起来。

“你有。但是我可以容忍这个。”她依然没打量他,接着平静地说,把文件重新收回手里,最终站了起来,随便地拍了拍膝盖,盯着电梯门。“好运,我们都知道第一次听证会是怎么样的。尽量不要让它变成地狱?好吗?”

“我保证。”他微笑,伸出手,她轻微地翻了翻白眼,也伸出了手,和他拉了勾,轻轻摇晃,分开。

“保证成立。只是——好运。”她说。

“我保证,不过你真的应该把裙子拉下去。”Jeremy正经地指出,从他所在的六英尺高空。

“哪里——我恨你。”Alissa下意识看了一眼大腿,接着终于反应了过来,瞪着他。

“你爱我。”他咧嘴笑,躲避一次文件夹对胳膊肘的攻击。

在走出电梯前,Jeremy才想起他忘记了问为什么那个面容不善的巡警是个名人。

-----

“首先你要停止带偏见的想法——接着,拿出确实证据。”LAPD警察辩护Charlie White说,几乎没抬起眼。

他看起来简直象个大学生,Evan意识到,越过会议桌,盯着White年轻的脸,一张愉快而沉静的脸,皮肤颜色白皙而健康,带着婴儿潮时代的人一样的神情,五官明显,眼睛颜色很浅,但不会让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不会超过那蓝色眼睛里友善的神色带来的印象,那眼睛现在正在等待他的回答,好奇地,但是带着彻底的信任和善意。这是张会被称呼为典型美国人的脸,唯一显眼的他那一头金色的卷发,不是亚麻色,漂亮的金色,显示出一种古怪的滑稽和让人亲近感,除此之外,在波士顿之类的地方简直会是男性年轻白人的标准模板,在法学院念书,工作后购买郊区的白色大房子,购买二手车,然后再逐步更换,平静,俗套而美满地度过一辈子。

就象那时的我一样。


这个念头在水面下浮出来的时候,Evan立刻就把它推回了脑子里那个深渊中。有那么一下,他为自己如此训练有素感觉到了滑稽。这么说,那些个在唐人街渡过的一杯接一杯喝茶,忏悔,背诵弗罗伊德理论——感谢高中课外读物,接着喝茶,等待着复职报告的心理讲座确实有效。

任何人都无法象我伤害自己的职业生涯那样——从很多年前就不能了。

所以他挂上了那个标准的表情,继续和White讨论如何拯救他早就不值得拯救了的职业生涯。这一次他小心越过了所有雷区,因为他训练有素。唐人街,谈话。不管怎么样得早点结束。他背诵在那些日子里被要求读过的所有心理辅导书籍,White回答他,真诚地,但是他有一种感觉关于White在为他感到忧虑,关心的那种,这让他感觉到惊奇,所以讨论到尾声的时候,他停下来,声称他要抽一支烟,接着并不等待White的回答,走出去,小心关上门,站在拐角现在空无一人的茶水间里。他摸索了半天,发现口袋里没有剩下任何糖果棒,而他穿着便服,没有皮带可以给他扭转,或者靴子来回磨蹭地面,所以他站着,麻木地啃他捏成拳头的指关节,听着骨骼与骨骼在皮肤下的摩擦声,小心不让牙齿扯破皮肤,或者留下印子,这需要专注,他需要专注,就象那些日子里他坐在沙发上,没完没了地看一万张科幻电影DVD,没完没了地把一张报纸折叠成尽可能小的方块一样,他不想怀念上缴的警棍和制服,接着他也拿不准没有一枚警徽可以上缴是否更刺痛他,最好是别想。

这是为了老时光的缘故。

我的一生生活在痛苦里面,一旦没有了痛苦,我就不知道自己是谁。(2)

----

听证会和名字其实并没有太大的联系,实际上通常更类似三人学习小组。倒是没有拉上的窗帘,不过每个人表情都在忙着整理领带夹,咳嗽,无意义地说话,表情都想显示自己是最聪明谨慎的那一个。他们来早了,会议室——为什么总是会议室?为什么不直接选一间审问室?很有可能是因为会议室经常空着,而审问室总得排队。总之,会议室里面一个人也没有,White拉了张椅子坐下,微笑地盯着沙发,没有可敬的SCOTT那些老套而诚挚,让人胃一路沉到脚面上的赛前——(SCOTT对任何牵涉到人和胜负的东西都有一种理解错误,觉得那和棒球比赛有什么联系,总是努力试图把手举得高高地,拍打他的肩膀,说些害羞的男孩和光明的结局之类的东西)——忠告,所以有那么一会儿,Evan几乎喜欢上了他。

接着内务处——Abbott从地狱里跌跌撞撞跑了出来,西装外套和裤子不搭配,扶着门,眼睛大张着,手无意识地挥舞着文件,象刚刚从金门大桥跳了下去,然后在摔进水里前最后一秒决定其实自己不想这么做。情况实在太值得一看,所以他们只是盯着他,他花了大约十五秒去反应,一种漂亮的粉红色浮在他苍白的脸上,他不自然地咳嗽起来,尴尬地试图移动到长桌的另外一边,接着在这个过程里一脚踢在了桌子上,老天。

“你没有迟到。”White拾起他在惊吓中抛掉的文件中的一页,递给他,好举动,看清那些问题,Abbott绝对是需要事先写下所有问题,接着在过程里时不时偷瞄一眼的型。Evan真的感到很喜欢他了。

不过说真的,White的手呆在Abbott的手旁边的时间是不是有点太长了?

Evan决定他不想知道这个,这是LAMBIEL的范围,确实是,必须得禁止LAM——什么来着?那个口音很重的怪人,不知道怎么混过了“警务人员必须在美国居住三代”这一铁则,成功进驻警察局的瑞士佬(Jeff说过些关于什么他没有破例的东西,但是Evan肯定他不记得,也不相信),在休息室大声放〈红磨房〉,给每个人宣传不死之爱,在任何两个人类呆在一起时起哄这种可耻而有害的行为。

就好象回忆还不够糟糕,FBI小姐——先生,选择在这个时候走了进来,站在门口,花了大约十秒种,蔑视了全场所有能喘气的人,接着花了另外一个十秒种扫视了整个第一会议室,包括角落里那盆无精打彩,永远在等待什么恐怖命运的羊齿植物。“你们真的需要更好的装修品位。”他宣布,接着坐在最好的椅子上。他们只是瞪着他,对他风暴式的开场太过抗拒,忘记了该说什么。Evan完全忘记了那些关于职业部分的谈话,他抗拒地思考为什么周四的晚上他居然想到了要表现Evan叔叔式友善,他拒绝去思考那些Weir探员喋喋不休的,关于他智商和视力的暗示,这只会让他更加想对着Weir咆哮,并且扯着领子使劲摇晃直到那小号尼禄(3)的脑袋掉到地上。


“开始吧。”他说,翻了翻白眼,双手抱在胸前,似乎打算让自己瘦小的身材显得更有力些,虽然看起来不过是威力加强版的私立学校学生式骄横。

Evan也翻了翻白眼,对White好奇的眼神耸了耸肩。“FBI。”他说,似乎这个能解释一切。White脸上出现了一个细微的表情,象是微笑,Evan拿不准White是在对哪一部分感觉有趣。

“我知道。”White最终说,有那么一下,他看起来不再是个懒散而好脾气的大学生,他的背挺直了,脸上出现了一种专注的严肃表情,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Evan真的喜欢他。

以及在宣布条例前Abbott只弄丢了一次活页夹,大概是个进步。

----

情况象所有人预料的一样,听证会到了十分钟的时候,彻底变成了Lysacek队长和Weir探员之间客套而热情的互相问候,他们讨论了好几分钟对方的教育程度,文化素质,然后感叹污染对基因的伤害,以及工作地点的不同对智商的影响,以及为什么警界应该提高考试的标准,或者面试的标准,或者停止对非人类种族的宽限,在他们开始非常激动地希望对方平安健康生生不息时,Jeremy的手放到了收音机上,而这个时候White的钢笔掉到了地上,他们全部都看着他。

“好吧,我是故意扔下去的。”他怪可爱——也许这不是一个好词,Jeremy注意到——好吧,怪亲切地说。“不过我想你们真的应该停止一下,你们如果再近一点,真的就会感染到你们所知的,‘他身上那些可怕的病毒’了,而且我们要谈论那些性暗示的部分吗?”

Lysacek和Weir以一种惊人的速度飞快地回到了桌子的两边,继续刚才那种试图用眼神让对方得到残忍而可怕死亡方式的滑稽状态。

“好多了。”White——“叫我Charlie”,Jeremy在脑里重复——又用那种很和气的语气说,一种严肃而关切的神色出现在他沉思的眼睛里,那眼睛颜色真的很浅。“我们对你们的口才已经有了相当的认知,现在让我们来看看你们能否说清楚整个事情——的过程,要详细和真实,证据,我的意思是。”

有那么一下Jeremy惊奇于他用的是“我们”,所以他几乎忽视了整个场面的怪诞感,和Lysacek小声的“我以为他是站在我这边的。”抱怨。

“是的。”所以他赞同地说。“我——我们是这个意思。”

-------

到了第二十分钟的时候,他们开始了第二轮的狂躁症发作,Lysacek队长的表情看上去象是正在做案的山姆之子(4),Weir探员的表情则凑齐了全部曼森女孩(5)的特征。Jeremy已经问完了全部纸上的问题,两位警员几乎都回答了,Charlie拦下了至少一半问题,这让Jeremy开始怀疑Charlie是否也有一张单子,关于所有不适宜回答的问题。不过文书工作显然是个大活儿,如此之多的人身攻击词语,让他的笔记本上看起来几乎都是不连贯的单词,他沮丧地小声哀鸣了下,但是依然维持着他最好的职业表情。

“最好的办法是你们和解。既然你们双方都没什么证据——”他说,接着牙齿咬住舌头。因为整齐划一的探照灯目光们聚焦在他的身上。他克制了下拿起活页夹挡在脸前的冲动。


“我想我们得换个时间重新开始。”Charlie说,看向Lysacek,他凑过去说了什么,Lysacek表情变成了一种奇怪的空白,接着点了点头。

“浪费我的时间。”Weir宣布,站了起来,没有费心去询问下一次会面的时间,出于某种难以理解的原因,当然他肯定会和同时站起来,去取大衣的Lysacek撞在了一起,他倒退了一步,接着睁大了眼睛,象是吃惊于这个体型差事实——没有穿制服的Lysacek显得依然古怪地高大和笨拙,Jeremy注意到。Lysacek本人没有说任何词语,只是走了出去。Weir停顿了一下,也跟着走了出去。Charlie叹了口气。

“骄傲。”他无意义而疲倦地低声说,收拾文件,象是在告诉自己。Jeremy猜测自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停止了收拾文件,抬起眼,对Charlie微笑。Charlie显得有一点吃惊,接着也对他微笑起来。

“我来锁门。”Charlie说,眼睛看着他。

--------

Evan应该猜测到那一部分的,不过他当时大概太过于注意失去了制服这一层安全的堡垒所带来的轻浮感,只想赶回斑马车里。所以他匆匆忙忙穿过走廊,走进电梯——他记得乘坐了内部电梯,他最需要的绝对是和FBI再次迎面撞上,他不能肯定是否能克制谋杀的冲动。

以及根据难以理解的原因,FBI小姐确实和他迎面撞上了,站在写着LAPD内部专用的电梯前面,用世界上最愤怒的眼神看着他,象是满心认为他没有任何资格站在这里,使用这架电梯。

Evan决定他受够了Weir没完没了,毫不工整的折磨,所以他满不在乎地从Weir身边走过去,走进电梯,Weir用更加受了冒犯的眼神瞪着他,接着,用皮鞋挡下了电梯——Evan还以为这只发生在电影里,他从来没有看过现实生活里有人这么做过,以一种令人印象深刻的浮夸方式走了进去,呆在电梯的另外一端,继续瞪着他。Evan耸了耸肩,几乎为Weir的眼睛感到抱歉,一定很不容易,如果Weir老是这么对待人们。

“我不明白你,完全不明白。”在到达第一层的时候,Weir简略地说,接着大步表演性一样地走了出去。

“我也不明白你。”Evan在他背后补充,再次耸了耸肩。让Weir头疼这个念头几乎让他感到心情愉快,他走向前台,想着去偷一点甜饼,几乎没意识到他走进大厅时,在大厅里的警员都转过头看着他——不过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有些时候他们甚至全部假装他不在,Jeff不在的时候就只有这两种情况。他想着,直到看着Tanith从性犯罪组办公室前的一张椅子上坐了起来,漂亮的眼睛因为焦虑和惊恐变了形,盯着他,朝他跑过来。

噢上帝别,千万别,千万别是MIRAI遇到了什么——。他站着,脸上一片空白,脑子里疯狂地转动着,想象着一千种最坏的可能发生在年轻女孩身上的事。

“Jeff摔了下去——很可怕的意外,他——”

接下来她说的什么他都听不到了,因为他脑子里什么也没有了,只是茫然地张着眼,张着嘴,什么声音也没有出来,词语在恐怖地回荡,变形。

“——我们不知道他能不能活下来。”


He’s Dying to get away
Let the pain of yesterday
Go slipping through the cracks.


TBC

(1)一部反应迪斯科的78年电影。
(2)来自《安德的游戏》
(3)罗马著名暴君,草管人命,专横而残忍,同时出奇地有天才。
(4)著名连环杀人凶手,纵火狂。
(5)杀人狂Charlie Manson的Manson家族成员,并不真是他的亲人,他运用自己的演说天赋或者其他什么,说服了那些狂热份子追随他到处杀人。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这篇看起来是个大………………坑。故事发展远远出乎我意料之外
研究君我要球转载授权~
where all the world is quite
自动播放,抱歉,似乎是随机我的歌曲列表。
What's wrong with jerks

戒烟戒酒

Author:戒烟戒酒
1。“兰迪·纽曼现在有啥话要说?
‘噢,妈妈。’他说。”
2。你见着了他,可是他不会象过去一样吻你。
3。Alabama, Arkansas,
I do love my ma and pa,
Not that way that I do love you.

It's the money that I love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Talk talk talkhead
All those things that I've done
What's up?
FC2计数器
BB's watching ya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HEY!

和此人成为好友

hey ho
OCD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