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滑]尝试,尝试,尝试(心理建设书籍说了什么) Charlie White/Jeremy Abbott G

CP:Charlie White/Jeremy Abbott ,如果你非常努力地去看。
等级:G
概述:Charlie买了些饼干,Jeremy有些关于团队的黑暗回忆,Ben会租电影,Evan和Johnny一如既往想杀了对方,嘿,美国队。
声明:如果你搜索自己或者搜索你认识的人找到了这个,不要担心,反正你也看不懂中文,如果你一定要知道,这个是关于我有多么喜欢美国队的,不过反正你也看不懂。


“嘿,忍者。”

Charlie说,伸出手,帮Jeremy按下了电梯按钮,在Jeremy表示惊奇和想起他的房间号码前,Charlie脸上出现一个微笑,一个那种大笑前让肌肉原地跳跃放松,然后也许用湿毛巾抹下脸,总之代表一切热身运动的微笑。Jeremy拿不准他是不是该鼓掌,所以他只是张了张嘴,社交礼仪总算跟上了他,所以他僵硬地咧了咧嘴,猜测那应该是个笑话。他猜对了。那个大大的微笑就在那儿,闪闪发亮,Charlie友好地看着他,所以他咳嗽了一声,换了一下站姿,努力不去打量Charlie怀里的牛皮纸袋里的东西,他真的很讨厌和人们一起呆在电梯里,这让他脊椎非常痛。

嘿,也许稍微踮一下脚可以看到里面有什么,你知道的,就是侧面稍微看一下,准没有什么关系。

“是些牛角面包,还有几盒POCKY,Merly喜欢这种东西。”那个微笑又回来了,Charlie转过脸,看着他,刚好卡在他把重心移动在脚尖的时候,上帝,你好,我的大脑,你真的很擅长把自己搞进尴尬的场合,Jeremy摸了摸鼻子,假装是在踢地面。“还有些711买的汽水,我想晚上我们可以喝,我各种口味都拿了一瓶,我是个可怕的人,太多了,我们得喝上一晚上,不过我猜Ben会租些电影。你不介意,是吧?”

呃。

Jeremy希望他脸上的表情看上去象一个通情达理的微笑,想象一下所有的偷看的EVAN留在大巴上的那些赛前心理指导书,想一下。EVAN。午餐桌。越过他的头顶和Johnny互相超级大声,笑里藏刀,杀气腾腾地暗示下毒和谋杀,而他的盘子就在他俩的中间。

“你看上去就象生病了。” Charlie说,好奇而礼貌地。“你可以不喝的,如果你不愿意。”

“噢,不是,我,呃,在回忆团队精神。非常艰巨。”Jeremy谨慎地说,痛苦地在掌心里掰拇指,说点什么听起来不那么蠢的,说点什么。

“团队精神总是非常艰巨,我和Merly也是,Tan总是喜欢念自己写的诗。”Charlie换了一支脚,盯着天花板。噢。Jeremy明白了,这是社交谈话,搭讪,友好交谈,交换电话号码之类的,他可以做到的。他飞快回忆了一下所有那些书上关于这方面的指导。(书本们依然来自EVAN,EVAN好象有一百本这种类型的书,你知道,这个人总是在不出声背诵那些建议,好象脱离了书本就完全不知道怎么生活,只是想象一下那黑眼睛好象中了魔一样呆滞地盯着你,嘴里念念有词,并且努力试图挤出一个图表上的标准微笑,也许真的不是一个好参考对象)

“对你们来说一定很不容易。”不管怎么样,他背诵了最好的答案。接着他吃惊地瞪着Charlie,上帝,他一定永远也搞不明白人们为什么会突然就对着他的脸大笑。“怎么了?怎么了?”

“Tan不会喜欢你刚才的话的。”Charlie在持续发出那些可怕的响亮笑声的间隙里,最终给出了答案。这是什么意思?Jeremy耸了耸肩,无助地看着他,猜测自己也应该微笑。“说真的,我还以为你是个内向的人。这棒极了,老兄。”

——噢。

“嘿!我会说笑话!”Jeremy换了换站姿,挑起眉毛,他知道这是个好的表情,在EVAN和Johnny在更衣室里的战争蔓延到他的方向时,这个表情总是很有用,他们会立刻停止一切互相指责或者对对方智商/才能/未来的问候,一起杀气腾腾地盯着他,就好象他得了天花什么的。“真的!”

好吧也许这也不是一个好选择。

“说真的?”Charlie也挑起了眉毛。“而且你真的没事?”

“没事,你知道,只是回忆什么的。噢!你听说过那个费曼笑话么?”Jeremy迅速地说。

“哪一个?我收集笑话,他真的是一个典型的美国笑话制造机。”一个比划出来的大拇指。

“哈!”Jeremy胜利地说,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回想Ben是怎么做的,怎么说笑话的,不会太难。“就是费曼在工作场地到处乱跑,大声叫着‘鸡母牛!鸡母牛!’。”

“呃。”Charlie谨慎地说。“有趣之处在于——?”

Jeremy眨了眨眼睛。

“鸡母牛那一部分?”他热心地建议。

“噢。我明白了。”古怪,Charlie脸上突然的那种表情看起来非常象慈祥,非常非常象,但是Charlie不应该对他做一个看起来很象慈祥,实际上可能就是慈祥的表情,这不符合逻辑。感谢上帝,总算到了,在叮的一声里Jeremy咳嗽了一声,无助地耸了耸肩,走出电梯,双手深深地揣进外套口袋。Charlie真是一个古怪的人,几乎比一个非常生气时就会一个人就用光了整个澡堂的热水,并且坐在更衣室的长椅上,得意洋洋地告诉所有人他用完了热水,就是不通知Johnny的EVAN还怪。

所以Jeremy完全不奇怪于Charlie突然又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一盒巧克力饼干塞在他面前。Charlie依然站在他的隐私空间外,但是实际上也相当接近,他们几乎是在并肩走。有些时候Jeremy很羡慕友好的人。

“你可以吃,我不会告诉Merly的。”Charlie快活地说,这是某种新的笑话吗?Jeremy不擅长挑战。他好奇地看着Charlie蓝色的眼睛,那看起来很象HOUSE医生,大巴上总是来来回回地放着FOX台电视剧的DVD,而且又不是象是Jeremy真的有别的什么事情好做——除了努力去想开赛会有多么多么严肃。等等,最好不要想这个。总之,HOUSE医生的那种表情,每次HOUSE医生打算偷走WILSON大夫的三明治,并且指责是CHASE医生干的——就那种表情。

“你真的很擅长走神。”Charlie说,好奇地,在他眼前挥了挥手。“嘿?忍者?你还在这里吗?”

并不是。

所以他虚弱地耸了耸肩,伸出手,接过了饼干。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Charlie要盯着他撕开包装,吃下一块。“还成。”他谨慎地说,尝着巧克力味。“很不错。”

“告诉你了!”Charlie说,货真价实地开心地拍了拍Jeremy的肩膀。Jeremy猜测他是通过了什么测试,酷。所以他开心地吃下了剩下的饼干,等着Charlie去处理套间的门,他猜测他最好还是假装他没有弄丢门卡。Charlie摸出门卡,插进锁孔,接着,停了下来,转过脸,又用那种HOUSE医生一样的眼神看着他。

“Charlie Allen White。”他说,伸出手,期待地看着他。

噢。

Jeremy飞快在裤子上抹了抹手,咳嗽,摆出他最好的严肃的表情。

“Jeremy——Abbott。”他握住Charlie的手,用力摇了摇。

“我说了中间名。”一个挑战的眨眼。

“我没有说,所以我赢了。”Jeremy也眨了眨眼,溜进房间,他得抢占比较大的那张床,这是很重要的。“也许我会告诉你!如果你买的饮料里有我要的那种!”

从房间里看,站在门口的Charlie脸上又出现了那种大大的微笑,哇,Charlie真的是一个怪人。

不过Jeremy猜测他们会相处得很好。他想着,大笑着,跳上那张大床。也许Ben会租些动画片!他们可以好好玩一个晚上,一个男孩总可以梦想好事发生,对吗?


FIN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我很努力地去看了!所以我看到了!虽然某人比Charlie大两岁,但谁固定不能向比自己小的人撒娇呢?
where all the world is quite
自动播放,抱歉,似乎是随机我的歌曲列表。
What's wrong with jerks

戒烟戒酒

Author:戒烟戒酒
1。“兰迪·纽曼现在有啥话要说?
‘噢,妈妈。’他说。”
2。你见着了他,可是他不会象过去一样吻你。
3。Alabama, Arkansas,
I do love my ma and pa,
Not that way that I do love you.

It's the money that I love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Talk talk talkhead
All those things that I've done
What's up?
FC2计数器
BB's watching ya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HEY!

和此人成为好友

hey ho
OCD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