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E同人] 表面动机 D/M G

CP: Dom/Matt
他翻捡了半天,挑中了块玻璃开始打磨轴承的那当儿,BELLAMY走了进来,而录音室门口那块出名的吱嘎-吱咯地板惊人的几乎没做什么表示,所以他微微转过头,眼角的余光看到了BELLAMY手里捧着更多的钉子,于是他再侧了点儿脑袋,瞟着了BELLAMY松垮的最小号黑色工装领口下面一大块白色的皮肤,这里面一定有种什么公理,无论是啥外套,领口永远都会开在深受海斯法典喜爱的锁骨下一英寸。



BELLAMY小心翼翼地挪了过来,没什么太大的作用,应该指出。HOWARD不动眼珠子也能听到钉子掉到地板上的声音,并且在一阵明显的慌乱的蹲下试图拾起那一根钉子的声音后是哗啦啦一大片钉子敲击到地板上的声音。他琢磨了会儿,依然决定呆在自个儿的位置上,拇指比着小巧的茶色玻璃片,耐心而细致地磨平轴承上的毛刺,两条腿搭在椅子外面,这些椅子都不是给他和BELLAMY准备的,生产它们的人一定有一种关于世界上不存在乳糖不耐受和‘躲在教室里假装胃上破了拇指大小一个洞以逃脱游泳和篮球比赛’,并且人人都刚好有百分之几的独眼巨人的显性基因的美好理想。





“它能跑得很快——我是说,非常快吗?”唯一一把矮凳蠕动到了他旁边,一个轻微的重量坠在他的手臂上,就好象他的手臂上突然长出了一大丛浅褐色的杂树林,而且迫切需要修剪以摆脱致命的不美观。





“也许。”他深思熟虑地告诉BELLAMY的头发,感谢了下BELLAMY看上的不是他的左手,食指和拇指快速检查了一次车轴表面的光滑程度。“我尽可能接上这些线路,这是我能买到的最好的马达。”





“我觉得它一准跑不了多远或者更糟糕你知道你也许会搞错一两条线路然后当你按下开始轰它就会一路倒着一路退出门外然后撞到墙上啪轰喀嚓地变得粉碎的也许就是这样没错准是这样。你知道你永远挺笨的什么。伙计。上帝发放快速反应的那天你肯定错过了点儿你肯定睡过头了。””随着语气,杂树林稍微朝上方抬了一点,现在HOWARD的鼻尖碰到了它们柔软的尖梢,肥皂和盐,油,尘土,煎熟的蘑菇的气味。





“是的,也许。”他温和地回答,捡起来胶水瓶子,从胳膊肘旁边一大堆车体的构件拿起一片,他只用一支手就能完成,他也能感觉到BELLAMY结实坚韧的下巴在他的空闲着的胳膊上绷紧了,他可以想象下巴上面的嶙峋的,带着嘲讽神气的脸是什么表情,眉毛弹跳成了一边高一边低的跷跷板。他不太感兴趣。“钉子。”他说,摊出手,玩具汽车的一片尾翼危险地夹在中指和无名指之间。





“之前半个小时里你去了什么地方?我知道你不在,我看到了,窗户开着。”





“抽了支烟。”他耸了耸肩,手依然坚持地摊着,光滑的树脂片顽固地试图向地面滑去。





BELLAMY没有反应,而细长的手指突然伸了出来,拽住他的手,迅速而用力地朝自己的方向一把拉扯了过来,结实有力的手指按着他的手指,冰冷的傻鼻子撞上他的手指之间柔软的肌肉,干燥而柔软的嘴贴着他的掌心,温暖的呼气喷在他的皮肤上。他微微侧过身体。这个不太舒服的姿势维持了半分钟,他被宣告了自由,温顺地打量着安静地呆在地上的尾翼片,BELLAMY仍然挂着他手臂上,这可真是有点怪,他缓慢地想着,可是到底哪儿怪他又说不出。





“烟味。”BELLAMY古怪地说,很快就安静了,一声不吭也不再动弹了。





HOWARD耸了耸肩,拿起了另外一片。接着他琢磨了很一会儿,眼睛很快地眨了几下,惊奇地打量着地板,他放开了手指捏着的侧翼,缓慢而不确定地挪向BELLAMY的脑袋,他没有再做更多动作,就停在了那儿。





FIN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where all the world is quite
自动播放,抱歉,似乎是随机我的歌曲列表。
What's wrong with jerks

戒烟戒酒

Author:戒烟戒酒
1。“兰迪·纽曼现在有啥话要说?
‘噢,妈妈。’他说。”
2。你见着了他,可是他不会象过去一样吻你。
3。Alabama, Arkansas,
I do love my ma and pa,
Not that way that I do love you.

It's the money that I love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Talk talk talkhead
All those things that I've done
What's up?
FC2计数器
BB's watching ya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HEY!

和此人成为好友

hey ho
OCD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