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E同人] 笔迹 DOM/MATT G

MATTHEW BELLAMY的字很难看。





既是字面意义上的也是实际意义上的,你简直搞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能全神贯注地写上半小时后纸上七八排缭乱的圈线,手上沾满墨水,脸颊上不偏不倚一整块黑色,嘴里念叨着速度象发疯的火车一样的一仓库词,完全无法理解。什么样的人是这样?什么样的人走在平地上能摔个四脚朝天?什么样的人会把袜子扔到冰箱上面?





“我实际上并不是在写字我是在呃画画”他这么说,使劲眨巴眼睛,然后接着更起劲地抹了几笔,你看马上触角和翅膀就成型了,还多了许多热心的箭头和标记,英语里很可能确实隐藏着恶魔,你甚至能发现画面上的用一个特别热情的粗体箭头说明标记的‘这是右眼’的东西的瞳孔很明显是由一个勉强能辨认的E和半个A组成的,你倒不是不忍心指出,一是耗子小子眨眼睛的速度让所有人类都心里猛地咯噔一下(请想象自己第一次看见海边的竹竿上晾晒的伸展开的章鱼),二是耗子小子很快实际上太快用扔在沙发上的渔竿勾住了你的裤子,笑得满沙发打滚,四只干瘪的爪子疯狂地在空中挥舞,比任何时候都象一只四爪朝天的耗子,这相当激发你的同情心,晚上你在他的房门上放水桶的时候竟然没有放墨水进去——其实不太好,这耗子只有在发现自己的肤色快要变成另一个种类时才能想到浴室,让他提前点卖劲点用肥皂也没什么不好。





你进房间的时候他正趴在桌子上疯狂地涂抹,卖劲地好象整个人都消耗得小了一圈儿,你纳闷为什么他看起来那么小,头发胡乱支着,象比脑袋还大,苍白又晒过头了的皮肤紧紧绷在颧骨上,肩胛骨高高地在背上耸起,肋部一圈又一圈明显的肋骨的条纹,整个人就象一只可怜兮兮的耗子,你撞见他太疲倦倒在TOURBUS上的厨房前缩成小小的一团就睡时就反复这么想,这么小,却又这么能折腾,忙忙碌碌,被自己脑子里象水泡一样一个又一个炸裂的念头驱使得到处窜来窜去,一只仓鼠疯狂地蹬着自己的轮子。







因为它没别的什么好做。







你走过去,双手揣在口袋里,越过他的肩膀往桌子上看。







好吧你确实还不知道————







“MUHAHAHAHHAH!” 他又笑得抱着肚子满地打滚了,你翻了翻白眼,扯下他贴——其实更接近是啪一声拍在你额头上的“WANKER!!”,换上你最不怀好意的沉默的打量眼神,他一开始笑得还很起劲,接着就不安了,眼睛又开始使劲眨巴,让人心室怪不舒服的,于是你凑了过去————







然后你走开了。









他显然是太惊慌太不习惯被控制,所以他确实没注意到他的蓝天白云草地小红毛火柴人小金毛火柴人画儿已经消失不见了,你关上自己的房门,把它夹进记事本里,笑了起来。











FIN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where all the world is quite
自动播放,抱歉,似乎是随机我的歌曲列表。
What's wrong with jerks

戒烟戒酒

Author:戒烟戒酒
1。“兰迪·纽曼现在有啥话要说?
‘噢,妈妈。’他说。”
2。你见着了他,可是他不会象过去一样吻你。
3。Alabama, Arkansas,
I do love my ma and pa,
Not that way that I do love you.

It's the money that I love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Talk talk talkhead
All those things that I've done
What's up?
FC2计数器
BB's watching ya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HEY!

和此人成为好友

hey ho
OCD
free counters