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E AU]白噪音 1

等级:G

CP:目前无。

概述:办公室的故事之类的。

警告:OFFICE!AU,OOC

声明:既然是AU还从来没发生过,那就是属于我了。


1。梦游先生和苍白先生







“雨继续下着。这是一场猛烈的雨,一场久不停歇的雨,一场令人焦躁不安的潮潮的雨。这是一场豪雨,如抽在眼睛上的鞭子,又如齐膝涌动的暗流。这场雨淹没了所有和雨相关的记忆——”



“而你管这叫什么?又一个对着饮水机朗诵布拉德伯里的《雨一直下》的下午?一种毫无道义的行为,一种令人焦虑,感到类似周六出不了门,瞪着电视上千钧一发的主持人的手伸向家庭主妇的大腿一样的行为,就好比城市批萨的盒子,又好比——”



“对不起,能否让我用一下饮水机?”





你们会管这个行业叫做THE IT THINGS,是的,差不多,去掉广告部分和运算的那部分后大概算是。而和其他的所有的客户端应答的第二句话不是“你试过重新开机了吗?”的办公室一样,这里也有一个——好人。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伦特和卡尔(都是三十岁,单身,喜爱3DO和黑岛,非常讨厌任天堂,排比式谈话爱好者)做了他们能做的最理智的事情:谨慎地挪开腿,在狭窄的玻璃隔间里提供了一条通向档案柜旁边的引水机的路。这些从周一的不知道名字的仓库批发来的拼接式隔间,它们对隔绝对面桌子的90分贝的NO DOUBT完全没有帮助,但至少它们能有效向一个手里拿着杯子,正在缓慢地走向饮水机的——好人表示:没有人在看他。





实际上确实很有效。





好人马休。贝拉米一如既往面无表情地拿着杯子又挪回自己的位置,按出光驱,把杯子放在上面,解除掉屏保的锁,继续毫无兴趣整理数据库。通风口继续把陈腐的空气打他头顶喷出来,在明亮的白炽灯下,他显得年纪很轻,个子不比一个发育正常的八年级学生高多少。瘦削的肩胛骨高高地顶着浆得笔直的衬衫,虽然它的颜色和裤子完全不配套。黑色头发短短地盖在发际线上面,蓝眼睛颜色很浅,警惕而冷漠,皮肤紧紧地绷在颧骨上,下巴结实而坚强,一幅标准而可以做成业界标准的闷闷不乐而严肃的样子。几分钟前走廊上的死寂又恢复成一片安静,舒适的嗡嗡声,混杂几个音量太高因此几乎可以辨别的单词。纸团和传单又开始扔来扔去。似乎有什么神秘的神力,他的隔间上空几乎是一片和平的静飞区。他记下了这个,就好象他以前做笔记让自己记得买了两张GIRL ALOUD海报贴在隔间上任何人都能看到的位置(他还贴了一张Rage Against the Machine在机箱后面,确保没人能看见。)。现在她们就在那里,对着每一个经过的人微笑。不过也许他该换了,你知道,女孩组合的流行程度多半不会太长。长长的,苍白的指头痉挛一样在油腻的键盘上跳动,写着备忘,跳过一行,也许该找个什么人来做完这剩下的部分,他早该申请转去做文案了,写那些故事,安排地下城里的任务,而不是坐在这里,继续单调地演算。





嗡嗡声通常很好分辨,这里有三号和六号的尖锐的股票指数小型交流会议,四号和五号和八号的波将金号什么不能胜过金乔治三号,九号和十号的辐射墓碑墓志铭背诵比赛,以及哦,拍桌子,这是十二号和十四号的曼城和曼联除了拼写时长度决定胜负之外还有没有别的证明自己是最棒的办法,非常多,他几乎都能整理出来再分类好放进他脑子里的小抽屉里,以方便于在什么日子里拿出来仔细拼装好,派上用场,他保存了上个月的报表,弯下腰,拿出桌子下面柜子里充当闪存的MP3,接着抬头——。





哦不。





办公室经常被认为是有生命的,它有很多种默认语言,伸向打开机的一打左手上方礼貌的询问代表快让开我他妈的又要迟到了,时间过了五点大楼的灯光还没变黯淡从一层到六层同时响起的沉重的叹息和一个个拿出的手机代表又得加班,时间长度和主管是否替办公室叫批萨呈必然的因果联系。而整齐划一的转头和短暂的沉默在这里只意味着一件事情,一件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的事情。





技术部主管多米尼克。霍华德站在他的私人办公室门口,正在缓慢地走进大办公室。





对大多数员工而言,霍华德是一个符号,由一个黑色套装的背影和脏金色的后脑勺组成,点缀着两个充当枕头的手掌边缘。这是因为当你有幸在他忘记拉上窗帘的日子里经过他的办公室,你看见的永远是他的后脑勺,安详地趴在两个手掌上,陷入愉快而无法打扰的睡眠,如果你要去的是人事部,你还能有机会看看他的脑袋顶。就这么多。





而在这些个足够幸运的日子,就好比今天,你将终于能看到他的脸。他年轻,相貌好,着装合体而体面,可是你要说起来也想不起他具体是哪儿相貌不错。当他看着你,你无法不发现在那沉重而茫然的眼皮下灰色的眼睛毫无疑问不是在看着你或者这季度的报表,事实上,他本人压根就不在地球上。沉默在继续,随着他缓慢懒散的步子,他似乎下定了决心要让人感觉生命的沉重和疲倦,高而瘦的身体驼着背,结实饱满的肩膀松垮,鞋子软绵绵地拖在地上,没精打采达到了专业的令人暴怒,在这一切之上是最高潮的部分,他的冬天的海水一样颜色的灰眼睛梦游似地睁着,定定地看着前方,让人惊奇还真有人能边走路边睡觉。看着他,你所有想做的事情不过就是把钓鱼杆和交给海边老人疗养院的介绍信塞进他手里,然后把他扔上最近的去加拿大的航班。





简短的打破这种怪异而不吉的沉默的发言来自女性员工的那几张桌子,一些短促的白眼和一些撇嘴,很友善,如果你谈论的是一个持续被要求去城中心餐厅谈一谈然后一向干净整洁的外套的更换频率变低然后手里经常多了几个三明治然后又开始一个人下班并且办公室里又多了一个姑娘不再理睬他的人。接着慢慢地,不可抑制地,大量文件被找了出来,一份又一份地出现在霍华德先生手里,他温和而局促地嘟囔,接过所有文件和与文件一起递过来的糖果和小玩意儿,他的两个手很快满了,而在那几乎有半个储物柜高而摇摇欲坠的文件堆上,九号桌的伦特还仍然在试图把一张辐射2的拷贝放在上面,他终于摇了摇头,挂上他著名的愚蠢笑容,白而整齐的牙齿一起露了出来,接着捧着这么一大堆东西缓慢地继续朝着办公室通往策划部的门走去。





响声让所有办公室里所有人的脑袋再一次整齐划一地转了过去,霍华德坐在地上,在一大堆文件和杂务中间,纳闷地眨着眼睛,象是搞不明白自己怎么了。他把手伸到腿旁边,摸了摸那个不小的木箱子





马休总算是把他的MP3插到了机箱上,他伸出一支手,接过他的箱子。







“谢谢你。”他说,绷得紧紧的脸依然面无表情。







TBC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where all the world is quite
自动播放,抱歉,似乎是随机我的歌曲列表。
What's wrong with jerks

戒烟戒酒

Author:戒烟戒酒
1。“兰迪·纽曼现在有啥话要说?
‘噢,妈妈。’他说。”
2。你见着了他,可是他不会象过去一样吻你。
3。Alabama, Arkansas,
I do love my ma and pa,
Not that way that I do love you.

It's the money that I love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Talk talk talkhead
All those things that I've done
What's up?
FC2计数器
BB's watching ya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HEY!

和此人成为好友

hey ho
OCD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