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滑]约翰·韦斯·哈定的生平事迹与其他传奇 第四章 Evan Lysacek/Johnny Weir R

CP:Evan Lysacek/Johnny Weir ,附带赠送Jeffrey Buttle/Stéphane Lambiel,Charlie White/Jeremy Abbott,Alexei Yagudin/Evgeni Plushenko

等级:目前章节R-ish,存在血腥场面,谨慎观看,之后会发展到NC17,为性,暴力,大量粗口和血腥场面。

概述:Cops!AU,Evan Lysacek/是一位以他惊人的聪明和对嫌疑犯绝对的耐心而出名的巡警,有些人觉得他应该受到点教训,他的好朋友探员Jeffrey Buttle遇到了一起古怪的杀人案,LA城里有许多黑帮,而内务处的新人会成为整个部门的新希望吗?

声明:纯编造,不要试图去拯救EVAN的可悲28岁单身宅男生活——虽然他搞不好就是这么过日子——不管怎么说,就算看上去完全不象,我可是 Evan Frank Lysacek' sugar daddy club忠实会员。

第四章:红色的一千种阴影



Jeff找到Evan的时候,他正在春天大街和Stephane一起执行局长的关于“内务处调查时Evan极端怠慢的态度和Stephane持续对分局长造成的惊吓“的处罚,站岗监视在市政大厅和法庭外面抽烟的警员们。局长一直有一种和所有靠考试爬上去的‘管理’探长一样的错误观念:他们始终认为非内务处的警员也会彼此出卖。他真的应该过来看看,Jeff微笑着思考,看着Stephane持续试图把脸放在Evan的肩膀上,Evan持续暴躁地试图用警棍把Stephane的脑袋从脖子上弄下来,几个刑侦处的正在等待法院的结果,抽一支烟,笑嘻嘻地看着他们表演。

Jeff敲了敲窗子,他们一起转过头看着他,Stephane脸上迅速出现一个特大号笑容,Evan粗鲁地把Stephane急切凑过来的脸掰到一边,摇下窗户。

“你们还得当多久的跳舞猴子?”Jeff问,把手里的文件递给Evan。

“局长说时,三个小时。”Stephane使劲把脸压在Evan的手上,迫使Evan恶心地把手战略转移到椅子后面擦手指,Stephane大笑着几乎上半身都压在Evan身上,干脆利落地爬向主驾驶席的窗户位置,盯着Jeff,一块巧克力神秘地出现在他手里,凑在Jeff鼻子下面。Jeff友好地摇了摇头,表示不需要。他毫不沮丧地收了回去,巧克力再次象来时一样神秘地消失了。“他是这么说的。”Stephane满意地补充,继续把胳膊肘支在Evan坚硬的膝盖上,一个摇摇欲坠,不成功的塔的模仿物,最上面是他开心的脸,彻底忽视脸旁Evan惊恐而尴尬的表情和副驾驶席外一位俄罗斯老太太愤怒的目光。Jeff咧嘴笑起来,摸了摸鼻子。

“那么Evan,送我去县上一下。得去查一下尸检报告。”确定Evan快崩溃了,他最终说,手从车窗伸进去,拍了拍 Stephane的脑袋。Stephane做了个鬼脸,收拾起东西。

Stephane下车的时候,Evan发出了一声类似死里逃生的声音。

-----


Evan找了家快餐店,征用了厕所把制服更换下来,出来时他困扰地注意到穿着印着‘KISS COOKER’围裙的厨师在柜台后面投来的诡异眼神,明显盯着跟他一起进厕所的Jeff手上抱着的,他的制服。他咳嗽了一声,扯了扯身上的黑色LAPD防风夹克,走回车上的时候他都可以感觉背后怪异的眼神。法医处的人几乎都认识他,但是习惯了假装不认识不穿制服的他,人人都知道那些预算和搭档的事,也知道为什么他永远是个巡警。

忘掉那个,Evan一如既往立刻决定。敲了敲县尸检官办公室的大门。

案子本身很简单,就象所有LA每天都在发生,无法追查的无头案。一个死在了酒吧后面的的女孩,斯拉夫人种,盆骨还没有长开,打扮得象是站街女和中学生的混合物,颅骨上被点二二的手枪开了洞,报案的巡警是在早晨第一班的例行检查,打开那些大型垃圾箱时发现她的。躺在前一天晚上的剩菜和塑料袋上面,亚麻色的头发象破烂的布条一样披散着,她死得很慢,脸上有泪水的残留物,凶手没有费事合上她的蓝眼睛,Evan不止一次想着那个著名的迷信,临死前最后一眼留在视网膜上——实现的可能性。指纹和鞋印很多,实际上,太多了,和法医猜测的一样,所有人都确信这毫无意义,半个北城的人都在这里来来往往,大多数指纹更可能指向半夜摇晃着来巷子里撒尿的醉鬼三流电影导演。首席法医扯了两三张单子给他们,Evan转过脸,不愿意去听那些详细解释。没有性侵犯的痕迹,但是有那些迹象,和所有人猜测的一样,一个站街女,也许遇上了什么坏运气,一个从这城市的跳动的黑暗之心深处走出来,看起来和所有客人看起来没什么两样的——东西,一把手枪,完了。内脏解剖的结果很干净,她一直没有吃东西,大概可以解释为什么她需要一个客人。

“我的建议是——你们好运,你们知道每年有多少这样的案子。”法医最后说。

他们当然知道。Evan关上了大门,盯着惨白的天花板,深呼吸,感觉从来没有这么需要抽一根烟,或者揍什么人。死去的女孩子。他反复想着,咀嚼着,就象他所有的想法一样单调而机械,在他脑子里重复着,回响了太多次,最终变成了影子,跟随着他,沉甸甸地压在他身上。在等 Jeff办完手续时,他买了一听健怡可乐,收紧拳头,看着铝制的金属在他的手指下变形,含糖的褐色汽水顺着他的手掌流到大厅干净的地板上。

有那么一会儿,他突然很好奇那个FBI会对这些地方探员的小事怎么想。

----

Evan开始值下午的第三班的时候,内务处来了一次电话,Evan平板而没有起伏地回答了那些关于他滥用警力的问题——感谢上帝,他们没有问那个,甚至内务处也有底限?Jeff一直在后座上打电话,检索证物,查资料,指示他去什么地方。斑马车的好处。整个辖区里溜达。一下午只有一个老太太需要钥匙,以及只有一只小猫被困在了树上,所以可以容忍那么多的打架的小流氓和抢包贼,该死的夏天。后座上的案卷越来越多,Jeff已经脱掉了外套,袖子卷在衬衫上对着电话要求检索联邦犯罪网,Evan一天来第一次大笑了起来,他没有告诉Jeff关于Jeff额头上那一块红色的魔笔(1)印子,所以Jeff 只是拿着电话,吃惊地看着他,过了一下,Evan在后视镜里看到他也微笑起来。快到四点的时候,他们停了下来,吃了一天里的第一顿。Jeff把案卷放在副档位上,开始吃第二块派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Evan也停止了继续把思冰乐饮料(2)弄得哗哗作响,凑过一张嘴被染成了蓝色的脸越过他肩膀看。一张大照片,一份结案陈词,另外一个死掉的女孩子。他转过了眼。假装在做今天的文书报告。

“我得回有组织犯罪分局——不,送我去帕克中心。”几分钟后,Jeff说,声音明显亮了很多。“我猜测我们这次遇到了大玩意儿。”

Evan转过头看着他,他举起手上的东西,三张照片,一样的情景,三个垃圾桶,三个女孩子,凝固在上面。有那么一下,他们都不说话了,只是盯着那三张法医拍的照片,强光下,遭受了暴力的苍白人体就象是被遗弃了的时装玩偶,随意地扭转着,眼睛空洞地张着,象在等待着什么永远也不会来的东西。

窗外七十七街上的汽车依然在来来往往,呼啸着来去。

----

Evan交班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他给浴缸放水的时候才想起自己拔了电话线,他也懒得去接上,反正也不会有人忙着和他取得联系,局里自然会在对讲机的实战频道找他—— 还有传呼机,Jeff有他的手机号码。他点了点桌子上的邮件,没有爸爸妈妈的,没有Chris的,他依然不想拆开,他对累积起来的超市广告有奇怪的恐惧的心理。Evan拖着步子拉开冰箱,抽出一盒电视快餐,扔进微波炉。他取了一个杯子,倒了两指威士忌,接着找了一个大碗,朝里面倒尽可能多的巧克力麦片和牛奶,关于牛奶他曾经有很好的笑话,NBA之类的,每年生日的时候,他都会被要求站起来,被一卷早就准备好了的软尺计算又长高了多少,接着不得不重新在一屋子努力隐藏嘲笑的目光里讲一次他曾经在同一个基地和奥尼尔一起受训,如果讲得够快,他可以早一点吃蛋糕,早一点回公寓,把一切关在门外,继续一个人呆着,他有一把好锁。

他们喜欢看他表现得象个空荡荡的浮夸蠢货,他喜欢让他们满足。

这次得记得把盆栽处理掉,他注意到,墙角的羊齿植物又只剩下一把枯叶,他总是想养点什么不动弹的,但是永远也养不活。微波炉响起来的时候他打开了电视,电视幽蓝色的光线从厨房看出去就象丛林深处的篝火,他尽可能让电视开着,按时购买执照,就象是全世界都在一个小盒子里和他说话,当他象这样一个人呆着的时候。他看了会儿重播的篮球赛,吃完了电视快餐里的大部分东西,剩下了木片一样的火鸡肉和恶心的豌豆泥,放到一边,接着看了一集HBO骇人听闻的电视剧,吃掉了剩下的麦片,喝光了酒杯里的东西,站起来,把要给Jeff的文件打包起来,接着做了会文书工作,一如既往,他把内务处的审理通知放在最上面,最终去清洗盘子,每一个都要洗上三次,再分类放到柜子里,每三个一组。他关掉了热水,接着大手按着水龙头,眼睛从窗户打量出去,他没有窗帘,也不需要,他安静地站着,打量夜色里的城市,无数的五颜六色的灯光就象是在黑暗的水底摇晃着的万圣节灯笼,他想象着在它们后面人们生活,幸福,争吵,死亡,和别的人在一起,他看着,渴望着,直到眼睛完全适应了厨房里的一片漆黑。他一个人呆着,他没有必要说话。

如果没有人需要我,我就不存在。他注意到。惊奇于他是如何走到了这一步。

他摸索着走进浴室,脱掉衣服,耐心地折上三次,放在椅子上,接着把自己放进水底,他又忘记了自己的身材,水漫过了浴缸,在地上留下了沥青一样的一摊。他一声不吭,一丝不挂地沉在热水里,打望着水底的身体,接着转过去,盯着墙壁,绝望一样地疲倦而厌烦,想着工作和他永远尚未开始的生活,再把所有知道的电话号码数一次,依然没有勇气拨打任何一个,他想着,直到脑子里只剩下安逸的空白一片,这样更好。在拉开毯子在床上睡着前,他又什么也不想要了,心里也只有这样一个念头。

这样更好。

----

四点了。Johnny注意到,于是打了个哈欠,把桌子上的装咖啡的纸杯全部扫进了桌子下面的抽屉里。办公室里一个人也没有了,不过隔壁的重案组还能听到有人在走来走去,总有人在加班,他耸了耸肩,计算睡眠时间,和如何补救黑眼圈。他拔掉U盘,最终收拾完了文件,一如既往站起来,关掉办公室的灯,接着停了下来,重新打开。他总是忘记这个。全城的警局从来不关灯,不管办公室里有没有人,这样,无论何时,公民望过来时,似乎就会觉得打击罪恶的力量真是24小时都不休息。大谎言。

就象他自己。

他们所有人目光都在说同一句话,无论哪个组,总是同一句话。无论他加班到多晚,或者处理掉多少案子,那句话都还是在那里。和他的年纪,他的职位一起被提起。人们大概会称呼这种东西叫污点,用嘲讽的语气重复,在背后重新提出,在玻璃隔间里被传来传去。

那个名字。

他伸了个懒腰,如果他能最终完成手头这个案子——他好奇匡缔科那些人会怎么讲,他衷心希望看到他们假笑的脸。就好象那个不可一世的巡警。最终他们都被打败。就好象他们虚伪的外表一样不堪一击。得记住,内务处的听证会是在明天,会很有趣的。

他微笑起来,伸出手,关掉了办公室的灯。

TBC


1。一个美国牌子,多种颜色,笔里含快干和不退色墨水。
2。一种饮料,会把舌头和嘴染上颜色。


为我存RP,为豆悲锤存RP。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一生一代一双人,相思相望不相亲[来人啊拖出去……!
烟酒君的文笔,真是指哪打哪XDD
where all the world is quite
自动播放,抱歉,似乎是随机我的歌曲列表。
What's wrong with jerks

戒烟戒酒

Author:戒烟戒酒
1。“兰迪·纽曼现在有啥话要说?
‘噢,妈妈。’他说。”
2。你见着了他,可是他不会象过去一样吻你。
3。Alabama, Arkansas,
I do love my ma and pa,
Not that way that I do love you.

It's the money that I love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Talk talk talkhead
All those things that I've done
What's up?
FC2计数器
BB's watching ya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HEY!

和此人成为好友

hey ho
OCD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