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E同人] 非线性运动 DOM/MATT G

CP:COOL GUY/LITTLE MICE

等级:G

概述:“ ‘你在树上面。’他说。”

声明:我不拥有惠特利·斯特里伯或者小·库内特·冯内古特又或者阿西莫夫,所以其他的剩下的都属于我。
MATTHEW JAMES BELLAMY,飞快地把纸浆杂志塞进枕头下面,两支瘦小的手缩回来,搭在毯子下面缩在胸口前的凹凸不平的右膝盖上面,苍白的满是粉刺的瘦脸上竭力摆出一幅冷静又从容的样子。





“你在树上面。”他说,满心希望自己听起来象是JAMES BOND系列里的人物,他挺努力,但是你知道并不是人不能天天能一边毁掉半个莫斯科一边在坦克里面喝一壶茶,并要一块煎饼,这种事情一定不经常发生。





“恩。”HOWARD回答,在树杈上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阳光在他的黑QUEEN图案T恤肩膀上闪闪发亮,夏季校服短裤下的两条健康结实的腿在暖洋洋的空气里自在地晃动,他一如既往象是没睡醒又被HOWARD太太从卧室里拖了出来,在早餐桌上吃到第三块POP MART的时候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受到了什么样的对待,并且正呆在想出自己该做出怎样的反应要花的半小时里的第十六分钟里。“你怎么想?傻气?”





“什么?哦不,挺酷,攀爬什么的,我说,挺酷。”BELLAMY热心地飞快补充,也许太快了一点。他悄悄地把毯子卖力朝肩膀上拉了一点,他并不是特别喜欢别人浏览他的解剖结构,特别是在他还穿着睡衣的情况下。特别是在他还穿着睡衣,左腿上打着石膏,高高地吊在一个二手支架的情况下。石膏上甚至还有PAUL坚持涂上的大大的THE CURE,他仍然觉得但也无法说服他的哥哥关于‘穿黑衣服的人们’和当他从单杠上摔下来时充当了安全毯的右腿骨头长起来之间没有什么必然联系。





“恩。”HOWARD说,你真怀疑他就只会这一个单词,不它实际上不能算是一个单词,这是一个拟声词。BELLAMY窄小的卧室里充满了凉爽的阴影和姜汁洗洁剂的气味,象所有的这样的下午三点一样,安逸而宁静,死气沉沉。HOWARD,坐在那里,那个窗户外面的榕树树杈上(它在晚上,在车前灯的光线下,投射到窗帘上的样子就象一把带着五把长长的剃刀的手套,如果弗莱迪没有威尔该怎么办啊),被晒热的外面的空气里散发着些微的苦涩树汁气味。蓬松的白色浓云很低,明亮而放射性的阳光透过浓密的绿色树冠撒得到处都是,HOWARD象是对BELLAMY的床产生了无法抗拒不能中断的兴趣,一声不吭,保持着那种保留给六月份的社会课对着窗外的表情。灰眼睛懒散地眯着,嘴拉成一条松弛的细线,友好而茫然。







很好,HOWARD最好不要嘲笑奶奶给他买的蓝格子睡衣,就算是为了HOWARD自己的利益。







“这样你就不能骑自行车了。”就好象MATTHEW他本人真的在乎,不过这突然出来的声音倒是吓了他一下,含糊的老山羊声音。HOWARD又闭嘴了,腾出一只手挠了挠头发,就好象真的在为了这个问题困扰,如果困扰肯放低两级台阶,包含进一双茫然的灰眼睛。明亮的光斑撒在HOWARD灰色的校裤上,他的腿还在晃,他没有一支折断的腿和粉刺,他没省钱买过任何一本惠特利·斯特里伯或者小·库内特·冯内古特,却有很多很酷的朋友,还很干净,还有一个完整的家庭。







那些这么多年一直不肯离开的老蚂蚁一如既往花了一点时间啃咬BELLAMY的脑子。







“他们对这个事情怎么说?”他飞快地补充,比他正常的语速更快一些,因此它就相当象一连串模糊的汽笛声了,他得赶快,赶在更多的蚂蚁顺着新航道爬出来前。







“什么事?噢。餐厅里传了大概三天,我估计上周四的地理课的基本都知道了你从单杠上摔下来断了腿。”







“那他们怎么说?”







“你知道那些东西,排队拿炸鱼和土条条的间隙排队的那种时候,BLAHBLAH,最小的BELLAY摔断了腿,对,那个老穿着黑衣服,领子拉到下巴底下的小疯子。这些个。”







“你可以省略掉那些具体的说明。”BELLAMY失望地缩了回去,看也不看就回手从背后抽出一个枕头,在胸前建立一个柔软的防御工事,几乎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起劲地啃本来就已经够参次不齐的拇指指甲。HOWARD还在看着他,这么一段时间过去了HOWARD依然一动没动,腿蹭着树皮晃悠,头歪着,谨慎而懒散,象在观察一种新奇的昆虫,这让他紧张,颧骨几乎神经质地抽动起来,他甚至完全不去搭理正在顶着他的脊椎的杂志角,它很柔软,但还没柔软到完全没有伤害性,他无法不去想着在柜子里的一整套精装本《基地》,他可以用它们来建立一个小小的掩体,接着他可以。。。







“我给你带了点东西。”神圣又甜蜜的谢顿在上,HOWARD总算动了起来,他低头,谨慎地朝下面左右打量,缓慢而稳重地把手揣进裤子口袋里,用拇指和食指优雅地从那里面抽出一个狭长而薄的灰色纸张包裹着的卷筒,接着他抬起头,灰色眼睛又眯了起来,微微抬起了点下巴,左手握住卷筒,高高地向上方扬起——







BELLAMY觉得自己八成没时间尖叫,因为他在忙着疯狂而令人绝望的缓慢地举起两支手。砰!挺准的,应该说,刚好命中他仍然忠实地支着的膝盖,发出象英语课本从课桌上掉到地板上一样的声音,他呆滞地把手从掩护着的脸上放下来,挂上“他真的很愤怒他可以就这么把你生吃了甚至不用蘸辣酱油”表情一号,阴沉地瞪着HOWARD,后者正陷于一场看起来对肺非常不利的大笑中,笑得那么厉害,就象下一秒就会这么直接栽下去,惊奇地瞪着天空。真该让学校里的人看看,BELLAMY阴沉地琢磨。





“你知道,做个酷家伙,就必须扔得很准。”肩膀抖动着,手抽搐地拍打着膝盖,而且这笑声真的很响亮。这显然不是他们的‘如何才能成为酷家伙’私人教程补习的最佳上课时间,但是BELLAMY仍然一如既往地记了下来,愤怒地。他花了半分钟维持阴郁的怒火,接着也跟着咯咯笑了起来,尖锐而响亮,直到他不得不停下来咳嗽,涨红的脸兴奋地发烫。







“打开吧。”HOWARD友好地说。







他捏住开口,很快撕开了蜡纸,接着,对正在盯着他的HOWARD翻了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白眼,接着,再次不可抑制地大笑起来。







“我猜你下次该给我带仓鼠笼子自助工具包。恩?”他喘着气,左手无力地摇晃着薄薄的一本《老鼠马修看医生》,食指在光滑的封皮上滑了过去。







HOWARD愉快而慢悠悠地继续微笑,做了个老鼠卷尾巴的手势,接着,皱了皱眉毛,又歪了歪头,举了手腕,看了一眼,放下去,直视着他。







“我得回家了。”HOWARD说。







BELLAMY眨了眨眼睛,接着把枕头又抱了过来,他再抬起了头。“你还会再来吗?我的意思是。不是特别希望。呃不。我说你顺便的话。你知道。下午四点什么的。”







“我想我会的。”他说,接着转了个身,手牢牢地抓旁边的一枝横岔的枝桠,运动鞋轻巧而缓慢地在树干上找到了一个支点,接着下一个,有那么一会儿,他象是要摔下去了,但是他不过就是腾出手抓住了另外一个树瘤,没多久,就看不到他了。







BELLAMY放开枕头,抽出杂志,翻到之前的一页看了两段侦探如何在黑暗的街道上追踪一个孤独女人,接着,放了下去。







“老大哥在看着你。”他对着空气说,又咯咯笑了起来。







FIN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where all the world is quite
自动播放,抱歉,似乎是随机我的歌曲列表。
What's wrong with jerks

戒烟戒酒

Author:戒烟戒酒
1。“兰迪·纽曼现在有啥话要说?
‘噢,妈妈。’他说。”
2。你见着了他,可是他不会象过去一样吻你。
3。Alabama, Arkansas,
I do love my ma and pa,
Not that way that I do love you.

It's the money that I love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Talk talk talkhead
All those things that I've done
What's up?
FC2计数器
BB's watching ya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HEY!

和此人成为好友

hey ho
OCD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