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E] 夜色温柔 DOM/MATT G

CP:DOM/MATT

级别:G

概述:“他只是又忘记了。”
这段时间他总是想着公路,点火钥匙有问题,不得不一次又一次转动,听着发动机发出咳嗽一样的声音,插播了太多广告的广播只有一个频道,覆盖了方圆几十公里的法语空中教室节目单调地,没完没了重复,无边无际的黑土田野跳跃着,消失在后视窗里,象一只衰老而孤独的黑鸟扑扇着翅膀。

雨一连下了太多天,空气中就跟弥漫着一种淡淡的,暮春绿色的气味似的,HOWARD推开洗衣店大门,没有提着洗衣篮的手指撑着沉重的玻璃门,下意识用鞋底清理掉门口的死蚯蚓,这些天来它们到处都是,发白而脆弱地摊在坚硬的马路上,让人避无可避,这当儿他面无表情盯着鞋子下的虫子尸体,象做梦一样,接着提醒自己挂上温和而普通的神情,HOWARD在一种古怪的罪恶感里跺了跺脚,松开手,让玻璃门在身后关上。一本杂志散了架,光滑的纸张撒满了地面,每一个进来的人都心不在焉地踩在马克·吐温的脸上。

他提着篮子又走过街头,留神不让自己看起来滑稽,如果你真的相信什么天然的优雅风度,你就错得离谱。HOWARD记得买了食材,袋子沉甸甸地拍打在腿上,没有忘记对售货员无辜而诚恳地微笑,对人友善一些总没有坏处,他在心里回答,等待一声嘲笑,过马路时打算拉住一支瘦削胳膊提醒留神的空闲的手指头,徒然划过空气,自然地滑落回外套口袋。红绿灯上还有水气,看起来湿漉漉的。

他只是又忘记了。

钥匙插进门里,不得不又清理掉一地的死蚯蚓,这些苍白的线头一样的东西到底是来自哪里呢?分类,放好东西,打开电视,拍打好沙发,全神贯注,无能为力地盯着两个摊在膝盖上的手掌。

电话铃声响起。

“你好。”HOWARD说。

“好的,我会记得帮你带过去的,对,没事,一切很好,我们说好的。”HOWARD说。

“再见,好好玩儿。”HOWARD说。

他挂上电话。耐心而好奇地盯着电话黑色的表面。

得生活,得忘记,得愉快地继续,象所有英语谚语都会提到的那样但是问题是——他只是有点忘了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一种古怪而滑稽的缺失,如果你象卫星一样绕着一个人运行了太长时间,一个人时,情形就有点象自个儿孤零零迷失在太空里,说来好笑,情况就是这样。他站起身,再把家具整理一次,之后可以再洗一次衣服,去掉家具上光剂的气味,夜晚太长,他有所有时间,他只是睡不着。

他继续耐心地等着,等待一个福音,等待一个毁灭。



FIN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where all the world is quite
自动播放,抱歉,似乎是随机我的歌曲列表。
What's wrong with jerks

戒烟戒酒

Author:戒烟戒酒
1。“兰迪·纽曼现在有啥话要说?
‘噢,妈妈。’他说。”
2。你见着了他,可是他不会象过去一样吻你。
3。Alabama, Arkansas,
I do love my ma and pa,
Not that way that I do love you.

It's the money that I love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Talk talk talkhead
All those things that I've done
What's up?
FC2计数器
BB's watching ya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HEY!

和此人成为好友

hey ho
OCD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