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E] 无声与结局 DOM/MATT G

CP:D/M

级别:G

概述:再见。他重复了一次,对着所有的幽灵。

说明:非常短,但是无法归类进甜饼系列,所以单独划分出来.虐注意.


那是一幅在里斯买的不太好的欧庄的版画,税估计比本身的价值还高,光影和比例有问题,在行李箱里被什么东西划了一条口子,一直挂在客厅里一个不见光的角落里,象其他的什么在旅行里买的无足轻重的小玩意儿,如果你一年两百多天不在家里,不在国里,那么当你坐在客厅里,就会发现这个陌生的地方被这些东西包围了。但是那一天早上,贝拉米看着它,就是觉得不对,具体哪儿不对他可说不上来,也许是歪了,他慢慢想着,走了过去,在微波炉里放进一份电视火鸡快餐,接着打开电视,看着早晨的新闻,独自缓慢地吃,盘子里只剩下发酵面块,他看着自己无意识地盯着盘子,等待别的手来把面块拨拉走,也许还有抱怨式的叹气。他等了一会儿,象在等待什么幽灵。接着他站起来把盘子扔进洗碗机。不要太多清洁剂,我知道,他不耐烦地说。

他在对谁说话?

他赶紧打定了主意要洗一洗上周的衣服,你看,他可是在家里,他的家,于是他花了点时间找到洗衣篮和洗衣粉,洗衣篮依然是空的,没有他的衣服,也没有霍华德的衣服,他能做到的,他知道的,但是洗衣槽的水管到底在哪儿?他不记得他安过一条。他背诵了一次洗衣服的程序,接着脱掉身上的T恤,放了进去。一个人要洗衣服的时候总没有什么能阻拦他。感谢上帝,电视依然在响着,四下不至于一片死寂,而且这里再也没有谁在他自己的房子里抱怨电费之类的问题——没有。

他等着水放满洗衣槽,接着取出盘子,在放进柜子里的过程里打碎了两个,棒极了,这就意味着——扫把会在哪里呢?他顽固地拒绝投降,他伸出手,用指尖一片接一片地收集起破碎的瓷片,看着指腹老茧上一道白色的划痕。‘家庭的五个要素之一是医药箱。’,是的霍华德妈妈,另外一个要素打赌你办不到,我是说,裙子,他尖锐而短促地反驳,接着猛地闭上嘴,眨了眨眼,摸了摸那白色的痕迹。

一个人和自己说话可不是好迹象。

他并没有和自己说话。

一片漆黑的卧室就在那里,死寂地看着他,他转过头,象在躲什么一样匆忙地走开,衣服,对,洗衣槽,水。。。

那画依然歪着。他反复想着,

所以他走过去,抓住一个角,仔细地朝上面调了一下。可是这里依然有什么不对,于是他朝后面退了几步,打量了半天,然后再调。依然不对。他换了一个方向,顽固地算着角度,一点点挪着。傍晚的上面是浅蓝色下面是灰暗的黄色的天空慢慢变成了紫灰色,接着融化在黄昏的幽影里面,最后是黑暗,路灯橙红色的光线从门缝渐渐下面透进来,这次没有人来替他开灯了,再没有人来给他说那些窗外的黑暗里没有恶魔。

他麻木地捧着画框,看着地板上的碎片,看着淹过来的浅浅一层水,不很冷,实际上并不冷,这并不是难过,他用了一点时间感觉到了超现实的滑稽,花了20年来建造的世界倾覆的声音不是砰,而是一声呜咽,这并不是难过,他只是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再见。一个小声音在他的脑子里响起。

再见。他重复了一次,对着所有的幽灵。

FIN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where all the world is quite
自动播放,抱歉,似乎是随机我的歌曲列表。
What's wrong with jerks

戒烟戒酒

Author:戒烟戒酒
1。“兰迪·纽曼现在有啥话要说?
‘噢,妈妈。’他说。”
2。你见着了他,可是他不会象过去一样吻你。
3。Alabama, Arkansas,
I do love my ma and pa,
Not that way that I do love you.

It's the money that I love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Talk talk talkhead
All those things that I've done
What's up?
FC2计数器
BB's watching ya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HEY!

和此人成为好友

hey ho
OCD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