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滑]Jeremy Abbott的不幸历险记(拉皮条可不容易) Evan Lysacek/Johnny Weir PG13 5/16更新

副标题:或五次Jeremy Abbott被迫接受来自前辈的情感教育,接着认识到Charlie White确实是一位好朋友

CP:Evan Lysacek/Johnny Weir ,少许Charlie White/Jeremy Abbott

概述:Jeremy Abbott不想知道很多东西,但是一如既往,他不得不知道。这是让男孩变成男人的途径。你知道,就象所有迪斯尼卡通一样。

声明:Jeremy Abbott可以批量发售吗?不能?那么我不拥有。我突然想写点FLUFF,所以这里,一个CRACK FIC。一切东西都没有核对,Just feel like to write





一。谋杀只发生在深夜里



Jeremy完全不想知道——那个,当时他只不过是正在试图把IPOD的耳机修好,就象所有发生在他人生的事情一样,如果这里是一辆大巴,在田纳西的什么世界尽头的高速路上颠簸,那么必然Jeremy ABBOTT会在凌晨三点睁开眼睛,听着南方晚上的动静和别的什么人的梦话,彻底失眠,而他的耳机线会刚好选择在这个时候得了癌症,这肯定是什么宇宙公理,就写在USFSA的秘密笔记上。

他在蒙在脑袋上的大学外套下面呼吸着棉布和半夜安静而柔软的睡眠的气息,小心翼翼地扯着线头,试图让短路的耳机重新工作,而他本人完全被卫生纸,三四条湿毛巾,运动饮料,畅销励志书籍,揉成一团的笔记本纸,以及最可怕的,正在重感冒的,Evan包围。Evan生病时通常就是这样,躺在大巴最后一排上,蜘蛛腿儿尽可能地伸到前一排的椅子下方,大脑袋歪着贴在车窗上,眼皮紧闭,毛巾盖在烧得象下面有个灯泡的额头上,整个人闻起来就象热病和湿卫生纸,一整个下午都在忙着在每一个人从座位上站起来时支起脑袋,哼哼唧唧什么勇敢的宽慰人的话,就算Ben真的只是去拿一份报纸,而Charlie只是去接过水瓶,并且压根就没有任何人问候他抽来抽去的鼻子。感谢上帝,没有人愿意坐在他旁边,而Jeremy真的希望能用抽签分配座位,虽然他有一种预感他肯定会抽中那根短了一截的签。

这是另外一种宇宙公理,就好比失落的王子最终都会回到父母身边,你知道的,就好象迪斯尼的所有电影一样。

而Jeremy真的不想知道——那个。

Jeremy的手脚很灵巧,只要别人不盯着他,或者他不想着如何做好什么事情,或者最好他压根不去想他正在做事,而因为他睡不着,也真的真的很担心Evan突然醒过来(眼下他正在枕着Evan Bates的大衣睡觉,就是那件Evan Bates大声在走廊上走来走去,找了一下午的),和他谈论赛前心理建设,所以他的动作真的很小。他猜测这就是为什么Johnny大概认为他睡着了。Jeremy从眼皮下面一方面既不动弹,又保留满肚子的吃惊感,看见Johnny猫着腰顺着走廊包抄过来,轻轻巧巧,流畅自如,一眼就能看出非常熟练,天哪,你知道,这么说那些关于比赛前和下毒的传言是真的。他无助地看着Johnny象黑暗水面上的鲨鱼鳍一样稳定而坚定地朝这边浮过来,上垒,得分,他几乎能听见蹲在Evan面前的Johnny的呼吸声和Evan沉重的呼吸声混在了一起,然后(Jeremy稍微移动了一点方向,也许他能看见到底是绳子还是浸了毒药的手帕,运气好的话)——

Jeremy可没有预计到剩下的部分。

他无声地呜咽了一声,抓紧了外套的袖子,希望真的能睡着,并且忘记所看到的一切。所以到了早上,他完全忘记了关于耳机线的事情,这里有些卫生纸掉到了他的鞋子里,他抓紧了点时间睡觉,梦里他一直听到Evan抽鼻子的声音,就象遥远地方传来的雷声,快醒来的时候他又想起了Johnny命令Evan立刻好起来,不然就——恶,Jeremy大叫了一声醒了过来,一身冷汗,Evan用那种保留给自己的眼神看他,所以他猜测他很可能喊了些很不好的内容,到了下午,Evam一直在友好地旁敲侧击,建议他最好只看动画片,不要看“那些爱情片”,就不会做“那些梦”,接着又背诵了全套比赛前建议,而在宾馆里的什么地方,Tan在大声评论,要求Johnny喝掉感冒药。后来他们谈到Evan和Johnny不约而同的同时感冒,全部同意那是Evan隐藏在‘嘿我真的没事,别担心’下面的诅咒终于起作用了,并且最终保留为一个大巴笑话,而所有这种时候Jeremy站在旁边玩他的拇指,大脑努力一片空白,他足够聪明,完全可以无视为什么Johnny穿着Evan的衬衫。



二。适当地转移注意力的必要性


和Charlie谈上一晚无痛牙医显然不是打发时间最好的选择。说真的,你知道,Charlie的专业不是,比如,法律什么的吗?为什么他会知道钻头,钳子,坏血病,精密打造,用以挑出牙齿下面的神经的小钩子?Jeremy迫切感觉到他需要洗个澡,买一听Dr. Pepper,然后睡上一觉,彻底忘记今天晚上那些钻头和白色的神经纤维——打住,忘记,好极了。他可以听到Meryl颤抖而温柔地在什么地方谈论可怕的人们是如何对付古希腊最后一位智慧女神的(磨利了的蚌壳,切割下来的身体,最后活生生的火葬),天啊。

所以他抓住了时间,溜出了大厅,速度之快,甚至压根不打算检查一下他的影子是否跟上了他。

Dr. Pepper。

所以,他按照记忆里关于便利店的记忆,寻找711的招牌。一如既往,他完全听不懂那些日本先生或者小姐在说什么,所以他非常聪明地把口袋里的圆珠笔找了出来,在一张半路截获的电器广告上涂抹便利店的模样,然后自豪而愉快地看着对面那张终于搞明白了他的意思,显得非常愉快的表情。

所以Jeremy完全没有预料到他绕了两个弯,几乎被辆自行车撞死,几乎被块滑板撞死,回绝那位穿的很少的女士(可能是)希望和他一起去玩的请求,而且建议她多穿一点,天气很冷,而且毕竟是傍晚了(而且他有些困扰为什么那裙子下面有很明显的腿毛,而且他是不是确实看到裙子前面有点什么突起?也许他有夜盲?),当最终绕过那家电器商店时,看到的是个男厕所。

这里准有什么人非常恨他。他决定。

我发誓我会做个好孩子,不再模仿Evan和Johnny半路翘掉活动,不再沉迷网络,不再忘记还租的动画片,并且停止称呼MIRAI为MU-LAN,只要让我睡觉。Jeremy快速的祈祷似乎总算起来点作用,他跌跌撞撞地分辨着夜色里的路牌,这个国家的空中有如此之多的电线,让人密集恐惧,路又象什么东欧森林里交叉的小路,也许这就是Charlie为什么喜欢日本,难以理解,他敢说Charlie就喜欢这种东西。他靠着矮墙休息了十分钟,尝试JEFF教导的保持镇定的呼吸法,盯着紫灰色的天空,感觉鞋子快要谋杀他了,局促地摸了摸鼻子,没有用,JEFF,我还是觉得害怕。

Jeremy回忆起童子军手册上的寻找方向的办法,并且再走错了几次路后,他终于重新看到了酒店轮廓,他在内心欢呼了三声,接着加快了速度,天啦,这么明显,他居然一直没有看见,711明明就在这里,他充满了希望地推开门——

他停了下来。

接着在内心里飞快地再次检视了一次这一年来他做错的所有事情,手深深抄在口袋里,思考一个如何能不动声色走开的办法,他大睁着眼睛,发现自己反复思考的是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Johnny和Evan还在吵架,售货员的表情明显已经显得很惊恐了,他们的声音真的很大,站在这里都可以听到Johnny称呼Evan为一只看了太多橘子县男孩的短尾蠢猫鼬,而Evan指责‘嘿,那是什么?太太?噢抱歉我看错了,我几乎认为你真的有哪怕一点礼貌。”以及Johnny更大声的友善的帮助Evan转换性别的建议,以及Evan更大声的,关于啦啦队队长杀手的笑话。Jeremy经常在这种时候想起为什么他偶尔会希望他依然在冰舞,双人,猪或者LV能飞的土地上,任何地方,除了会被怪异的‘你们美国队真奇怪’的目光注视的地方。他深呼吸,把T恤的帽子拉到眉毛上面,关上了门,迅速转移到冰淇淋柜后面,透过一排乐事薯片打量他们激动的侧面。

等等。

噢不。

Jeremy痛苦地把脸藏在双手后面,拿不住他是该被舌头噎着还是尖叫,听起来都太女孩子气,大脑里某个部分告诉他,所以他只是平静而痉挛地面部抽搐,好吧,Jeremy并不是个七年级学生,他知道接吻是什么,也知道那些热辣的关于‘噢闭上嘴否则我会让你闭嘴’把戏,他真的知道。

但是他完全不想知道人还可以——那样接吻,手还可以那样动,或者人的表情还可以那么惊恐,或者之类的。

所以他花了五分钟来感谢他们走了出去,因为有那么一下,他不能肯定他的心脏是否还能工作。老天。当Johnny扇了Evan一耳光,在Evan出现那种显得又迷惑又生气又兴奋的表情叫他快点滚出去,他们得抓紧时间时,Jeremy及时关掉了联想系统,他完全不想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赶时间。

也许他真的不应该从大厅溜出来,他肯定,等下他得向Charlie道歉,他想着,抓起了一大包蔬菜圈。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dirty love啊……这种职场地下恋什么的……
我简直能脑补阿宝童鞋那惊慌的小眼神ORZ

这章受欺负的是那个便利店营业员吧囧
跑去尼轰的711在店堂里大声用E文吵架然后还kiss了||||
……哦可怜的传说中清一色有E文恐惧症的尼轰营业员们……TA一定觉得目击了外星人的入侵

哈哈哈哈好玩的地方太多了就不挨个拎出来讲了~
很喜欢打酱油的Jeff和会飞的LV~

除了会被怪异的‘你们美国队真奇怪’的目光注视的地方
——话说08年GPF时,有人能看到网络直播就给大家报道最新战果,青年组比女单:“哦第一个上来了,米国的……第二个又是米国的……唉?第三个怎么还是米国的……靠!四个米国的了!她们是来包场的吗??!!”(当年一共八个入围的,其中四五个是米国的……)
米国队最大特点就是人多了,因为各个项目的普及和实力相对比较均衡吧(相对其他国家),所以大赛时米国队光队员就是拉拉扯扯一大堆……
where all the world is quite
自动播放,抱歉,似乎是随机我的歌曲列表。
What's wrong with jerks

戒烟戒酒

Author:戒烟戒酒
1。“兰迪·纽曼现在有啥话要说?
‘噢,妈妈。’他说。”
2。你见着了他,可是他不会象过去一样吻你。
3。Alabama, Arkansas,
I do love my ma and pa,
Not that way that I do love you.

It's the money that I love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Talk talk talkhead
All those things that I've done
What's up?
FC2计数器
BB's watching ya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HEY!

和此人成为好友

hey ho
OCD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