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滑]约翰·韦斯·哈定的生平事迹与其他传奇 第三章 Evan Lysacek/Johnny Weir PG-13

CP:Evan Lysacek/Johnny Weir ,附带赠送Jeffrey Buttle/Stéphane Lambiel,Charlie White/Jeremy Abbott,Alexei Yagudin/Evgeni Plushenko

等级:目前章节PG-13,存在大量粗口和歧视性语言,谨慎观看,之后会发展到NC17,为性,暴力,大量粗口和血腥场面。

概述:Cops!AU,Evan Lysacek/是一位以他惊人的聪明和对嫌疑犯绝对的耐心而出名的巡警,有些人觉得他应该受到点教训,他的好朋友探员Jeffrey Buttle遇到了一起古怪的杀人案,LA城里有许多黑帮,而内务处的新人会成为整个部门的新希望吗?

声明:不拥有,不存在,甚至不是这个宇宙,我甚至没去过LAPD。而且The Closer的编剧拥有他的人物们,甚至老甜甜(我想她拥有她自己和Friz),不过我怀疑有多少人能看出他们的出场。






第三章:Trouble is my business


有一种说法是Sam局长学习了十二步里有效让人厌恶自己的方法,所以几乎可以理解好莱坞分局里永远弥漫的地板上光剂,碧丽珠清洁剂,油墨,油炸食品和墨西哥菜的气味。Evan处理完佐科熟食店门口的一对儿打架的小流氓,及时扑灭了被点燃的垃圾桶,给一位老太太指完路,最后买了报纸,交完班后,和Jeff匆匆忙忙赶回局里时闻到的就是这股子味道。当他们推开门的时候,刚好错过了下午的外卖时间,Jeff看着一位探员抱着六盒巧克力甜甜圈走进重案组的办公室,发出了轻微的失望的声音,他是一个讲义气的人,再说被一盒甜甜圈比下去很有可能对Evan脆弱的约翰?韦恩(1)式硬汉之心造成新一轮心理阴影,真的有可能。

女士们一如既往围在传真机和咖啡机附近,等待照片,指纹,调查报告和勉强能喝的热咖啡,情况看起来和任何一个公园下午的主妇聚会差不多。性犯罪组的Tanith在Evan走进休息室的时候,与和她共用一张办公桌的Sasha一起唱起了Weezer的《Troublemaker》,这么说她们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了,棒极了。Evan越过Jeff的头顶,称呼她们为“《末路狂花》里的那一对儿真男人娘们儿”,Tanny很大声地暗示了些巨大的蜘蛛,一个人头那么大的地黄蜂窝和躲在垃圾桶后面抽噎的Evan之类的事情,Jeff可以看见姑娘们脸上感兴趣的表情,以及银行组的Mirai拉扯Tanny的LAPD防风外套的手和迫切想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迫切暗示。记得提醒我不要告诉交往对像任何童年悲剧,Jeff默默做了笔记。局里除了当事人之外,估计人人都知道了他们之间灾难性而短暂的恋爱经过。光是想一下那每天早上Evan车里的两盒热松饼和垫在松饼下面的——白玫瑰花,和一小时后Tanny维持着恐怖的表情把那一团皱巴巴的温乎乎花泥扔掉的情景就够了。

倒不是说Jeff没有买了一本关于花的含义的书,放在Evan的副驾驶席上,他只是不愿意面对之后Evan开始送黄玫瑰(2)的事实,他猜测Evan很可能一如既往只看了图片,压根就没有读注释。

“我希望是内务处的Becky Bereswill。”Evan走过等候室的时候充满了希望地说。“她其实不是很辣的那型,但是你知道吗?很漂亮,就好像福克纳(3)的小说什么的。”

Jeff没有回答,说真的,他不知道Evan读过福克纳的小说。每天都有新发现,不是吗?

接着Evan停下了脚步,发出了一声濒死的哀鸣。Jeff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忍不住大笑起来,当然是这样,根据Evan古怪的霉运,今天肯定,必然是巡警分队的Stephane Lambiel值班。

Stephane还没有看见他们,依然在柜台上整理他的瓢虫剪报,每次他值班,市民的投诉率都会大大下降,大概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面对一桌子的死——好吧,瓢虫标本。而且考虑到他可怕的语法。Evan曾经指出,Stephane是在CBI的授意下来报考LAPD的,唯一的目的就是降低LAPD的效率。Stephane是一个古怪,滑稽但温和的人,对巡警来说,他个子太小了,五官似乎凝固在了他还是一个漂亮的童子军时,聪明的脸上永远有一种友好而好奇的微笑,就像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秘密。他的制服下面永远穿着斑马条纹的衬衫,发型永远没有固定过,按照他难以猜测的心思变来变去,当一位分局长在他回帕克中心汇报,被他的红色莫西干头(“那是翅膀。” Stephane他本人指出。“红色的,魔法翅膀。”)吓掉了手上的报纸后,他明显收敛了很多,至少不再宣称他是天生金发什么的之类了。他是巡警队资格最老的成员之一,并且不是因为种种暧昧的原因无法升职——他是单人小组,“开斑马车的”,他固守这个岗位的原因不能说不明显,虽然确实无法理解。

Evan在他刚收完一盒瓢虫,就用同一支手把头发拨回额头上方时发出了表示恶心的声音,于是他抬起了头,那个微笑变成了大大的,明朗的微笑。

“Evan!Jeff!我的朋友!”他说,带着浓重的口音,嘴角几乎快咧到耳朵那里。Jeff回报以一个微笑。他的那个特大号笑容变得更大了,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不要把我算在里面。”Evan尖锐地指出。“内务处的在哪个会议室?”

“第二会议死。为你的事情感到抱—歉,你需要一个拥抱吗?你看上去需要一个拥抱。我要给你一个拥抱。” Stephane充满了希望地说,试图从值班柜台溜出来,他的手同时把一捧死亡姿态各异的瓢虫干小心地放在报纸上,就像谷仓里一堆等待脱壳的豆子一样沙沙地作响。

Evan漂亮利落地抄起警棍,拦截下了Stephane的拥抱袭击。“我也不需要巧克力,一边去,变态。”他警告,杀气腾腾地反握着警棍,准备好了近距离搏斗。

Stephane耸了耸肩,表示Evan的不友好完全没有伤害到他的热情天性,他神秘地蹦蹦跳跳,挪到了Jeff面前,一块巧克力更加神秘地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嘿。”他开心地说,把巧克力塞在Jeff手里。

“嘿。”Jeff微笑,把巧克力转移到口袋里。“你知道Evan的。以及我想你今天不轮班?你为什么在值班?”

“一位女士——啊,就是——她普边的那个很像,Chad,的黑人叫她——Brenda副警长,看上去不开心,我刚巡逻完毕,我想我给她一个拥抱和巧克力得。于是——他们惩罚我值班什么的。我不知道为什么。” Stephane摸了摸鼻子,认真地琢磨起来,最终得出了一个开心的答案。“我想是那种每个月都有几天的事情,就好像Evan现在。”

Evan又发出了那种濒临死亡的声音。

“他的意思是不走运的日子,Evan。”Jeff隐藏下一个大大的微笑,接着对Stephane挥了挥手。“我们得走了,等下见。”

他们走进会议室的时候, Stephane还在祝福他们走运。

Evan熟悉几乎所有会议室和审讯室,考虑到他受过那么多的指控,搞过那么多次审讯,以及那么多的在分局挨过去的晚上——虽然他拒绝承认上次分局长在第一会议室的沙发上坐着的那套牙刷和牙膏是他的,估计也没有过夜的警员愿意承认,看着分局长的手工西裤臀部上的那一片蓝白色牙膏条纹。所以当发现第二会议室里没有人,他干脆利落地坐在沙发上,接着漫不经心地手伸到沙发后面,使劲了半天,拖出一大袋子薯片,然后站起来,打开音响,从墙角的书柜里取下一本《经济学人》,从里面抖出一张CD,放了起来,是张小理查德(4),他甚至调大了声音。有那么一会儿,Jeff只是看着他,惊奇于他的生存能力。而Evan已经重新在沙发上坐好,注意他的目光,耸了耸肩,“没什么人看这个,《健康男士》倒是每次都会少几页。我不想知道他们撕去干了什么。”

Jeff决定他也不想知道,所以他坐了下来,分享薯片。“FBI的哪个组?我是说,控告你的。不要缩写,我记不住,那些CLIT,SWAT,OCB什么的,总是搞混,我觉得这些警察的拼字游戏总是搞出奇怪的脏笑话。”

“噢,这次的很容易,我准保你能记住,甚至都不用想办法去扯一个相关的笑话。”Evan脸上出现了一个明显的自鸣得意的笑容,当Evan觉得自己大获全胜时的那种。

“是什么?”

“WC。”一个努力表达友好的紧张的声音,他们转过头,看着门口。有人站在那里,一个年轻人,拿着一本活页夹。“FBI白领组。我——呃,刚才我走开去——去上了一下厕所。”

他停了下来,似乎发现这句话的滑稽性,不过没有足够的勇气说出来。他们盯着他走了进来,步伐小心,明白他们正在看着他,他别扭而僵硬地走到会议桌的另外一边,试图找一张椅子。他个子高大,一头短短的褐色头发,一张爱尔兰人一样白皙而红润的脸,蓝眼睛颜色很浅,离得很近,显得天真,一张缺乏毅力的嘴,整张局促,友好而神经质的脸很眼熟,但是仔细一想就知道其实没有见过,只不过这是张典型的会在体育课玩竞争游戏时,被剩在最后,独自站在中间,不知所措的脸。宽而单薄的肩膀撑不起内务处常见的深色运动西装外套,领带夹子没有完全夹住天主教十字图案的领带。“Jeremy Abbott,内务处。”他严肃而羞涩地说,眼睛惊奇地眨了一下,像是不相信他自己的话,语调快速而轻柔,接着轻轻地惊叫了一声,钻到桌子下面,去捡从桌子上滑到地下的活页夹,他起来,不安而尴尬地看着他们,耳朵尖明显变成了红色。

Evan翻了翻白眼。Jeff用胳膊肘捅了捅朋友的肋骨,他喜欢这个年轻人。Evan对着他严肃的眼神,又翻了个白眼,不情愿地站了起来,关掉了音响。“那么哪个混帐告了我的状?”他粗鲁地说,双手环抱在胸前。

“比你聪明而且有礼貌得多的人。噢,错误,把你划错类别了。你在进化的道路上显然还有得路要走。”Evan转过头,寻找发声处。另外一个人走了进来,挑衅的目光从下方对上他一瞬间空白了的表情。

“噢。”Evan简略地说,脸上一片震惊的空白。

“很高兴你同意了对你本人的评价。Johnny Weir,FBI探员。”贩子——Weir愉快而友好地说,简直无法忽视他语气里如此之多的恶毒。今天他穿着FBI常见的两件套式深灰色西装外套,证件挂在胸口,黑色短发向后梳了过去,固定住,显得年纪大了一些,双手扶在臀部上,露出黑色的穿过白衬衫的肩膀和腋下的枪套带子。看起来几乎就真的像个探员了,再加上那种毋庸置疑,毫无意义,咄咄逼人的自大态度和瞥了一眼Jeff的LAPD重案组T恤的蔑视眼神(5),这确实是一个FBI。

该死。Evan考虑了一会儿他辩论的可能性。Jeff好奇地打量着他们。而Weir拉了一张椅子坐下,维持着一个笑容,一个意思明显是他真的很恨你,并且完全有把握让你陷入比水门事件更糟糕的境地的笑容。

“我想可以开始了。”Abbott说,同样好奇地看着他们。接着在他们一起盯着他时,脸色又苍白了一层。

“该死地开始吧。”Evan暴躁地说,跌坐回沙发上。Weir点了点头,下巴高高扬起,甚至忘记了掩饰嘲笑的表情。

Abbott找表格花了点时间,接着吞吞吐吐地念完了名字,职位,指控理由和时间,打开录音机——正大光明地放在桌面上,Jeff惊奇地注意到,他开始对这个有趣的内务处产生了真正的兴趣。AbbottT甚至宣读了米兰达条例,接着,用充满了希望和不安的眼神,先看向Evan,再看向Weir,就好像在等待他们宣布他的考试成绩。

“什么?”Evan烦躁地说,来回敲打桌子。

“呃——”Abbott说。“你——我猜测,你得做辩护什么的?或者你——”他更加无助地看向Weir。“提出证据?“

“什么?你要我脱掉衬衫,给你来一场免费的午夜场?你是不是还准备了强奸检验工具包什么的?孩子。我们不是这样办事的。”Weir不耐烦地说,停止了看手机。“你只需要像个好内务部一样,让指控成立就行。”

Abbott的脸变成了漂亮的红色,然后又变成了一种生病了一样的白色。

“老天,你真的应该去写本书,如何让人在十分钟里对你反感到极点101课程。”Evan挫败地说,把脸藏在双手后面。Weir从鼻子里发出了一种声音,听上去很像‘蠢货’和‘没有尊严的人’。我真的讨厌他,Evan决定。所以他开始自己的那一部分,他清了清嗓子。

“有什么好说的?我做的全部是正当合理的搜索程序,如果你要打扮得像个毒贩,行为像个毒贩,连攻击制服警都像个他妈的毒贩,就别怪你自己被人分开腿——被人检查。我做的一切都是符合搜身程序的,拍打肩膀,检查腋下,以及考虑到性别——虽然他看着跟个娘们似的,但是我当时猜测他有个把——总之,衬衫下面的检查——”

“怎么?这还不够?你还打算来点舌头什么的?”Weir从桌子那边发出了一声嗤笑的声音。

“——一切正当程序,我没有资格进行体内检查,所以跳过了。我猜测那是拘留所的家伙们的事。怎么?你喜欢那一部分吗?探员?”Evan挑起眉毛,恶毒地盯着Weir探员,后者把上半身压在桌子上,他们全神贯注地互相瞪着,接着全部转过头,瞪着正在鼓掌的Jeff。

“噢,抱歉,没忍住。太精彩了。《僵尸肖恩》(6)什么的。你们继续。”Jeff微笑,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Abbott明显正在压回脸上的笑容。

“他妈的他又是谁?”Weir指着Jeff。

“他妈的你说话可以文明一点。他是个比你好得多的人。”Evan干脆地回击回去。

“他妈的他如果不是警察辩护律师,我看不出他在这里的必要性。”

“Jeff可以呆在任何他想去,他想呆的地方,这是他做为人的权利。而你是无法理解的。我肯定。”

“噢我明白了,你们必须呆在一起,非常感人。你们的感情一定非常好。”

“闭嘴,基佬。”

“看,我应该就这个告你的,你知道为什么你是个巡警而且永远是个巡警吗?如果你歧视黑人和——同性恋者,你就永远只能穿蓝皮,你真的不知道文化是谁创造的吧?沙文猪。”

“我想——”Abbott咳嗽,试图打断他们。

“这是废话,这全部是废话,玻璃,我要告诉你的就是——” Evan一挥手阻止了他,站了起来,暴躁地说。

“你这个不可理喻,毫无价值的——”Weir威胁性地嘶嘶作响,手转移到配枪的位置。

“够了!”Abbott说,手里的活页夹砸上桌子。“全部停下!立刻!我有录音!我可以就这个,控告你们无端人身攻击警员!你们谁想停职?来吧!”

接着他停了下来,眼睛惊恐地使劲眨着,似乎被自己说出的话吓着了,但他依然昂着头,胸膛不屈地挺着,急促地呼吸着。

“你知道——他说的是真的。”Jeff友好地补充。

Evan和Weir翻了翻白眼,最后互相用谋杀的眼神问候了一次对方,接着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总算安静了下来。

“现在我们来重头开始。”Abbott说,依然在惊奇地眨眼,他对Jeff鼓励地目光轻微地笑了笑,重新按下了录音机。


TBC


(1)美国早期西部片的代表,万宝路男人的典范,瘦长坚毅无畏完美的硬汉。
(2)它的花语是不忠。
(3)美国小说家,作品主要是南方的“一个邮票大小的县”的范围。非常棒。他的《八月之光》里出现了美国最好的女性形像之一。
(4) 美国早期摇滚牛X人物。
(5)FBI和LAPD经常被表现为死对头的竞争关系,这也是这文的设定基础。不过很有可能这也并不是最大的原因,理论上,一些FBI看不起很多地区探员。
(6)英国喜剧恐怖片。最好的僵尸片之一。里面男主和男配乙老是吵架。


为考试周和豆悲锤存RP。。。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飞猪威武……
他们永远是这么火星撞地球。另外不管是什么吐槽都很GOOD JOB!
烟酒君考试顺利~
where all the world is quite
自动播放,抱歉,似乎是随机我的歌曲列表。
What's wrong with jerks

戒烟戒酒

Author:戒烟戒酒
1。“兰迪·纽曼现在有啥话要说?
‘噢,妈妈。’他说。”
2。你见着了他,可是他不会象过去一样吻你。
3。Alabama, Arkansas,
I do love my ma and pa,
Not that way that I do love you.

It's the money that I love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Talk talk talkhead
All those things that I've done
What's up?
FC2计数器
BB's watching ya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HEY!

和此人成为好友

hey ho
OCD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