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滑同人]芝加哥野营地与撞汽车尾箱的狗 Evan/Johnny

CP: Evan Lysacek/Johnny Weir

级别:PG-13

概述:退役先生,或Johnny Weir如何克服把盘子扔到Evan脸上的冲动并与Evan Lysacek一起生活。

声明:不是我的,五年后也不是我的,这不是这个宇宙,GLEE和其他的剧都不是我的。是的THE MENTALIST是我的,请不要告诉CBS。





首先得挑个地方。

“得在伊诺利斯州。”Evan宣布,他以一种开心的劲头,飞快地把桌子上一大堆地产黄页扫进垃圾桶。

“我讨厌伊诺利斯州。”Johnny反驳,把剩下的也扫进垃圾桶,双手抱在胸前。电视的光线在他脸上闪烁,怀疑自己到底是怎么让自个儿落到了这么个境地。(“因为你在酒吧遇到了不正确的人,宝贝”FOX台明确地指出)

“好的。决定了。伊诺利斯州。”Evan快活地挥了挥手,捡起一张,撕下电话号码。“你想喝什么?可乐?”

Johnny暴躁地把自己扔进沙发,他收拾起几张广告,攥成纸球扔Evan。他感觉从来没有这么象过绝望的主妇里的角色。

而且他很快回忆起,等下打扫这些纸球的依然会是他。

他真的想报复社会。

-------

Evan轻巧地把肩膀上扛着的可口可乐集装箱卸下来,在过道上稳当地放好。

“哇噢。”他说,惊奇地打量着屋子。

“精彩的发言。”Johnny停下打扫地毯上的灰尘,抬起头,以一种让人难以忘怀的蔑视翻了翻白眼,接着继续调动吸尘器。

“嘿。”Evan受伤地挥了挥手“没必要这么刻薄。”

“知道Kenny.G(1)在第一次到NYC时说什么吗?”Johnny看上去更象是在询问地毯,当然前提是地毯它本身不被扑面而来的恶意吓得心脏梗塞。

“什么?”

“ ‘俺的天啊,泥们这噶可真棒。’”Johnny惟妙惟肖地模仿伊利诺斯州口音,假笑。“多棒。你要试试吗?”

“Rachel Berry。(2)”Evan小声地告诉沙发,扛起可乐箱。

“什么?”

“噢,我问,可乐放在哪儿?”

“任何我视线之外的地方——包含冰箱,我受够了一开冰箱发现冷藏层是可乐,保鲜层是可乐,连蔬菜盒子塞着两瓶可乐。真该有什么人来帮你搞一场只能依靠可乐度过的世界危机,你一定能幸存的。放远一点儿,手长那么长总得有点用处。”一个意味深长的停顿,挑衅的眼神闪烁,完毕,继续打扫。

“好的。”Evan耸了耸肩,轻松地重新开始征程,目标冰箱。

“Finn Hudson(3)威力加强愚蠢版。”他听见Johnny在他背后说,很有可能是在告诉电视。所以他不在乎。

----------------

“木蜂。”Johnny在安全距离(它的意思是,沙发附近)透过窗子打量那只徘徊着飞翔的鬼祟小生物,下了评语。“讨厌的东西。”

“灭虫工人的电话是多少?”他转过头。“我说——嘿!”

“什么?”Evan结束一个战术接近,从包着脸的手帕后面说,闷声闷气地。他现在看上去就象是什么穆斯林雇佣兵的滑稽版本。说真的,他什么时候搞到了一件海军陆战队的外套?

“你以为你在干什么。。”Johnny阴沉地评论。“说真的,对面是不是试图在拨打911?”

“噢,很有趣。没什么,走远点。我来处理。”Evan听起来跃跃欲试,上下摇晃手里的杀虫剂,好象那是一把双发手枪。“我很擅长这个。”

他杀气腾腾地冲了过去,回应着血管里捷克海盗的呼唤。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不得不临时出门在附近散了半小时步,而且一路上Johnny一边保持着一个安全距离,一边诅咒他不幸的人生,居然和一个一边大笑一口气进行自杀式攻击喷了整整一瓶杀虫剂的蠢货捆绑在一起(“一只蜜蜂!一瓶杀虫剂!我更希望它全喷在你眼睛里!”)

蠢货记得揣了零钱,所以他在售货员惊奇而怀疑的目光里(他还穿着外套,当然,没有手帕)买了两个冰淇淋。把无糖的那个塞给Johnny。他一直很开心。

------

“我真的觉得那个售货员在打911。”

“哈哈哈!非常好笑!我可以吃一下你的吗?我很好奇无糖冰淇淋是什么味道的。”

“你真恶心。”

------

“《UGLY BETTY》。”

“《Nip/Tuck》!!”

“三明治,意大利面,还有荞麦饼。”

“恩?”

“如果你还想吃到,请把遥控器交给我。”

“这不公平!!”

“遥控器。”

“嘿看那边!天哪!!”

“什么——你刚才是不是把遥控器扔进鱼缸了?”Johnny难以置信地说。

“哇噢,显然,大新闻。嘿,看,《Nip/Tuck》开始了。”

“这不公平!!!”

“你先开始的。”Evan狡黠地大笑,舒服地把自己放平在加长的沙发上。

------

其实没有人能搞明白为什么去超市花了一个小时,最有可能是因为:

1。Evan盯着一个红色的热气球,视线一直追逐着它然后跑了天知道有多久,以一头撞到邮亭招牌上为结束——不常见的阻碍,如果你不是身高190。他似乎对《JACKASS》(4)式的蠢事有一种自杀式的狂热,不管周围有没有手持DV的穿着连帽衫的小个子(“就好象一条追逐着奔驰狂奔的猎犬,在车停下来的时候一头撞上尾箱。”Johnny在写给Lambiel的邮件里形容)

2。Johnny坚持要进每一家箱包店查看,完全忽视Evan捂着额头的抱怨,并且要求他站在任何远离他10米的地方,以防止听他没完没了,而且不重复的“为什么女人都爱逛街以及逛街为什么很讨厌”。接着他出来的时候,又不得不去最近的糕饼店寻找Evan的蠢脑袋——如果找到了正在快乐地啃一块劈柴蛋糕的脑袋,那么估计正在巡猎更多甜食的本人也不远了,不是么?

“别把渣子掉在上面。”Johnny警告,Evan翻了翻白眼,把最后一点蛋糕消灭掉,扛起一打包装袋。

“女人。”他说。

“什么?”

“噢,我说乌德堡(5),我该去看她的新片。”他说,为了加强效果,他开心地眨了眨眼睛。

这样看起来,一个小时算是个很乐观的数字。

接着Evan开始了他最喜欢的娱乐,从售货架的最高一层收集商品运送下来,不管是否需要。Johnny发觉自己已经懒得提醒他:出于资本主义的考虑,任何身高160以上的人都可以拿到架子最上面一层的东西。

这是每年生日都希望自己不要再长高的人唯一的乐趣。

他再次感觉自己象个主妇,仔细地没收了篮子里所有看上去充满了邪恶的脂肪和糖份的东西,在Evan哀伤的眼神里把花生酱放回了架子上。接着再次把Evan顺手偷偷扔进去自己提着的篮子里的第二罐也放回去。

“好了。结帐。”Johnny宣布,再一次赢得对体重的全面胜利。

Evan沮丧地提着篮子溜向付帐通道,接着停下来,抓起第三罐花生酱。并且在Johnny的低声抗议里,一直把花生酱象个奖杯一样举在Johnny够不着的地方。然后他们一起挂上健康运动员式微笑,对着售货员。花生酱放在付款货物的最前方。

---------

“嘿,醒醒。”他听见有人在说,不过这声音太低,他太想睡,所以听起来就好象是从水里传来的。他挥了挥手,试图赶走刺痛他寒冷睡眠的干扰。这里有人,在试图拿走他手里的遥控器,他没有放开(新的,刚买的,他意识到)

“可不能睡在这里,伙计。”他又听见有人在说,真够吵的。他反驳了一下。要求睡眠,接着又沉回梦乡。

接下来他做了一个梦,他好象被起重机举了起来,然后摇摇晃晃地平稳悬在半空中,被送去了别的什么地方。他最后记得的是他轻微睁开眼,看见Evan以一种鬼祟得滑稽的动作溜出去,关上了卧室的门,接着显然又以同样的动作溜回来,往他怀里塞了个布偶。

不管怎么样,至少他不冷了。

而且为什么他握着遥控器?

他扔掉了遥控器,抱着泰迪熊,舒服地再一次睡着了。

-----------

“好的,显然是这样,因为你在沙发上守着看周日女性剧场老剧连播——是这么拼么?反正,睡着了,还拒绝交出遥控器。接着把遥控器扔在地上,然后早上起床的时候一脚踩碎。那还是个新的遥控器。总之,这都还是我的错。因此依然需要我去买。哇噢,我完全明白你的逻辑了。”


-----------

“没错!湖人队!!!”


Johnny放下菜刀,抗拒地盯着一个拿着盘子,看起来很有可能是在跟着收音机跳舞的Evan。

“有时我真的担心你有躁郁症。”他暗示。“不过这并不代表我关心你,我只是觉得,你应该意识到你快三十岁了。”

“没可能,我从来没见过一个活的躁郁症,上一次见到它是在学校的论文里——哇,想起来好象就是昨天,也许真没多久!”Evan快活地表示,让人心惊胆战地把一个盘子抛进餐具橱,盘子降落,发出一声悲鸣,奇迹一般地没碎。“我得了一分!”

“上帝啊。”Johnny告诉燃汽炉,炉子听着,但显然它没有任何对他那可悲的同居生活的建设性意见。他只能关掉燃气开关,沮丧地捏起洗碗布,包住装豆子汤的锅子边缘。

“噢。”Evan按住他肩膀,轻松地把他移开,接着端起锅子放到餐桌上。“我们还有布丁吗?”

“脂肪。”Johnny指出,从盒子里找到最大的汤勺。他坐了下来。

“没必要只是因为你有一份职业,就把自己活得象只山羊——好吧,我们还有脆饼吗?嘿。”Evan找到饼干盒,Johnny保持安静的惊恐眼神看着他把饼干掰碎在汤里,接着考虑了一下,还是继续喝汤,他们安静地吃了一会儿。

“噢对了。”Evan说。

“啥?”

“我为Rachel Berry道歉。”

“嘿,新闻。”

“其实我觉得你更接近Kurt Hummel(6)。”

Johnny考虑了一会儿,决定不把汤碗扔到他脸上。“我才不穿Marc Jacobs。那太基了。”他阴沉地补充,把饼干盒子拿到他这边,他需要纤维来平静心灵。

“谁知道呢。”Evan支起上身,横越桌面,手按住饼干盒,停住。“噢对了。”

“又怎么了?”Johnny不耐烦地问

“‘俺的天啊,泥们这噶可真棒。’”Evan一本正经地说,接着他大笑起来,手撑在桌子上,他吻了Johnny。


------------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我去买遥控器的时候,店主问我是不是看了YOUTUBE上的‘THE BEST FREAK OUT EVER’(7)?他的表情有点怪。”

“噢—别—别操心那个,准没什么。”



FIN (8)


1。Kenny.G:别操心他,他只是个吹萨克斯风的。

2。Rachel Berry:《GLEE》女主角之一,她完全不DIVA,一点都不。她也一点都不好看,争强好胜,DIVA MODE全开。真的。相信我。

3。Finn Hudson:《GLEE》男主角之一,他一点也不高和壮,完全不是直线思考,说话从来不会不经过大脑,他才不会一头撞进麻烦里还不知道出了事情呢。相信我。

4。《JACKASS》:好电影,非常具有科学精神,讲述人们要如何一身泳装和鲨鱼一起游,蒙上眼睛让疯狂的斗牛直接戳到身体,踩铁锹打自己脑袋,坐着购物车撞墙,等等(以上抄自豆瓣),当然,一切后面跟着一个手持DV的穿着连帽衫的小个子,而且那个人不是JOHN SIMM。

5。乌德堡:别担心她,她只是姓氏发音和WOMAN类似。作者都懒得查她名字怎么拼了。

6。Kurt Hummel:《GLEE》男配角之一,他真的不是基,完全不娘,显然不挑剔也不惹事也不被人欺负,从来没带着一群橄榄球队员跳SINGER LADIES过。真的真的真的。

7。‘THE BEST FREAK OUT EVER’:又名“天啦我哥哥在WOW帐号被删除了后,就哈哈哈哈拿着遥控器爆了自己的菊哈哈哈哈哈。”

8。感谢收看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where all the world is quite
自动播放,抱歉,似乎是随机我的歌曲列表。
What's wrong with jerks

戒烟戒酒

Author:戒烟戒酒
1。“兰迪·纽曼现在有啥话要说?
‘噢,妈妈。’他说。”
2。你见着了他,可是他不会象过去一样吻你。
3。Alabama, Arkansas,
I do love my ma and pa,
Not that way that I do love you.

It's the money that I love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Talk talk talkhead
All those things that I've done
What's up?
FC2计数器
BB's watching ya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HEY!

和此人成为好友

hey ho
OCD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