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MUSE]Biotic D/M NC17 缓慢翻译,未完。

TEEN!AU MUSE。
下午六点半,最后的光线消逝在隐约,寒冷的学校走道们里。伴随着一声异口同声的叹息,三双疼痛的手在制造乐器响亮的共鸣的过程里停了下来。电源从插座上扯了下来,麦克风放到了角落支着,在之前的使用过程里,被汗水弄得湿漉漉的沉重的乐器,拨片,和鼓锤,全都回到了自己应该在的位置。


一阵轻而笨拙的脚步声在陈旧的灰褐色地毯上作响,房间里最后一盏灯被瘦削的手指关掉了,乡间的夜晚总算是看见了三个年轻人徒步穿越过砂地,草丛,混凝土地和道路。庞大而冷漠的学校被抛在后面,安静而愉快的话语和笑声在寒冷,即将来临的冬季黄昏里轮换着,乡村的意思就是清楚地意味着,在着闪烁着钻石一样星辰的漆黑夜空里,没有任何城市夜晚里的光污染红云。


“有人乐意来点儿鱼和薯条吗?”金发的那一个问道,商店街明亮的光线出现在那里,衬托着黑暗的街道,灰色的石头房子,狭隘而涂涂补补的道路,看起来显得有些奇怪。


最矮的那一个用自己的大而瘦削的手揉着桀骜不逊的黑色头发。几天前他才被迫去修剪掉了长长的刘海,很有可能是因为实际上他压根没办法透过油腻腻的乱发看清楚面前的是啥。他不会乐意承认,但他确实对修剪后的结果很满意。而如果他甚至对那些个事情感兴趣,他甚至能说,这成功地突现了他圆润的颧骨,但是事实是,他更恼恨自个儿远称不上完美的皮肤变得更加明显。而现在,拽着凌乱的草叶的冷风,穿过坚硬的道路,压根就没办法哪怕吹动一下他脑袋上支棱着的过多的翘起的撮儿,散乱的刺尖儿,它们坚定地竖立在他头皮上。


“行啊,要得。”

一秒后,男孩们在寂静里走下窄小的道路,注视着夜色里空荡荡的商店们的微光。金发男孩顿住了,咒骂了一声,为一只飞进了他大大的蓝眼睛的小虫。(这里应该是笔误,他的眼睛实际上是灰色的),泪水滑到他脸颊上时,其他两个吃吃窃笑,当他们最终走进快餐店的人造的暖意时,顶着刺猬头的金发男孩依然在挣扎,使劲揉着自己酸痛的眼睛。


“该死的,你简直就是个活见鬼的。。”MATT含糊地消了声,抓住DOM的脑袋,弄出了他短短的睫毛间的飞虫。“好啦。”他简短地说,自顾自走向空荡荡的柜台。



DOM用袖子擦拭红肿的眼睛,接着,在第三个男孩大笑出声的时候使劲锤了他一下。


而站在柜台前的那个男孩,习惯性把头发从眼前拨开,忘记了额头附近已经没有任何刘海。清了清嗓子,他要了三份鳕鱼和薯条。不一会儿,夜色再度欢迎三个年轻人,开始哆嗦和假装他们一点儿也不觉得冷。


CHRIS,也就是第三个男孩,继续迈着步子,在其他两个男孩在一堵被花床覆盖的矮墙前停下时。



“你来吗?”刺猬头发型男孩问道。

“得去搞定该死的指定功课,明天得用。”

“我也是,打算让它操自己去,晚安。”黑发男孩叫道,继续朝嘴里塞薯条,甚至不用眼睛去确认下填充方向是否正确。

“晚安,CHRIS,好运。”金发男孩叫道,他的声音比MATT的要稍微沉静一些。



很快他俩就独自呆着了,MATT热切地狼吞虎咽着,瞪着地面,DOM在旁边缓慢地吃着,伴随着大量叹气。

“你还好么?”几分钟后DOM问道。

MATT只是点了点头,盯着他的鱼,嘴唇覆盖在一层油腻下。


“完了后你要回家么?”

MATT没回答,等到解决了鱼,再过了一会儿,回答,在抬起眼看着安静的金发男孩前。


“也许,你呢?”

DOM点头,“是的。”他补充,“不过,你要和我一起去玩会TV GAME吗?”


MATT
四处打量着小小的街道,从狭窄的道路望下去,又往石板屋顶上看,最后视线越到对面明亮的商店,接着溜到隔壁黑暗,沉静的房子们。





“好的。”


DOM微微地咧嘴笑了,深呼了一口气,咳嗽出声,把他吃了一半的薯条们扔进了最近的垃圾桶里。


他们在寂静里游荡回DOM的房子。

金发男孩害羞,友好的家庭对着MATT微笑,已经习惯了他频繁和没有任何通报的来访,类似突如起来地独自出现在大门口,或者被DOM带回来。


他们脱去自己的旧运动鞋,DOM的外观普通,MATT的是黑色的,上面有闪亮的红色条纹,以及厚实的灰色鞋底。离开了这些东西,他看去足足矮了一英寸,比以往更加瘦弱和苍白。


很快发现他们自个儿正呆在铺着深蓝色的地板的狭窄楼道里,这是去DOM温暖,凌乱的房间的捷径,那是间寻常普通的年轻男孩卧室,只不过没贴任何海报。他弄了些吉他贴纸和鼓架,明星照片儿,这就是全部了。DOM咧嘴笑,在MATT自大地爬到他的床上,脸朝下躺着,毫不客气地占领了床上所有的空间时。



黑发男孩再一次伸出长长的手掌,试图拨开已经并不存在的厚重的刘海,接着叹气。


DOM站在那儿,扫视放下来的黑色窗帘,它们让整个房间相当昏暗。



“想要我拉开这些玩意儿么?”他问道。




“不吱,放着边儿去,把电视打开。”("Nah, leave ‘em. Turn the tele on.")

DOM跪下去,摁了遥控器上一大堆按键里的一个数字键,接着电视机闪烁着开了,MATT从地板上抓起一个游戏手柄,在床上盯着屏幕,摇晃着腿。


DOM坐在MATT前面的蓝色,厚重地毯上,赤脚倦缩在这一片柔软里。


MATT在幽光里稍稍眯起了眼睛,DOM转过头,责备他。


“你需要眼镜。”

“不我才不需要,他妈的的闭嘴。”

“你很冷。”

“实际上我很温暖。”

“不,我的意思是,你很冷淡。”

“我知道。”

接着一阵令人惊奇的寂静来临,在他们开始忙着在铁拳4虚幻的美国城市里,把对方的游戏人物揍到死。(其实TEKKEN4按发售时间来算,完全不可能在这个小说的背景里出现。。)



“你为什么老是选女角色?”DOM窃笑。


MATT干脆利落地无视他。“把声音开大点。”

他们继续着,DOM通过封锁MATT的每一个招式来激怒他。


“那你又为什么老是选择男角色?”MATT说,几乎就象在念个陈述句。


“因为他们都很辣。”DOM回答,MATT瞥了他一眼。“顺带一提,我开玩笑的。”


MATT叹了一声,继续一次又一次试图哪怕打破一下DOM的人物的防御。



“有啤酒么?”MATT问道,在他最终被彻底地打败的时候,粗鲁地把手柄扔到地板上。

DOM在床下翻找,接着拖出一个半满的箱子,递了一听给MATT,后者撬开了易拉罐。


“想去走走吗?”黑发男孩问,窥视着DOM床边的镜子,打理自己耷拉下来的发撮。

这个邀请让DOM微笑起来,至少比命令强些。“好的,走吧。”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where all the world is quite
自动播放,抱歉,似乎是随机我的歌曲列表。
What's wrong with jerks

戒烟戒酒

Author:戒烟戒酒
1。“兰迪·纽曼现在有啥话要说?
‘噢,妈妈。’他说。”
2。你见着了他,可是他不会象过去一样吻你。
3。Alabama, Arkansas,
I do love my ma and pa,
Not that way that I do love you.

It's the money that I love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Talk talk talkhead
All those things that I've done
What's up?
FC2计数器
BB's watching ya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HEY!

和此人成为好友

hey ho
OCD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