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E] Little ashes Dom/Matt G

CP:DOM/MATT

级别:G

概述:倦怠。

这年冬天刚来临的时候,BELLAMY就开始了咳嗽,就算他拥着厚厚的大衣和长到腰上的围巾也无济于事。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把东西弄得砰砰响,制造垃圾,让经济人和贝斯手心情烦躁,扯破的风箱拉出来一样的咳声形影不离地跟着他,KIRKY想了些笑话,关于他咳嗽时全身哆嗦的样子看起来比任何时候都更象一块布裹着的发抖麻雀。CHRIS从捧着的杯子上方抬起眼,迅速进入父亲模式,以一种类似绒布玩偶和加了蜂蜜的咳嗽糖浆的语调背诵了一长串非处方药,接着BELLAMY发现自己被推出门外,大围巾在脖子上打了个法国结,手里拿着一张便签纸,他回头,鼻子刚好撞上关上的门。

天已经快黑了,象有什么人用橡皮蘸了金红色的颜料,在街道的表面淡淡擦了一层。面包店还开着,BELLAMY买了一个面包卷,慢慢吃着,再在才在门口的报摊上买的今日美国人封面擦掉奶油,站在一个拐角注视一对年轻人接吻。以一个跳步跳过翘起的地砖,落地时踩进了水坑里。药店依然在卖冰淇淋和苏打水,他烦躁地等待售货员和一个比他高,比他看上去更象人类的英国版阿兰德龙结束一个关于天气的话题,做为报复,他没忘记在阿兰德龙走开时踩了那漂亮干净的皮鞋一脚。

“——你长着龙骨吗?”售货员好奇地看着他咳嗽,哆嗦成一团,递过纸袋。

“——你是如何做到在对话里使用破折号的?”BELLAMY简略地回答,接过纸袋,已经厌烦了鸟类解剖学笑话。

在公寓门口,他翻了些邮件,HOWARD的还没拿走,他收回钥匙,决定还不打算回去,他找了个书店,捧着书,用头顶来理直气壮地面对阴沉地售货员,眼睛打量看着暮色里延伸屋顶,眨一下眼,黑沉沉的楼群里就亮了一盏灯,他对着掌心咳嗽,计算今天一共说了多少话。夜色从地面浮起来,他整理下裤子,上了楼,打开门,绕过还亮着的厨房和已经关了灯的的CHRIS的房间,在HOWARD的门口停下来,HOWARD已经回来了,他看着黑暗中门缝下面的一道亮光,他伸出手,准备敲门。

还有什么意思呢?

他收回了手,关上自己的门,换好睡衣,吃了药,开了台灯,安静地咳嗽了一会儿,接着翻到《八百万种死法》的某一页,不感兴趣地读了会儿,他捧着书,看着灯光照不到的角落。

过去的时候,他们会花一整天在城市里走来走去,坐在矮墙上胡扯,走到筋疲力竭,花掉最后几个硬币,也不一定偷一个吻,就是坐在一起,没完没了地说,说过去,说不存在的未来,胡说八道,只存在谈论里的爱的泡沫。失落了的影子和燃完了的灰烬,灰烬,灰烬。

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不再谈话了?

他合上书,把被子拉到脸上,闭上眼。

他数完了两百里的质数,快睡着的时候,他想起他想不起HOWARD说过的任何关于爱的话了。



FIN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where all the world is quite
自动播放,抱歉,似乎是随机我的歌曲列表。
What's wrong with jerks

戒烟戒酒

Author:戒烟戒酒
1。“兰迪·纽曼现在有啥话要说?
‘噢,妈妈。’他说。”
2。你见着了他,可是他不会象过去一样吻你。
3。Alabama, Arkansas,
I do love my ma and pa,
Not that way that I do love you.

It's the money that I love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Talk talk talkhead
All those things that I've done
What's up?
FC2计数器
BB's watching ya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HEY!

和此人成为好友

hey ho
OCD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