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Mentalist】Deep water goes quite C/J PG13

CP:CHO/JANE
等级:PG-13
概述:“你看,他们又在那样了,真让人起鸡皮疙瘩。”
重案组习惯称呼那为华生 - 福尔摩斯把戏,或者,用Risby的话来说:“你看,他们又在那样了,真让人起鸡皮疙瘩。”。这一套复杂的把戏包含了大量手指的运动,眨眼,口型配合,——是的,我们在谈论的确实不是收费频道,它实际上是,Jane和Cho的暗号系统。

最广为人知,而且被快速破解的是A-1号代码,通用名字:蛋-糕-熊。破解时间总共花了三个礼拜,在每个周四的下午,四点三十分,墙上服务了20年的克拉克先生(它的名字来自Jane的贡献,当然)分钟咔嚓一声,报出时间,Lisbon在面前支起文件夹,Van Pelt在电脑前的背影肩膀部分的线条突然绷紧,Risby响亮而夸张地叹气,以桌子上的文件堆为战略性掩饰,接着,Jane会保持躺姿,伸出手,拿走盖在脸上的“顾问休息中,除脖子折断外任何事情都请联系NEIL CAFF,当然,如果脖子折断了,找我也没用。”硬纸板,象安了弹簧一样从沙发上得劲地猛地猛然抬头,以可怕的速度挂上A-1号第一步骤;热切的眼神,连续三次快速地敲打沙发扶手,在Cho终于从文书工作里漫不经心地抬起头时,飞快地比出一串随机的手势(干扰码,大部分都是浅显易懂的笑话,嘲笑Cho的条纹衬衫),最后他看似随意地摸了摸肚子,左手肘撞在沙发上他贴来装饰用的圣代广告。

和大家所期待的一样,Cho完成了A-1代码的最后一个动作:他把一份文件扔到文件堆上,接着埋头继续书写。

Jane这个礼拜又没有圣代。Van Pelt同情地想,敲完最后一个字。

B-1代码“噢!不!Jane!”只出现在雨天,附加条件是重案组加班,Jane会花上半个小时,在休息室的椅子上耐心地摇晃,看着窗户外面的天空慢慢从金灿灿的,不停闪烁变化的沙漠褪色成成广漠的,灰蓝色的起伏宽广山脉,有些时候污染不那么严重,他还能在天际和JACK DANIS的广告牌之间找到刚升上天空的金星。

Lisbon从来没有要求——或者建议他先回家去。

当Cho发出第一个信号:开始找橡皮筋扎文件夹(出于某种不可知的原因,后勤组总热心于购买很容易就散开的马尼拉纸文件夹,但没关系,也许CBI和橡皮筋制造厂商有什么协议,你总能在办公桌的任何意想不到的角落找到一根皮筋。),Jane就会执行第二步:突然对椅子失去了兴趣,开始大摇大摆地整理外套的皱折,哼着Time is running out(1),以一种职业级让人恼火的步调走出办公室,顺带利落地摸走门口篮子里今天最后的捐赠饼干。他会花上15分钟呆在更衣室里,口头背诵从10世纪开始的英国国王,直到Cho最终用带回家的文件袋拍开他鬼鬼祟祟伸向Risby的伞的手,时机永远刚刚好。

既然下了雨,他又没带伞,那么当然他就应该坐Cho的车。

许许多多的暗号散落在工作日里,用途广泛,为工作时间提供乐趣,如果这能让法医(提示:老式卡西迪与圣丹斯式关系爱好者)心情很好,很多细节都可以得到更多讨价还价余地,Lisbon在使用了“够-了-你们俩”瞪视后也沮丧地放弃了挣扎。之后一天她大量使用热水,感觉从来没有这么象有嬉皮士母亲和清教徒父亲的青春期少女过。Risby保持着英勇,依然偶尔会表达他对精妙的手势与纸条战争的不满:“找个房间,拜托。”,他以一贯的热心发表评论,对斜对面的Jane在发布偷窃预告,以一个卑鄙的假暗示,转移注意力,叉走探员Cho的碚根。Van Pelt盯着牛奶布丁了一会儿,决定还是不警告Risby他背上贴着的“KICK ME!I‘M BAD DOGGY!”

实际上连Lisbon都一脸心不甘情不愿地参加了赌局,她准确地预言了Risby在风化组时终于发现了真相,在Risby被那组亚马逊式的姑娘嘲笑得涨红着脸冲回来,把自己扔在桌子后面,一本正经地表示自己压根就不在乎幼稚行为时,一本正经地拿到了所有的赌金,36块八毛五。

并且之后Risby生日的那天在自己的储物柜里,发现了他念叨了大半年的《HALO:2》。他拿着游戏盒子挥舞,说“不管是谁,谢谢,伙计”的时候,Van Pelt看到顾问快活地在桌子下面对Cho做了个小手势,对面桌子的Lisbon也换上了她最好的“我是职业的”式表情。

一点儿天堂,一点儿地狱,DIRTY HARRY(2)事件后,Jane对ER就产生了轻微的不安感,并且一如既往,把自己的不安等价为整个等候室的不安,Risby背负着Van Pelt的责任和负疚感来替班的时候,对着一屋子的惊恐眼神,不自觉地念叨了一些关于HOUSE医生和攻击人的弱点的东西,很高兴Jane这一周几乎不怎么呆在办公室里。Jane在咖啡机旁边伪装产房前的丈夫,度步了半天,终于找到了空,在护士走开时油一样溜进了Cho的病房——理论上是这样的,如果他没有被门锁挂住袖子的话,不过至少他正面摔在地上的时候声音还不够响亮,护士站没有注意到。Cho依然安静地呆在床上,拿着遥控器,在一个老年妇女保健节目的声音里,保持着约翰。韦恩(3)式的冷酷与沉静,他依然没穿衬衫,毯子拉在腰上,绷带从肩膀环绕到腰部。

Jane花了点时间思考编造躺在地上的笑话,不过他终究没能说出口,站起来,拍了拍裤子。

“觉得你不会怀念索思科博士牛肉饼(4)。”他说,盯着鞋子。

根据密码细则,Cho的左眉轻微动弹了一下,是的他表示同意。

“Emily(5)很好,不过Lisbon不太好,我想她有点头疼怎么解释小女孩是如何用鲜花和丝带编织出来,这应该是Grace的活儿,我觉得 Teresa说的时候整个脸就象陷入了严重的牙疼。”鞋子依然表现出了可怕的吸引力,连电视机主持人古怪而造作的建议也没能成功让Jane想出一个笑话。

“可以想象。”

“那么——就这样,Van Pelt说她会和Risby帮你做完卷宗,我得先——”一个匆忙的挥手,转身。

“过来。”

“——不知道你还喜欢——”Jane坚持着,慢慢走过,垂着头,站在病床前,盯着白床单。Cho淡漠地看了一会儿,接着伸出手,握住Jane垂在裤子旁边的左手食指和拇指,把他拉近过来,嘴唇轻轻擦过Jane的额头,这并不象是一个吻,不过他尝到了肥皂和悲伤,恐惧的气味。

“不是你的错。”平静而简短。

“我知道,我知道,明天见。”

Jane关上了门。

用话来说的暗号并不多见,如果你明白,它们只用在特别的地方。

“不是你的错”的意思就是我爱你。



FIN



1。严禁嘲笑作者的私心。

2。它关系到将要出现的新坑,所以不用琢磨剧里并没有这个事件。

3。非常非常老的西部片明星,也是万宝路广告男人的典型形象,用我爱用的比喻形容:板着脸,拇指穿过绕在腰上的子弹带,另外一支手挑起帽子,“嘿你真可爱你是新来的女老师吗?”

4。八成记错了,懒得去查,医院提供的医院餐

5。请关注新坑。。?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where all the world is quite
自动播放,抱歉,似乎是随机我的歌曲列表。
What's wrong with jerks

戒烟戒酒

Author:戒烟戒酒
1。“兰迪·纽曼现在有啥话要说?
‘噢,妈妈。’他说。”
2。你见着了他,可是他不会象过去一样吻你。
3。Alabama, Arkansas,
I do love my ma and pa,
Not that way that I do love you.

It's the money that I love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Talk talk talkhead
All those things that I've done
What's up?
FC2计数器
BB's watching ya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HEY!

和此人成为好友

hey ho
OCD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