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E]甜饼短篇合集

CP: DOM/MATT

这是一个悲剧:做为一个成熟的成年人,安东悲伤逆流成一条大河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在岸上住斯基,在一个美丽的早晨,被MUSE还乡团GO HOME的LIVE场地就是马吱吱第一次遇到DOM的地方(AS FRIEND吱!它说.)所震惊了,他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所以他少女状慢跑且四处散发甜饼了.

基本都是依个人爱好的片段练习,请谨慎食用.

以及S!S!S!根据BBC RADIO 1 WITH ZANE LOWE的MUSE NIGHT里吱吱说的“I'm not a number, I'm a free man!”——丫的我猜中了!它果然看过The Prisoner!现在就等它哪天吱自己看过THE MAN FROM U。N。C。L。E和BLACK 7来凑齐全一套早期英国低成本剧情漏洞比黑洞还大的SF/CULT电视剧吱。。?(做为一个冷战间谍剧,THE MAN FROM U。N。C。L。E也充分发挥了“写不出新一集剧情就栽赃给DNA搞出奇怪植物吃人”的编剧一贯优良传统)
肥皂剧



“电视之夜!”BELLAMY狂热地宣布,和一整包薯片一起蹦到沙发上,飞快地把所有垫子和毯子都收集到自己身边,不耐烦地敲打着沙发扶手。

“也许我们可以不看4频道,我猜测HBO正在放OZ。。。”HOWARD把电视上的兔子耳朵天线扯了扯,温驯地建议。

“那可是新的一集!而且我可不愿意花一个周六晚上盯着监狱里的男人们正面全裸,那太GAY了。”一个嘲笑的声音,以及沙发上一个垫子堡垒正在缓慢成形.

“我认为,GAY和花一个周六晚上看4频道的肥皂剧也可能有一些必然联系?”HOWARD已经决定放弃了,他愉快地把啤酒从冰箱搬运到茶几上,坐在沙发光秃秃的一边。“我们准备了饼干和爆米花吗?”

“我在微波炉里扔了两听茄汁豆罐头。噢,开始了!”BELLAMY的注意力完全转移过去了。HOWARD站在那里,看着他抱着薯片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视,不时发出许多激动的小声音,HOWARD朝自己微笑了下,走了过去,把客厅的灯关上,再次坐了下来,在BELLAMY的垫子堡垒的旁边。

“那么那个黑头发的男孩和金发的那个是什么关系?他看上去就要吻他了。”HOWARD说,指着屏幕。

“喔,那是一个非常长非常长的故事。。”BELLAMY说,为了舒服地躺下,抱着垫子挪了挪。“你听我说。。”

他在安逸而温暖的黑暗里慢慢地说,怀里抱着垫子,长而瘦削的手挥舞着,长满凌乱黑发的脑袋靠在了HOWARD的肩膀上。



如何轻松地偷走圣诞

“你在忙着偷走圣诞吗?”HOWARD友好地询问BELLAMY的背,考虑它是它所属的分类下唯一保持了端庄的部分,其他部分(比如两支激动的长而结实的手,瘦削的腿,傲慢的后脑勺)显然正在忙着声势浩大地把他替CHRIS包扎好的圣诞曲奇盒子拖走。

BELLAMY压根就没打算搭理他,盒子们继续难以理解地飞快地消失在沙发后面.

也许哪天需要做做大扫除堵上一些老鼠洞。

“那是我的圣诞礼物吗?”HOWARD继续看着,指着沙发后面的秘密货物堆最上面的一个绿色盒子。

“那不是,那完全不是。”一个傲慢的小声音从箱子堆后面传来,绿色盒子以惊人的速度看不见了,在HOWARD试图指出那盒子上挂着的‘DOM’标签前。“考虑一秒谁会送你礼物——就好象真的有人会。这些都是我的。我自己找到的。”

“也许应该通知CHRIS停止在衣柜里面藏礼物,某种父亲这个职业的职业病,我猜。”HOWARD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随意按了一个频道。“而且这个圣诞节我将一无所有,两手空空地过?”他热心地说,迫不及待准备了一堆悲惨场面。

“也许。”一支瘦削的爪子从沙发后面绕过来。“也许。”

“或者我应该换个地方找礼物?”

“也许。”BELLAMY的手摸了半天,终于找到了遥控器,啪地换了台,屏幕上变为什么人正在尖叫着被追赶。“你想要点曲奇吗?我的曲奇。”



达尔文的收音机

他关好门,换上拖鞋,牛皮纸口袋放在流理台上,他把巧克力,凤梨,薯片,两盒Hob Nob,一组啤酒罐头,三听红牛,一包新袜子慢慢拿出来,整理,归类,袜子放在简易浴室的外面,一伸手就可以拿到,有效避免一些生物穿着脏袜子寻找干净袜子最后脏袜子出现在沙发后面这样的可怕局面(“我当时准是坐在沙发上换来着,肯定是,然后换好了准有什么曲子突然击中我了,所以,恩,而且这并不象是有什么特别了不起的。”)。他清理了迷你冰箱,刮下来的霜倒进了厕所,从晒衣架上取下了所有衬衫,把它们一丝不苟地折叠好,放进箱子,接着拿起扫把,把地板仔细地扫了一次,从沙发到地板均匀分布散落的空罐头们装进纸箱,不久就能回收了.他仔细左右打量了一遍,确定没有遗漏的角落,并且心里知道在什么地方一定还隐藏着一支脏袜子,在某个最不恰当而隐秘的地方,静静等待着袭击人的心智。

“所以?”他感兴趣而愉快地说,两支手松弛地搭在大腿旁边,温和地看着沙发上倦缩的一小团东西.

这可有点伤害人的感情,当你对一堆看上去象衣服的东西表示友好而得不到任何回应时.

“恩?”他提高了音量。

“没人在家,不要推销,不缺难喝的葡萄酒和洗衣粉。”一个含糊的声音回答,从那一团东西里发出,伴随一阵意味明确的‘哦走开,走开,混蛋’手势,BELLAMY的脸依然躲在那本平装书的后面,不难想象这一切精确的划分领土行为里,BELLAMY的眼睛压根就没有离开一次书页。

他想了下,想不出什么可以与葡萄酒和洗衣粉压韵,所以他坐了下来,拿起沙发上散落的另外一本书,拆开一盒Hob Nob。与此同时,一次飞快的袭击带走了半盒Hob Nob。他对自己摇摇头,再对自己笑了一会儿,压根就没去打量沙发另一头再一次恢复成破布掩饰的一些生物以及平装书后面啃饼干的小声音。

“讲的什么?”他懒洋洋地翻了翻手头的书,跳跃着看了几页,一些维度理论,乏味的中年男性危机与外星人发送的信息破译,天气依然很好,可以透过玻璃看到明亮,柠檬色的阳光从树上漏下来,在走廊留下凉爽的阴影。“你看了一上午了。”

“人不是猴子进化来的。”一个停顿,一个含糊的补充,一阵咀嚼声。

“敢说天主教会很高兴。”

“有证据的,化石,干尸,尼安德鲁人,而人类面对再一次进化,妈妈带着孩子逃亡,物种到了发展的临界点会突变,孩子不是正常意义上的人类——是一些新的,更好的东西。”一些激动的手势,脸依然在书后面。

“恩哼。”他把饼干盒子扔进垃圾箱,书松弛地捏在手里。

“孤独的逃亡,没人理解——仇视,真相的发现,隐居。”

在那些日子里,一个孤独的孩子,站在操场上,褐色头发油腻,蓝眼睛警惕地四处打量.就象哪儿会突然冒出人来,扯掉他的裤子,为了取乐.他的外套太大,个子太小.脸色太白,知道得太多,毫无疑问没有朋友.他一直看着他,而他却没有看到他。。。

“那孩子最后怎么样了?”他问.

“哦,她和其他的——很象她的孩子成为了好朋友,妈妈看着他们——。”

“是个好故事。”他说,把书放到一边,接着站起来,走过去,坐下,慢慢伸出手,梳理BELLAMY的头发,BELLMAY没有反对,安静地躺着,也没有做出什么表示,BELLAMY褐色头发绕在他手指上,象晒过的衣服,蓬松而柔软,温度象阳光一样从从里面温暖地辐射出来。“我敢说,是个好故事。”



睡眠问题



他猜测他是睡不着。

他顽固地继续瞪着天花板,感觉着脖子下面垫着的枕头,床单,毯子的一个角,防水外套下摆和(明显是)昨天穿的运动裤的口袋,慢慢地把500里的所有奇数再数一次,没什么用,特别是发展到当不得不爬起来,摸索一张纸和一支笔,记自己到底是数到了323还是343的时候。包含一个复数的奇数能不能算奇数?也许不该歧视复数的权益。他花了点时间坐起来,主要是对付低血压和满心觉得自己应该睡觉却睡不着的不满,既然这里没有任何一支醒着的耳朵能听见他抱怨,那么最好是保持安静,没理由浪费精力和压韵的天分,圆珠笔从他手背上划过去,掉在枕头上,他坐在床上,车里依然很安静,弥漫着睡眠和夜晚,毯子,啤酒的气味,一时间脑子里空白,不知道该做什么好,看着自己的两支瘦长而苍白的光脚,在宽松的睡裤下面露出来,搭在床边上轻轻摇晃,在黯淡的光线里,深水里幽灵一样游曳的白背鱼一样。

感觉过于象不愉快的青少年,他警惕地站了起来,他是个成年人,青少年可没什么魅力,在姑娘方面。也许他该去找点剩下的啤酒,然后争取点睡眠,准备足够的精力在明天让所有人感觉他现在的不愉快。

听起来不错。

他搓着手背上的圆珠笔印,抱着枕头溜达到厨房(枕头永远是有用的,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会突然出现一些可怕的蜘蛛,它能有效降低尖叫声和“那天他看见一只蜘蛛,就叫得象个。。”笑话)。是的,你想找干净袜子时永远发现所有袜子都不成对,手伸进口袋找钢笔时笔帽一定松得确保会弄得你一手墨水,祈祷这次拿来砸的一定是模型的时候手里肯定是真琴,当打开迷你冰箱威胁起司和啤酒的储备时,HOWARD一定会选择在这种时候上厕所。

他保持着安静,把脸战略性地藏在枕头后面,露出两支眼睛,摆出最棒的恼怒青少年眼神。

有些时候你确实不明白人类长眼睛来干嘛。他保持着,目瞪口呆地看着HOWARD揉着那大得根本没有用处的灰眼睛,保持着优雅直接走进厕所。对于人类眼睛的疑惑让他过于震惊,所以他花了足够的时间整理完毕这一讯息并且积累起怒气的时候,他看见一个HOWARD从厕所里出来,扯着背心,短裤勉强地挂在腰上,然后看着他,停下来,眨了眨眼睛,再眨了眨,接着眨了眨,然后扯白背心的手不知道怎么到了那短短的金发里,揉了揉,最后眨了眨眼。

“明天有LIVE。”HOWARD说。

多么有魅力。他翻了翻白眼。在这一番优雅表演后的惊人之语。

“呃。”HOWARD说,眼睛睁得大大的,几乎惊恐地看着他。

他放开一支抓着枕头的手,顽固地拒绝从蹲着的地板上起来。

“也许——”HOWARD转了转头,无助地看着流理台。“我说,你需要牛奶什么的吗?或者你要听个故事之类的?”

用枕头在半夜的TOURBUS上袭击一些东西显然不是个好主意。

于是他还是搞不明白为什么突然他就回到了床上,有两个枕头(一个在脖子下面,一个在臂弯里),手里塞着一杯牛奶,一个HOWARD坐在床边的一个箱子上,充满了感情地开始讲什么小绿人,就好象这个场面还不够滑稽,HOWARD还在试图捏他的手指(过于热情,导致不太象安慰而象逼供),他猜测有些人小时候看了太多次《ET》。

HOWARD坐在那里,看着他,柔软的金发和光着的结实的肩膀柔和地反射着窗外的橘黄色路灯光。他看着,想伸出手摸一摸,在他的食指抓到发梢前,HOWARD抬起了头,他看着自己的指头从HOWARD光滑的额头划下去,一直划到干燥的嘴唇上,停了几秒,他确保自己收回去的动作看上去就象是个小意外。

“我要睡觉了。”他宣布。

“。。对了,漂亮的格子。”HOWARD说,指了指他的睡衣,把毯子拉到他的下巴下面。

他尖锐而短促地发表了一点对时尚的嘲笑和HOWARD的穿着的怜悯,接着闭上眼,等待着HOWARD走出去。他听见HOWARD站了起来。接着,又坐下去,手指滑进他黑色的头发里。他顽固地闭着眼,等了几分钟,感觉着轻柔的压力和碰触。

“床上可以睡两个人。”他说,朝里面挤了一点,接着不做声了。


已付款



HOWARD阅读着手上的购物单子,划掉一串鬼鬼祟祟地挤在中间,明显书写的字迹比他本人的要难看了很多的条目,健康的家庭不需要一打袋装油炸膨胀食物。



“条形码是外星人的技术。”BELLAMY的后脑勺傲慢地说,挥着手里拿着的一筒乐事暑片,接着自然地扔进了购物车里,接着他转过头,一个警惕的确认眼神,接着安心地又继续追猎更多充满了色素的小玩意儿。“你知道,有谁听说过谁发明了条形码吗?就好象突然出现的。外星人。一定是。”



和平常一样,BELLAMY从不回头确认HOWARD对他的论点的反应,所以他当然没有看到HOWARD先生飞快而无声地把薯片从篮子里拿了出来,放回架子上。



薯片对体重没有任何帮助。



在放时鲜蔬菜的区域,BELLAMY先生再次使用了“天啦看啊有只山狮在你背后!”把戏,来试图把篮子里的大部分绿色蔬菜送回架子上。他高傲地揉了揉鼻子来表示对HOWARD先生没有足够的智商来配合他精妙的把戏的不满,接着手塞进呢子大衣外套口袋里,昂首阔步地走向下一个区域。他压根就没有留意在他尖叫时,旁边一个拿着装满了健康食品的篮子的中年女性古怪的眼神。



“从树上摔下来过。”HOWARD先生善意地向她解释。“有些时候会犯的。”



他提着篮子,踏着细碎的小快步,在BELLAMY先生制造出更多麻烦(比如,一如既往,不小心撞翻堆好的罐头金字塔)前找到了他。



“这个不错。”BELLAMY先生说,坐在休息的塑料椅上,左手拿着纸杯装的小半杯红酒,右手拿着不知道是扫荡的第几家的免费试吃的小饼干愉快地啃着。“而且别指望我会分你。别指望。”



“——只要想一想,有多少满手泥巴和炸薯条油的三年级小孩曾经抓过这些饼干。”HOWARD先生严肃而友好地指出,把篮子换到另外一支手。



“噢。”一个白眼。



然后饼干被塞进了HOWARD先生的嘴里,HOWARD先生也翻了翻白眼,看着BELLAMY先生以一种可怕的激情,朝着谷物架子跑去的背影。他肯定饼干被塞给他不过是因为BELLAMY先生突然发现了新的更多的需要腾出手来拿的商品。他揉了揉额头,追了上去。



“我要一个额外的‘已付款‘的贴纸。”HOWARD先生说,站在付款通道,在BELLAMY先生不断捅他肋骨的攻击下,他确定最后那一下特别重。



“噢,真可爱。拿回去给你孩子贴在额头上?”一个友好的眨眼,售货员拿出了一张。“记得对他或者她说‘我已经买下你了,这样你就不会弄丢了。”



HOWARD先生听到了背后那声安静的嘲笑声。他又叹了口气,提起袋子,走出超市。



“现在给我。”一支扯着他外套的手。



HOWARD先生停下来,把贴纸塞了过去,拿不准为什么和BELLAMY先生呆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想叹气,他打开后箱,把购物袋依次放开,BELLAMY先生一如既往,俩手挽在胸前,不耐烦地站在旁边看他干活。他关上后箱门,转过身,接着感觉到贴纸被啪地贴在他额头上。



“我已经买下你了,这样你就不会弄丢了。”一个得意洋洋的宣布。



“当然。”他说,凑了过去,在车门的掩饰下吻了BELLAMY。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where all the world is quite
自动播放,抱歉,似乎是随机我的歌曲列表。
What's wrong with jerks

戒烟戒酒

Author:戒烟戒酒
1。“兰迪·纽曼现在有啥话要说?
‘噢,妈妈。’他说。”
2。你见着了他,可是他不会象过去一样吻你。
3。Alabama, Arkansas,
I do love my ma and pa,
Not that way that I do love you.

It's the money that I love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Talk talk talkhead
All those things that I've done
What's up?
FC2计数器
BB's watching ya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HEY!

和此人成为好友

hey ho
OCD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