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Mentalist】A tiny red line Cho/Jane

And did you get what 就算如此,你是否得到了
you wanted from this life, even so? 一生中所渴望的?
I did. 我得到了。
And what did you want? 那么,你想要的又是什么?
To call myself beloved, to feel myself 能称呼自己为被爱者,以及感觉自己
beloved on the earth. 曾经被这个世界所爱过。

《Late Fragment》 —— Raymond Carver (1938-1988)

1。


他们看着他进来.

“我想我们需要一个相机.”Jane呆在自己桌子后面,手肘在桌面支持着双拳顶着下巴,笑容满面地说.

Risby花了一点时间不把手里的五杯咖啡全洒在桌子上.CBI们赞叹地看着他依照顺序,紧张而严肃地把怀里金字塔形状的甜甜圈盒子,炸鱼盒子,可乐杯子一个个放在桌子上,然后不出意外,最后一杯滑了下去,随着他裤腿淌出了一个漂亮的加拿大国旗图案.

“抱歉.”他粗着声音,摸了摸鼻子,内疚地看着Van Pelt说.

警员Van Pelt翻了翻白眼,找出三美元,扔在桌子上,Jane看上去连鼻子尖都显得喜气洋洋.

“我不敢相信.”出于某种难以理解的宇宙公理,lesbon也一如既往刚好选择在这个时候进入办公室,她以一种令人印象深刻的动作把手里的资料扔到桌子上,然后一瞬间理智又找到了她,她严肃地看着他们:“你们居然又在设赌局!在警察局里面!”

Risby看上去更内疚了,象一个“为什么我们从来不踢狗”的现实好范例..

“我没有.”Cho在他的桌子后面说,把最后一份资料放在整理好的文件堆上.

“看.”Jane说,摆出最好的无辜小兔子表情.“他没有.”

lesbon盯着那三美元的严肃目光正要化为职业性训导的时候,她桌子上的电话响了.

“总部.有案子.”她放下话筒,厌恶地说.

“就好象事情还能更糟糕似的.”Risby说,沮丧地扯了扯自己的裤子,那污点变更大更粘.

“187(1)是我的数字.”Jane热心地对他哼唱,这一整天第一次从桌子后面站了起来.

“还不如说是50-1-50.(2)”Cho说,把捆扎文件的带子拉好,拿起外套.

------------------------------------------------------------------------------------------

他们会叫那为安妮女王式住宅,虽然Jane一直搞不明白为什么安妮女王会住在看上去——阴沉得就象禁酒令期间的秘密酒窖一样的房子里.街区本身是破窗理论的反面,你甚至真的能看到小孩在真正的草坪上玩,如果仔细看,那草坪里一点马唐草也没有,所以简直没办法不明白为什么对现场的取证要异常低调——从外面看,就象什么事也没发生,就好象只是没有人在家,主人随时会回来,这些厚重的大房子,善于掩盖秘密,Jane理智地管住了自己的脑子,不继续想,推开了大门.

二楼的现场一片散乱,“..根据破裂的指甲看,他应该进行了抵抗,法医会试图在里面寻找破碎的皮肤或者毛发,我们抱以很高的期望.”无精打采的歪倒的椅子,倾倒的沙发,难看的地毯,粉笔白圈,血,斑斑点点,惹人注意.巡官正带着小组走现场,Risby看上去不太舒服,一直在扯裤子,Jane正面对上 lesbon的“你又跑哪儿去浪费纳税人的金钱了”目光,抱以一个漂亮的“JUST FEEL LUCKY,PUNK”微笑,Cho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的小型剧场.“...就在这里,沙发倾倒了,推测被害人应该在这里也进行了抵抗,或者被抛到了沙发上,根据血迹,这里是腿上的淤伤的来源.”重演的难度不高,考虑到地上就象脚印一样连续的一连串血滴,Jane看着镜子下面的一大滩血,接着看着上方的庞大而老式的银框镜子.“这里..应该是肋下的器械性利器伤害发生的时候.被害人应该至少在这里停留了很一段时间.”

那为什么没有致命一击?Jane用食指关节轻敲下巴.

“装修品位够差劲的.”Van Pelt评论,畏缩地看着翻倒的颜色死气沉沉的沙发和亮蓝色的地毯.

“所以我们这里面对了一个先被猛击了头部,然后抛在沙发上,接着拖着撞到墙上,跟着腋窝被捅了一刀,最后肚子象鳕鱼一样被切开了的被害者?听起来应该去WWE(3)找凶手.”Risby不耐烦地说,仍然在和裤子过不去.

“漂亮的压韵.”lesbon单调地说,看着正对沙发做些鬼鬼祟祟勾当的Jane.“任何想法?”

“恩——凶手是——白人或者黑人,受过一定教育,小时候被妈妈逼着喝牛奶,参加过童子军——至少参加过一项公共活动,有可能会使用乐器.”Jane含糊地说,把地上散落的垫子放回沙发上,接着舒服地坐了上去.

“听上去象我交往过的对象.”Van Pelt翻了翻白眼,检查被翻了一空的抽屉.“所有值钱物品都确实被拿走了.”

“听上去象这个城市里所有男性.”Cho冷静地说,看着Jane.后者正在试图让自己坐得更舒服.

“上次简报里对嫌疑人的描述就是这样的.”他飞快地戴上小白兔面具,开心地说.

lesbon花了一点时间来恢复无动于衷的职业女性状态,她把脸转过去,继续看着巡官解说.

“..所以这是一个典型的入室抢劫杀人案件.”巡官下了结论,期待地看着他们.

“这不是.”Jane说,所有人看着他,他在那里,站在镜子前面,两手揣在外套口袋里.





1。加州刑事代码里代表凶杀案的数字编码。
2。加州警察局内部通讯频道里“疯子”的代码。
3。美国职业摔角联盟。



2.





Matthew Jame Bell,不是一个很可爱的人。

Risby反复想着这句话,在这个下午三点烦恼地扯着裤子跑现场时,在下午四点,拿出证件,却被要求把拇指从警徽上挪开(“确保你不是另外一个拿着探长的徽章,证件却是探员的冒牌货,孩子。”)的时候,在四点二十,跑错部门,走到人事部,却刚好听到接待部的接待员姑娘们在嘲笑他揣在裤子口袋里的手帕(1)。也许他们应该把这句话从《黑暗的另一半》(2)的平装本里裁减下来,做为墓志铭贴在应该正在制作的墓碑上面。

Matthew Jame Bell,一个PC游戏公司的董事,孤零零地死在自己家里,被发现的时候正呆在一楼和二楼之间的楼梯上,肚子象剖好的什么素材,违反隐私法的展示一样,暴露出全套人类的内部构造,瞪圆的蓝眼睛在黑暗里凝视着天花板,象所有死去的人一样,呈现一种吃惊而茫然的虚无,苍蝇趴在凝固了的果冻一样的眼睛表面,死亡时间不超过两天。

他的秘书Eva形容他为一个瘦小而怒气冲冲的实干家。“星期一早上总是他最糟糕的时候,他喝的咖啡的数量——我们总是茶水间里说他会死于过多的咖啡因。”她转过头,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Risby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看着自己的鞋子,努力表达出成年人在这样的场合最得体的反应。“他不是一个擅长与人相处的人——实际上,他很容易和人起争执,而且一定要把对方彻底摧毁才肯罢休。这不是交朋友的好性格,对吧。”

Risby假装在笔记本上记录,纳闷EVA是否暗恋过这位不怎么走运的上司。

尸检报告出来得很快,偶尔Risby会怀疑到底是Lisbon用压倒性的“凶杀高于一切”攻击,还是Jane用了他常用的蜜里调油笑容来保证,他们的申请永远放在申请篮子的最上方。

也许得考虑下尸检官的性别。

用Van pelt的说法,这位Bell先生对穿着的审美也和他那鬼屋一样的房子悲剧,Risby带着在太平间通常会感到的不安,努力不去看躺在过于明亮的灯光下,解剖台上看起来更加瘦小的尸体,他有一头凌乱的黑发,皮肤过于苍白,验尸官合上了他的眼睛,现在他看起来就只是在睡觉,苍白的脸上有一种让人不安的稚气,象早夭的初中生,不象报告上登记的31岁。

这让人胃里更加不舒服。

做为补偿,Risby赶紧看向旁边,看着Jane翻看着塑料带子里装的寥寥几件物品,一件颜色亮得让人不舒服的蓝色的T恤,切开了一条长口子,干了的血让它看起来大部分更接近于褐色,一条黑色的松垮的运动裤,一条红色的护身符手链,一个摔坏了的手机(技术科拿走了手机卡去调查号码),一些零散的,被化验科一一检查过成分的柠檬糖,没有钱包,当然。Jane挑出了T恤,把剩下的装进了证物包。

Risby填了单子,他们回到办公室。


Cho看着他们,从桌子后面把报告递了过来。Risby接了过去。


“现在,我觉得他能活到现在,真是上帝存在而且仁慈善良的一个不小的证明。”他说,把报告递给Van pelt。


“攻击性倾向和中度强迫症的报告,看上去整个公司的人都是他的敌人——通过不当陷害来迫使员工离职,多次身体与语言攻击下属。。我绝对不要和这样的人呆在同一个办公室。”Van pelt把报告递给Jane,耸了耸肩。

“不是一个很可爱的人?恩?”Jane说,冲Cho开心地咧了咧嘴。“谁有兴趣临时扮演一下冯。诺依曼(3)?”

“我想你的意思是图林(4)。”Cho头也不抬,说。

------------------------------------------------------

接着是老把戏。

CBI们看着头号嫌疑人Anton Mars(36岁,已婚,爱好钓鱼,在一周前被Bell用椅子砸中了额头并且解雇)在审讯室焦虑地呆了半小时,直到隔壁组要求他们赶快派人下去,避免和上一次的嫌疑人一样突然开始自慰。Cho抱着案件资料盒子走了进去,一言不发地拉开椅子,仔细地把外套挂在椅背上,接着把衬衫袖子挽上去,打开台灯,坐下,黑眼睛直直地看着正在椅子上不安地扭动的Mars,沉默不语。

“说说你知道的。”他说,拿出一张米兰达宣言的表格,从桌子上递过去,示意Mars在一处地方签字,拇指遮挡住上面的条款,从眼角的余光默默观察Mars无意识绷紧的嘴角,很好,在紧张,没有准备撒谎的迹象。

“我不知道——我是说,你们觉得我杀了他——那个老鼠脸混蛋——不我的意思是,我恨他,他是那样一个自私的,恐怖的小坏蛋,但是我不会杀了他——我——”一阵匆忙的挥手

“是的,他有很强的攻击性,他用椅子砸了你的脸。”在紧张,假装做笔记,加强心理压力。“一定不是杀人的好理由,流血的额头。”

“——他嘲笑我的妻子,我只不过是——是一张税表忘了去核实!和我的家庭没有任何关系!他!他那种笑容!你知道的。就是他觉得你毫无用处,自鸣得意的表情!我就告诉他,操自己去,继续他31岁了还没有任何人可以爱——也没有他妈的人爱他的生活。他就突然——”Mars跌坐回椅子里,手戏剧性地紧张地抓着头发,好一个戏剧皇后。

“文明用语对职业发展会相当有帮助。”Cho说,不看他,写下最后一行字,站了起来,拿起外套,小心地挂在胳膊上,抱起盒子,快走到门口时,他回头。“至少可以减少医疗保险方面的支出。”

他关上门。

-----------------------------------------



Jane继续坐在那里,从咖啡杯的上方观察所有经过的人。他确保了自己穿着的黑色外套看上去象个上班族,也对所有进出茶水间,投以好奇的目光的人给出了漂亮的微笑。其他事情就没什么大问题了。

Bell显然确实不是什么可爱的人,要了解一个人,最好是听葬礼后的他工作的场合里的谈话,如果这些闲聊有一半是真的,那么完全能找出足够一个社区的人用的谋杀动机。大部分都和钱与裙子有关系,这里面哪一个足够让人把刀捅进肚子里?他琢磨着,对一个经过的,盯着他,看上去象是文秘的小姑娘抱以 “在做小坏事,请不要打扰”的笑容。她脸红了,也许刚从学校毕业。

他站起来,舒服地伸了个懒腰,懒洋洋地对着走过来的Cho和Risby笑了起来。

-----------------------------------------------------



“你得给理由说明动机不是财产。”Lisbon双手抱在胸前,眼神专注而严肃,摆出她保留的最棒的“我连头发都完全不相信你”架势。

“我需要Cho。”Jane说。

一阵轻微的寂静。

“来重演一下。”他补充,咧嘴。

Van pelt得体地收回了脸上的“终于”表情。

接着CBI们看着Jane看上去过于开心地蹦跳着,手里握着一卷报纸,Cho合作地优雅地倒地,被推到沙发上,沉默地连滚带爬,最后,躺在在镜子下方(离血迹令人担心地近),Jane握着报纸,站在CHO面前,从高处逼视着躺在地上的Cho。

“我看不出有什么能说明——”

Jane把食指竖在嘴前,接着抬起来,指着镜子,CBI们的视线集中在镜子里凝视着自己眼睛的Jane的眼睛上。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和被害者,他想到了过去,他下不了手了。”Jane说,松开报纸,拉起Cho。

“凶手是被害者认识的人。”他看着镜子,慢慢地说,松开Cho的手。

外面的天气依然很好,下午的蜂蜜颜色的阳光从树叶间班驳地投射下来,从窗户看出去,一切都充满了活力,甚至可以看见一个金发的年轻人正在前面车道走过去,他看上去年轻而自信,一身打扮整洁而时髦,象是正要去什么地方,要去哪里呢?他是否会做梦拥有这样一间大房子?他永远不会知道在这样的房子里会发生什么样的悲剧。JANE捡起报纸。他们不做声了。

-----------------------------------------------



“于是?”Jane提着刚买的泡菜热狗和从茶水间摸的纸杯装咖啡,轻松地跟着。

“一半全国这个行业里的人都想干掉他,剩下的想看他死。”Cho接过一个口袋,小心地不让纸袋上浸着的油沾在袖子上。

“我们要逮捕全国的所有游戏制作从业人员,制造恐慌与青少年的暴动吗?应该说我挺喜欢这个主意。”他热心地说,用指尖轻轻摸着下巴上刚长出来的胡桩,六点钟的阴影。(5)

“我们还不如先逮捕自己,在DC那边下达关于抓捕浪费国家的监狱食物资源的不作为警员通缉令前。”Cho头也不回,找出SVU的钥匙。“Risby还得访问几个,你接下他。”

“好的。”Jane愉快地说,找出自己的雪铁龙的钥匙。看着Cho开走了SUV,他转过身,慢慢朝人事部走,一个个子差不多和他一样高的的男人和他擦肩而过,穿着很不起眼的外套,他没注意到,几乎摔倒在地,那男人停了下来,伸出一支手,拉他起来。Jane迅速意识到对方到底有多强壮。

“抱歉。”那男人温和地说,接着转身走开。

Jane看着他,那灰扑扑的外套背影径直走进了Bell的办公室。






1。Hanky Code。指美国GAY在裤子后方的口袋里放一条手帕,根据不同的花色/颜色/摆放方法来相互辨别的一种非常方便的信号。有一套完整的指南。详细的解说:http://www.gaycityusa.com/hankycodes.htm
2。Stephen King的小说,里面“黑暗的另外一半”的化身的墓志铭即为“不是一个很可爱的家伙”
3。计算机之父
4。人工智能之父,图林测试测试时测试人将询问被测试人大量问题。
5。成年男性早上刮了胡子后,下午六点左右长出的胡桩的称呼。



3.



一个孤独而单调的人。


有一些滑稽的事情是关于主人只是暂时离开的屋子和拥有者永远不会再回来的屋子之间的区别。不要从梯子下经过,捡起地上的针,佩带马蹄铁,迷信永远简单易懂而且方便遵守。但是,在任何地方的迷信里都没有谈到,失去了主人的房屋看起来有多么空荡荡。也许真有什么21克重的东西溜达了回来,捡走了自己所有的脚印。Jane绕过黄色警戒带,撬开之前用口香糖粘住的窗鞘,笨拙地翻进去,放下窗帘,打量着现场,纳闷一个地方怎么能看起来如此象鬼屋。

房子不错,规划就能值回地皮的价钱,唯一的缺点是看上去完全没有被人做过居住的打算。狭窄的沙发,茶几,许多垫子,电视,DVD,地毯和掉在沙发后面的毯子们一样,看起来都很不舒服,缩在宽广的客厅一个狭窄阴暗的角落里,其他再没有别的。光秃秃的素面墙,没有照片,没有装饰画,没有任何让生活显得不象星星监狱(1)单人隔间的东西,一个单调的人。

孤独的单身汉,Jane的食指划过三面墙中的一面整体CD架上的DVD包装,多得难以置信的科幻片与恐怖片,外太空计划9(2)在最前面,包装磨损得很严重,他琢磨在这么个冷冰冰的客厅里,Bell到底花了多少个夜晚窝在沙发上独自看这些包围了自己的电影。DVD机前散落着几张碟,一张是空的,他接上电源,不是电影,“I am alone but adored,By a hundred thousand more,Then I said when you were the last (high),And I have known love,Like a whore,From at least ten thousand more,Then I swore when you were the last..”(3)

他花了点时间回想CD架上的Rage Against the Machine(4)的全套CD.

厨房象所有手头宽余但是懒惰的单身汉,干净而且整洁,一丝不苟,洗衣篮是空的,Jane拔掉流水台下面的洗碗机的插头,拉开柜子,盘子的数量稍微多了一点,也许并不是传闻中的那么抗拒人类。冰箱塞满了一半,大部分是意大利菜会用的东西,一块很大的奶酪被切了片,还没来得及吃。至少两瓶JACK DANIS,有趣,攻击性的来源?“..When you were the last high-Igh-igh-igh-Igh-igh-igh...”,卫生间里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马桶上没有冲刷毒品留下的印子,药柜里塞满了专利药物,一半是一个完整的家庭急救箱的内容,剩下的全是广告上面,长期用黑体字来表示,如何能惊人地让人显得年轻和漂亮的东西,Jane花了点时间考虑这里面的滑稽之处,考虑到被害人相当惊人的对时尚的审美。漱洗架放的位置奇怪地不顺手,放着两把显然都使用过的不同牌子剃须刀,一把要新一些,或者说,更干净一些,一个敏感而且有特定偏好的人还是一个好客的人?他查看了下须后水,这里曾经有两个人,一个年纪轻一些,象还抱着天真而不切实际的幻想的学校男孩,对身体自卑,另外一个有明显的身体上的优势,更有自信,你会在派对看到这种人,头发颜色很浅。

那么这个人是谁?


卧室更象正常的独身男人卧室,“这里有什么不对劲——这里是男孩的房间,不是男人的。”他停顿下来,等待Cho接上《犯罪心理》的下一句台词,准备就Cho和DR Reid来一个漂亮的笑话,哇—哦,P.Jane现在是一个人。他抓抓头发,打开灯,更多的毯子,胡乱地堆在床垫上,一切就象在等待着什么人回来,床对一个瘦小的31岁男性来说大了点,实际上,太大了点。床头柜上随意地扔着一本相册,看着自己的过去入睡?他拿起来,翻了几页,按年纪顺序,一个看上去闷闷不乐而阴郁的童子军,一个穿着松垮衣服的高中生,一个过分瘦削而神情暴躁的苍白年轻人,表情总在闷闷不乐,警惕而紧张的羞涩表情和一种奇怪的,厌倦而高傲的嘲笑里切换,随着年纪增加,最后一种逐渐占据了大局,就象一张面具,拒绝被取下来。聚会,毕业,家庭聚会,Jane估计是被害者的父母的一对中年人不再出现,而剩下的照片上的人一直在改变,没有谁能被固定下来,没有谁看向他。薄薄一本相册,甚至填不满,Jane的拇指捻过最后10来页空白。

什么样的人会想干掉这样一个人?

他停下来,看着中间一页。

又一个乏味的青少年聚会,阴沉的目光,格格不入地坐在桌子边上,在镜头前抬着手象在阻挡光线,连续四张照片,但是这里有什么不对劲——这里少了点什么,他抽出这四张照片,按照顺序排列起来,很快他发现少了什么,这里面应该少了一张照片,他抚摸着照片后面的浮码,凝视着上面凝固的视线,少了一张什么?

他飞快再翻了一次整个相册,抽出所有照片,仔细排列,接着站在那里,看着满床的照片。

曾经存在着一个人,而这个人,就在这里,抹去了一部分Bell的生活。





(1)美国最大的监狱之一,主要关押重刑犯
(2)烂片之王Ed Wood最伟大的作品,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烂,所有你能想到,不能想到的地方,它全烂到了。
(3)The Dandy Warhols的歌儿:You were the last high.试听: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hm5uRQQ_x4g/
(4)美国著名重金属/新金属/说唱金属乐队



4.



CBI们在证明自己在上班时间没有浪费纳税人向来卓有成效:这个下午刚开始Lisbon和Van Pelt就顺利解决了那个被油漆罐砸中脑袋致死的班卓琴手的案子,现在该轮到本地检察官来头疼,要如何处理一个如今睡在萨拉门托市市医院病床上全身瘫痪的油漆匠:他从班卓琴手邻居的屋顶上摔了下来,顺带撞飞了一罐油漆。Risby带着失损的自尊和勉强藏在袖子里的Jane写的满满两张小纸条指示,换回了一肚子茶水与小饼干,因为过度频繁赞同地点头而肌肉劳损的脖子(“和带着猫的老年妇女的交谈注意事项:少说话,多喝水,在她停顿下来,看着你的每一瞬间点头”纸条上的第六项友好地表示),以及BELL所有街坊的证言(“是个彻底的——那个词怎么说的来着?长期不出门,靠罐头过日子,对,宅。孤零零的。问了,全都问了,而且问了不止一次,没有人记得有浅色头发的成年男性长期在他家附近出现。”),Cho在Jane坐在法医实验室的门口成功骗走一个银行组探员所有福利前漂亮地阻止了他。

“我们真的只是在交谈——真的,他还教我说‘雷子(1)’来着。”Jane简略地挥舞着手,试图加强说服效果,在被Cho一语不发地推回重案组办公室前,搞不明白为什么在面对小组成员的时候他的小战术们很少见效。

Cho指了指桌子上的纸箱子。

“那是一个脏词吗?天呐,这些狡猾的警察。”Jane嘟囔,找出一个硬币,扔进Cho桌子上的重案组甜甜圈与咖啡互助基金收集箱。

法医的细微证据报告总算是出来了,并且违背所有人的希望,顺利地排除了所有嫌疑人。指甲的裂缝里一小片破损的皮肤,与所有当前嫌疑人的DNA都不符。Risby嘟囔了些类似希望被害人的指甲里藏着凶手完整的骨架的话,重新从柜子最下面拿出了BELL公司的职员表。Jane抓走了人事部的那一叠,快速地翻了一遍,接着抽出一张。

“我需要一个SUN DANCE KID(2)。”他说,把目光投向正在检查盒子里资金总额的Cho。“我们得去一下玻利维亚。(3)”

“去电影院里看着自己的死讯?(4)”Risby和Cho同时说,他们互相看了一眼,看上去都理智地踟躇了一下。


“ ‘改邪归正吧,这样他们就抓不到我们。’(5)”Jane咧着嘴,笑着走出办公室。

-------------------

“You were awake,And I should've stayed,But wondered I was only out for a day,Out for a day...(6)”Jane盯着鞋子,轻快地从电梯里走出来,嘴里哼哼着。

“继续,再多唱一句。”Cho慢慢拉直外套的下摆,找着标示部门的牌子。

“你喜欢这歌儿?”Jane继续盯着鞋子,漂亮地踢开一个复印纸盒。

“不,还缺一个单词,你的调才能最终顺利地跑到纽约。”Cho面无表情地陈述,在Jane想出一句话反驳前,推开了人事部部门主管的门。

“CBI。”,他举着证件夹,在对方看清楚他的名字前收回夹子。

“神棍。”Jane拿出钱包,飞快地一晃,接着优雅地揣进口袋。“顺带一说,这个职业没有证件。”

“也没有福利,显然不是最好的职业,多糟糕。”他飞快地补充上自己的话,开心地望着人事部部长,对方看起来依然处于面对80年代糟糕警匪剧场景通常会造成的震惊,轻微张着嘴,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于是他伸出手,而那个办公桌子后面的男人,迟疑了一下,站了起来,握住了他的手,他们几乎一般高,而这个今天穿着黑色外套的男人却明显要强壮得多,金色短发短短地支在头上。

部门主管,陈旧而不起眼的着装,光秃秃的墙,光秃秃的桌子,空荡荡的柜子,躲闪的眼神。

“下午好,Ace Anderson先生。”Jane说,握住那支手不放,视线划过衬衫下面腕管上一道很浅的旧伤疤,象划伤。“你对GAY PRIDE游行有什么看法?”


--------------------------

“所以?”Lisbon隔着桌子把档案扔回去。

“他曾经是橄榄球队的四分卫,SAT在1500分以上,喜欢热带鱼。是个杀了对自己非常重要的人的杀人犯。”Jane试图接住档案,接着试图用自信的微笑掩饰被档案砸中的鼻子。

“然后?”Van Pelt保持怀疑地问。

“他是全公司唯一一个能容忍BELL的嘲笑而不咆哮的人。BELL的秘书说BELL那发条机械表一样的生活里,唯一象是正常人的事情,除了每周一次去意大利餐厅吃饭,剩下的就是半个月和他去打一次高尔夫。”Cho冷静地背诵,整理好桌子上的文件袋。

“被高尔夫球打。”Risby轻蔑地插嘴。

“推论不成立,他连BI都不是,以及我不知道你看收费频道,得说相当让人深思,可以理解对女性交往上的极度失败的来源。”Jane摸着鼻子,愉快地补充。

“你才——”

“DNA不符合。”Van Pelt推开门,摇了摇手里的报告。“不过Jane偷——收集来的Anderson用过的杯子上提取的指纹,检索出了一些很有趣的结果,牵涉到3年前的一起单身女性谋杀案。”

Jane对Risby眨了眨眼。
---------

“所以绕了一个圈子,结果一无所获?”Cho拿起一盒甜甜圈,对使用基金表现出了相当积极的情绪,他拆开了盒子,拿起纸杯装的咖啡。

“往另外一个方向看,一下午解决了了两个命案,对加州刑事统计数据和的Lisbon的情绪很有好处。”Jane伸手从Jane的盒子里拿走一个撒巧克力碎沫的。“不用感谢我拯救你的体重。”他对Cho眨眨眼,慢慢把甜甜圈撕碎,加在自己的奶昔里。

“除了最重要的案子。”Cho面无表情地望着车窗外,忙忙碌碌,面孔模糊不清的穿着清一色的西装的人们正在来来往往,去向不知道何处的地方,BELL没有亲属可以被通知死讯,埋葬地点定在公墓的一块光线不太好的地方,唯一可以预见的是,不会有什么人来。

“每个人都轻于鸿毛,又重于泰山。(7)”Jane戏剧性地叹气,搅拌好了奶昔,用食指代替弄丢的小勺。

“哈里.博斯。”Cho说,从驾驶台的置物盒里扯出一张克拉里斯擦面纸(总是很有用,考虑到如此之多的女性受害人),俯过身去,擦掉Jane鼻子上粘着的一滴奶昔。

“我打赌置物盒里有一把备用的勺子。”Jane不抬头,依然看着杯子,狡黠地微笑起来。

------

“我们要来扔骰子决定谁是凶手吗?”Risby对着桌子上堆积如山的资料做了一个无力的手势,向着无人的方向。

“没有突破点的时候通常会怎么做?”Van Pelt看着电脑,虔诚地说。

“再核查一次口供与证言——”Lisbon说,疲倦地翻开档案夹的一个。

“制造罗曼史和吻戏来刺激疲软的收视率以及增加电量的支出。”Jane热心地指出,最后一次努力把纸团扔进废纸篓,拍了拍手,站了起来。“准备好你的礼服,Cho,我们吃意大利菜去。”





TBC

1.对警察的侮辱性称呼.
2.《Butch Cassidy and the Sundance Kid》(A.K.A译名虎豹小霸王,神枪手与智多星,卡西迪与圣丹斯小子)里的一位男主角,与另外一位男主金发蓝眼活泼话唠卡西迪性格完全相反,深色头发的沉默的行动派。
3.卡西迪与圣丹斯小子的逃亡旅程的终点.
4.当年卡西迪和圣丹斯小子俩跑到南美后,有次在电影院里看电影,他们发现电影前的政治通告宣称:他俩已经被击毙了
5.《Butch Cassidy and the Sundance Kid》里的台词.
6.依然是You were the last high的歌词。
7.美国推理小说作家康奈利的代表作:LA警察局刑事组侦探哈里.博斯系列里的《最后的郊狼》里哈里表明的自己的世界观.


番外:在一把椅子和一面墙之间


那是一个加州的7月,三个月来最长的一次外勤,重案组在消耗了大量汽油,纸杯装咖啡,油腻的外卖盒饭与哈密瓜面包,止血胶布后,伏击终于有了收获,终于抓到了嫌疑犯,但是Risby不得不买了一条新裤子紧急更换,Cho在后座拿着消毒水,用衬衫临时做的布条,擦拭Risby大腿上一条三英寸长的撕裂性伤口,得说家庭急救箱非常有用,整个车里弥漫着来苏水和血,尘土,外卖包装盒和呕吐物的气味,Lisbon听着后面Risby闷在喉咙里,象要窒息的声音,紧紧地抓着方向盘,Jane坐在副驾驶席上,一句话也不说。他们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最近的医院。而在Lisbon站在ER外面,拿着手机,小声而烦躁地处理 BOSS打来的关于当地交通组的控告时,Cho在饮料自动售货机那里捡到了那个盒子,大小刚好合适。

不用思考就能找到滑稽之处,他们花了四个月来间断地挑选,一直没能找到合适的,却刚好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Van Pelt来重案组报道的时候盒子已经忠诚地服务了两个月了,它四英寸长,正方形,结实耐用的黑色厚纸板,一直呆在Cho的桌子上,就在文件处理篮的旁边。它的官方正式名称叫做重案组甜甜圈与咖啡自助基金会,备用流通名称为“那个——对,就那个盒子。”,功能是一开始约定的的零钱收集箱,不过在遭遇了一个全局整顿风气的8月纪律周(BOSS拿着一叠纸,在每月例会里愤怒地要求“你们就不能少[不当词汇]地给我少用点[不当词汇]!”,而半小时前溜进来,大摇大摆地偷听会议的Jane刚好选择在那个时候做了个鬼脸,显然对BOSS的怒火压根没有帮助。)后,它逐渐变成了脏话箱。Cho每周五做完文书工作的时候,会打开它,做一个简略的帐目笔记。

没有案子的时候,Jane特别热心于给它取各种名字,配合奇怪的剪纸,用胶水粘上去,他能花上一个下午做这件事情,小组的其他成员们则安静地做着文书工作,交谈,Risby曾经威胁过他将拒绝从一个叫做公主新娘的盒子里拿出的钱买的甜甜圈(之后的外勤里,他分到的工作餐变成了芥末热狗,配合一张卡片,画着一堆心形,用粉红的水彩笔写着“来自公主新娘,许多爱。”)。银行组的探员们对这个似乎相当有兴趣,他们偶尔会有人过来,假装拿一份文件什么的,鬼鬼祟祟地询问Van Pelt这周的新名字,直到忍无可忍的Lisbon翻了翻白眼,发动“来自敬业严肃的探员:你们还在这里在站在玩拇指干吗?”眼神,以精神攻击赶走狼狈的探员们,当门关上时,睡在专用沙发上的Jane多半会在挡脸的杂志下微笑,合十在胸口的手指敲打一小段快速舞曲的拍子。

这就是那样的一个下午,Jane已经剪了一堆纸,从放在“他的沙发”上方的旧摩托杂志到上次来合作的那位FBI的数学顾问的留下的半磅演算纸中的一张,小组成员已经花了半个小时来互相暗示对方,等下去打扫,但目前为止,依然没人愿意屈服。

“别这样。HOUSE这个名字可没什么不好的。”Jane假装受伤地说,从盒子上方悄悄露出两支眼,扫视着房间里的其他人。

“我还是不明白‘HOUSE这个名字’和玻璃纸剪的小房子有什么关系。”Risby挫败地说,他三个月前就放弃了继续争论。

“死玻璃HOUSE。”Cho面无表情地说,把文件扔给Van Pelt,无视Risby脸上突然十分明显的困惑表情和“WHAT?”的口型。

“我闻到了同姓恋歧视的味道。我闻到了吗?我闻到了吗?”盒子上方又露出一截鼻子。

“你没有。”又一份文件。

“够了,时间差不多了,今天没有剩余的大活儿,不加班。”Lisbon说,狠心地忽视Risby突然高度敏锐的神情。“Risby,整理一下沙发前的东西。”

“再见。”Van Pelt关掉电脑,理智地无视对面桌子猛然出现的犬只极度哀伤红灯警报。

“再见。”Cho说,拿起文件夹,收拾好东西,一丝不苟地扣好外套扣子,走过正沮丧地盯着一大堆纸的Risby,Cho以严格而严肃的哥们式同情拍了拍他的肩膀。“沙发底下肯定还有,需要点时间。”

Risby看上去更加沮丧了。

在走到大门前,Cho拿出事先从盒子里拿的零钱,今天盒子叫什么来着?不重要。他伸出手,接过小卖部递来的巧克力甜甜圈,仔细地不让装甜食的纸盒蹭着衣服,他摸出钥匙,打开车门。

“你知道的,好名字是非常重要的。”Jane在司机座位上说,依然在摆弄手里的小剪刀和一张米黄色的速记纸。

“是的。而且你依然不能开我的车。”Cho等着,看Jane沮丧地讪笑着,笨拙地越过档秆,额头一下子磕在顶棚上,最终艰难地爬到副驾驶席坐好,他始终保持着一本正经的表情,琢磨了一下一些关于“Jane和杆子和爬”的事情,接着坐在驾驶席上。

“意大利面。”Jane哼哼唧唧地告诉后视镜。“多一点番茄酱,而且我不洗碗。”

“就好象我还会再冒险一次。而且你依然得赔偿,我总共就六个盘子。等下得在超市停下来,否则今晚得考虑用手盛意大利面。”Cho看着窗外,继续开着车。

“那只是个意外——意外,我肯定如果再来一次我绝对不会打破的,不过我不洗碗。”一个急促的声明,Jane挑着眉毛,小心从侧面偷看Cho的表情,很好,依然很坚定,没有暴风雨警告。他安心地坐了下来,继续修剪。过了半小时,Cho停下车,耐心地等待红灯。

“多一点番茄酱。”Jane抓紧时间,告诉时速表。

“恩。”

寂静,后方车流里有什么人在不耐烦地按喇叭。

“Emily是个不错的名字。”Jane说,把一张米黄色的小兔子贴在前方的挡风玻璃上,仔细地调整了一下位置。

寂静。

灯从红色跳到了绿色。

“总有一天。Emily。”Cho说,正视着前方被黄昏的光线笼罩的道路,开动了车子,汇入了茫茫的,好象闪烁的星海一样的车流中,他们回家。

FIN

说明:FIN代表的是番外的结束,正篇其实已经全部完成,将在我们的电子书发布后再更新,请谅解。以及番外唯一的解释,“EMILY”牵涉到我和卷子的合作项目,数字追凶和白兔组的CROSSOVER,请期待。。。?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where all the world is quite
自动播放,抱歉,似乎是随机我的歌曲列表。
What's wrong with jerks

戒烟戒酒

Author:戒烟戒酒
1。“兰迪·纽曼现在有啥话要说?
‘噢,妈妈。’他说。”
2。你见着了他,可是他不会象过去一样吻你。
3。Alabama, Arkansas,
I do love my ma and pa,
Not that way that I do love you.

It's the money that I love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Talk talk talkhead
All those things that I've done
What's up?
FC2计数器
BB's watching ya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HEY!

和此人成为好友

hey ho
OCD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